中文网 > 总有神仙跟本妖抢着祸乱天下gl > 64.番外 每天早上都看到兔子姑娘在做

64.番外 每天早上都看到兔子姑娘在做

推荐阅读:
中文网 www.19zw.com,最快更新总有神仙跟本妖抢着祸乱天下gl !

    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M.bqg8.cc

    每天早上都看见兔子姑娘在做、春、梦

    素宵最近在浅离面前越来越严肃正经。

    自从那天去叫浅离起床,发现她一大早上做/春/梦这件事开始,素宵每天早上都会看见一次浅离小兔子面泛□□满室桃花的旖旎风情。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呃,太令人心情复杂且微妙了。

    根据素宵情商点满的高级判断,浅离姑娘是高冷且不容易被旁人所动的性格,当然素宵自动忽略了浅离在自己面前各种撩花样撩的态度,所以某一天早上素宵站在床前默默望着抱着枕头咬着被角闭着眼睛忘情呻/吟的兔子姑娘时,忍不住想道:她春/梦中的对象到底是谁呢?

    浅离觉得自从下到灵界以来,她做得最莽撞的一件事儿就是随便上了一个姑娘……的身。她发誓如果早知道在祀风派遇到的那两个妹子是玩花样双修的专家高手,她一定不会选择上的。

    因为有些事情吧,只要知道了就变成了记忆存在脑子里,平时可以不去想,但是一遇上做梦这种不受控的事情,它就冒出来了。

    浅离觉得她已经可以帮那俩妹子整理出版一部专著了,如果这部专著可以夹带私货的话,那就可以起名叫《论我与素宵的一百种春/梦花式实验》。嗯,她觉得这种时候自己的记忆力真是太好了,每天的春/梦都不带重样的。

    比方说今天进行到的第十四种体/位,醒来后她是抱着一种科研的态度认真回味的,主要是……今天的难度貌似有点大啊。

    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

    两人坐在山洞的石桌前,浅离坐在素宵怀里,揽着素宵的脖子,两人一起看着桌上的一本笔记,笔记翻开的那一页的标题是:冰炎洞感官刺激实验。

    素宵有些踌蹰的样子,手指轻敲着书页,道:“现在就来这个,我怕你受不了。”

    “没事啊,又不是头两次了,”浅离一双含情目娇娇嫩嫩得像要溢出浓情来,抱着素宵的脖子看着她笑,“再说了,我相信你啊。”

    素宵犹疑地瞧着她,“你真的想?”

    “我想。”浅离说,这两个字余韵婉转得直搔到人心尖上去,她的脸也埋进素宵胸口,酱酱酿酿这许多次,她也早摸准了素宵情动的点。

    于是下一秒她整个人被抱起,飘然落入山洞深处时,她听见素宵在她耳边吐息的声音:“那可……不许中途叫停哟。”

    余音犹未散去,她整个人已落入温热的池水中。这冰炎洞是个天然的两极汇聚之处,洞内深处的这口冰炎池,更是奇异。池水从正中间一线截然分明,一半是热烫得仿佛要滚沸起来的地热温泉,一半却是浮冰飘动冰寒彻骨的寒潭。水的热气与寒气在半空交汇,交汇之处飞快地不断凝结霜花又化为雾气,变幻奇谲。

    以二人的修为自然不惧这水温,浅离落入池中的瞬间,便已除了衣裳,此刻一身晶莹雪白的肌肤被热烫得水激得泛起粉红,澄澈的双眸已是迷离微红,仰脸瞧着素宵笑道:“你这是要炖兔子嘛。”

    素宵弯唇一笑,也钻入水里,道:“那我来瞧瞧熟了没有。”说着,纤长的手指已探入她身下,只觉触手滑腻可人,不由低笑道:“熟了呢。”

    滚热得水仿佛将肌肤都烫得更薄了些,指尖只是搔痒似地轻刮了刮花瓣,她便是浑身一颤,偏偏那指尖却若即若离地不肯往前,她忍不住伸手去抱素宵的脖子,双腿也往素宵腿上缠了上去,呢喃着道:“既然已经熟了,那就快来吃啊。”

    “兔子急了。”素宵低笑起来,纤长的手指缓缓向花/径深处而去,池水热,她的手却比池水更热,像是烙铁一般,仿佛要将娇嫩的花/径烫化了似的。她一手托着浅离半浮在水面,一手慢慢地向深处探索,她的手指本就十分纤长,一直进到前几次光临过的最深处,犹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够了……够了……”浅离忍不住往水下沉,陌生的未被触碰过的花园深处被侵入,她本能地要躲避。

    然而腰臀被素宵提起的膝盖撑住,不许她沉下去。她听见素宵在耳边低笑,“忘记了?刚刚可是说过了,不许中途叫停哟。”

    “谁、谁叫停了?”浅离心怯嘴却硬,纠结了一下,还是忍不住问:“你……你进来了几根?”

    “你猜。”素宵指尖微屈,窄小的花/径便被戳着撑开了一点。

    “唔……猜不到……”浅离轻轻呻/吟了一声。

    “你想要多少?”素宵仿佛不怀好意似的瞧着她。

    “那就……看你的本事啊……呃!”身下突然的一下撞击,一下子搅碎了她的尾音,紧接着,又是更深更猛烈的一下进攻,就像骤雨突降,慢腾腾翻滚着水浪的水面突地被打碎,水花激飞,她甚至可以听到身子被一下下顶撞拍起水浪的响声,一声比一声更响,整个山洞里都是她后背拍击水浪的声音,还有她情不自禁的吟叫声,身体里肆虐着的手指滚烫而有力,推着她在水中不断地后退,她没有察觉到自己已经离池水交界处越来越近,直到后背骤然抵在寒热二气交凝而出的一面墙似的冰霜之上。

    “啊——!”

    细碎的薄冰蓦然被撞碎,一股强烈的冰寒瞬间浸透了半身,而身下却达到了热浪的顶峰,伴随着这般巨大的刺激,她也攀上了情/欲的顶点,汹涌没顶的热流自腹下涌出。她满眼泪光,浑身都绵软无力,倒在素宵怀里。

    空白的大脑回过神来,她听见素宵在笑,“这样,还想看我的本事?两根指头就把你攻陷了,你呀,怎么这么容易推倒。”

    浅离眼角湿润,泛红的眼睛大大的睁着,一脸委屈地看她,说:“你偷袭。要开始了都不说一……啊!咝……你、你又……!”

    素宵低头舔了舔她沁出泪的眼睛,指间一颗冰珠已是推入了她花心,看着她猛地打了个颤,浑身紧绷,不安地抱紧了自己脖颈,柔声道:“这可是极地寒冰,冰火交接,感觉……可还好?”

    极度冰寒冰得她身下几乎都要失去感觉,慢慢适应了一会儿,感觉那颗冰珠缓缓被推入体内深处,她才忽然发现有些不对:“好、好撑……你塞了个多大的冰珠给我……?”

    “撑吗?”素宵无辜地看她,“可是它都快化没了啊。只好再来一个了。”

    “啊!喂……你打声招呼先啊!啊啊!怎么又来!喂不要、不行、你要把我塞满吗!住手啦!啊!”最后一声突地被淹没,她整个人被素宵拖进热池中,一下子被滚热的水整个包围,体内却那一串冰珠还在不断刺激着最敏感细嫩的花/径,她感觉整个人都快疯了。

    然而这还没完,花/径口又一根手指顶了进来,推着冰珠向更深处滚动,然后又是一根手指。她觉得自己简直要被玩坏了。滚热的手指紧密地擦着冰珠滚过的甬道,极冷之后是极热,极热之内是极冷,素宵的手指一路推着那些冰珠冲向身体深处,她清晰地感觉到那股冰寒由身下直冲体内,化了她一肚子冰水。她觉得浑身发麻,整个人都要炸了。

    然后,狂风暴雨再一次来袭,她分不清自己听到的声音是体内流出的蜜液被带动发出的水声,还是肚子里的冰水被拼命撞击发出的声音,抑或是自己整个人在池中耸动撞出的水浪声,整个世界都是噼噼啪啪的水声,密集得像骤雨打在瀑布上,绵密得分不清。

    池水没顶,情/欲也没顶。良久,她从高/潮的余韵中缓过来,却发现自己独自沉浮在水中,没了另一个人的身影。

    她茫然地浮上水面,除了水声,一片寂静。

    “……素宵?”

    她春/梦中的对象到底是谁呢?素宵想。

    不过,不管是谁,每天早上梦中都要激烈地来一发,是会很累吧?是不是该提醒她节制一点呢?

    素宵踌蹰着,走近去叫醒她,然而伸手去要拍她头顶的手蓦地僵在了半空。

    “……素宵?”浅离喃喃地模糊地吐出两个字。

    素宵:……?!!!!

    一双晶莹的眼眸睁开,恰对上一双细长的狐狸眼,气氛诡异地安静了一秒钟,然后,“砰砰”两声,是素宵夺路而逃撞上门框的声音,和浅离揪着被子滚进床铺里面撞到墙的声音。

    这可真的是……兔生污点啊!

    最快小说阅读 bQg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