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复命

推荐阅读:
中文网 www.19zw.com,最快更新总有神仙跟本妖抢着祸乱天下gl !

    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M.bqg8.cc

    众仙与四王对峙不下,素宵与浅离悄悄趁着混乱下了高台,闪至僻静角落,不料正与乐小绫遇上。乐小绫与素宵打了个照面,一句话不说,一个大招就扔了过来。乐小绫是地仙修为,素宵法力不及她,自然不能抵挡,她却也未作抵抗,闪身躲过。

    乐小绫打定了主意要杀素宵,她对浅离执着到近乎着魔的地步,浅离与素宵心意相通,她扭不过浅离的心,便将目标转移到素宵身上,一心要杀了素宵,觉得这样一来浅离失去爱侣,她便等于又有了机会,全然不想若她当真杀了素宵,浅离是否会怨恨她。她满怀杀机而来,出手皆是狠招,素宵连连闪避,她数次出手不中,心中烦躁,便失了准头,一记杀招便冲浅离杀去。

    乐小绫收手不及,浅离无法闪避,素宵也救之不及,浅离受此一招,竟顿时被打回原形。她见状大惊,一时呆在原地,素宵猛地看了她一眼,居然便闪身而去,将那困仙笼丢在原地。乐小绫呆了一呆,冲上前去将困仙笼抱起来,便去找她师父。笼里玉兔悄无声息地闭目不动,竟不知死活。情势瞬息万变,娑罗王发现素宵带着困仙笼悄悄离去时,乐小绫已抱着笼子又回来了,素宵却比她先到一步,此时已和众仙一起,与四王战成一团。

    乐小绫一呆,心道:素宵这般激动,莫非浅离已不能救活了?她心中一惊,低头去看笼中玉兔,此时生机犹未绝,只是全无意识。抬头看看天上师父与众仙斗得激烈,她咬牙也冲了上去。这一战无论如何也要胜,否则不但四王天毁损,师父罹难,浅离也难逃一劫。

    娑罗王此时正独对素宵与龙三、梅花玉约三个,一面招架应对,一边叫道:“素宵天君!那兔仙本体生机未绝,你且冷静!”

    素宵道:“拜你那徒弟所赐,她元神已毁,本体仍在又能如何?不必说什么废话了,今日你我之间已是不死不休的局面,我必杀你为她报仇!”

    乐小绫听得此言,登时如遭雷击,竟从半空坠落下来,霎时心神大乱,昏了过去。梅花玉约瞟见这边情况,边打边还趁空与龙三感叹了一句:“这姑娘也是可怜,喜欢上兔子这么个不讲人情的,且是与素宵那老不修抢人,落得这么个下场,真是她命里一劫。”

    龙三也瞧了一眼那困仙笼,悄声道:“她们这是搞什么呢?浅离不是当真救不活了吧?”

    梅花玉约笑道:“放心,若是兔子当真有个三长两短,素宵岂能这么有精神跑来报仇呢。”说着,扫了一眼战况,她们三个没有一个真仙,战力未免弱了些,其余三处都已快完了,她们这一走神,差点吃了个大招,吓得她拉着龙三儿狼狈躲开,便闪边喊:“那边的神仙快点来帮忙!”

    骊卢天君与清微元君已结束战斗赶了过来,两人联手一来,娑罗王便再难支撑,登时被打散修为,骊卢天君将玉帝所赐法瓶对着娑罗王元神一招,便将这位也擒住。

    娑罗王被擒,灵界之事终于告一段落,素宵身周祥光顿起,正是该回转天宫复命了。

    “诸位仙友,我与浅离先行一步,天宫再见。”素宵一笑,随着流光一道,归向天际。

    四王天已渐渐湮灭毁损,此中众人纷纷四散入各界,众人望了一望,感叹一回,清微元君便向梅花玉约与龙三公主微微笑道:“我等稍后自回天宫复命,你们两个呢?”

    玉约笑道:“我和三三往灵界去游玩几日,往常灵界隔着壁障,如今正巧没了,我俩趁这机会去瞧瞧。”

    龙三点点头,拍拍玄华道:“你们这次回天宫,估计你俩的事儿也就有个结果了,你以后便多多担待舍弟,他脾气其实扭得很,我跟你说,你要是哄不好他,就直接把他拖到床……”

    龙四太子一脸黑线地拽走了她,“姐,你自从跟了梅仙,真是越发不含蓄了。”

    一场欢会转眼即散,众仙上天的上天,下界的下界,各自散去。

    素宵独自上了天宫。

    天门处的执戟天君仍在,见了素宵,笑着拱手问好:“久未见素宵天君,此次下界历劫可还顺遂?”

    素宵扬眉一笑,道:“那是自然,区区一个灵界搭上一个四王天,岂有摆不平的?”

    执戟天君苦笑,大约是想起了这位当年在天宫的诸多事迹,道:“那倒也是,天君当年在天宫便是声名赫赫,此番不过是下界,自是无甚难处。”

    素宵笑道:“什么声名赫赫,该说臭名远扬吧?”

    执戟天君压低了声音笑道:“远扬的不是臭名,远扬的是天君的一片痴情啊。天君此番上天,功德圆满,大约夙愿能得偿了,小仙在此先恭喜了。”

    素宵一笑,“承你吉言,那我便去了。”

    两人拱手别过,素宵自入天门,一路旧景入眼,仍是当年光景未变。浅离元神此刻在她怀中,安逸地卧在养魂玉牌中。上一次她离开天宫,出这道天门,便是在这养魂玉牌中,被浅离放在怀里。那时她万念皆灰,只余一缕残魂,却怎料在她心念断绝之时,那个她千万年苦恋而不得的人,竟对她转过了身。

    后来她想,她这段思凡心事,欲得遂心圆满,大约必是要经过这重重劫难波折,才终于能求得的吧。入四王天后,她被封锁的神识记忆一霎皆通,回想自下界以来诸事,忽然明白:她与浅离此番下灵界,既是为解灵界劫难,也是为她与浅离之情修成正果而渡劫。

    但得一人能心意相通者,相携相伴,便是完满了。

    灵霄宝殿之上,玉帝与众仙正待诸仙劫毕归位。素宵径入殿中相拜:“灵界之事已毕,

    素宵与玉魄仙君前来复旨。”

    玉帝道:“玉魄怎不现身?”

    素宵微微一笑,道:“您老人家没收了她的仙身,她的玉兔原身又被那四王天的老家伙毁了,她若元神来见,未免不恭,还望陛下恕罪。”

    玉帝笑道:“讨价还价到朕的面前,你这是恃着有功,倒忘了还戴罪呢?”

    素宵微笑道:“自是不敢。”

    老君道:“既是上天复旨,便将玉魄仙君仙身发回也罢。”

    玉帝道:“那便发回玉魄仙身,着她上前答话。”

    素宵代浅离谢过,取出玉佩,浅离元神与仙身相合,现身殿中,拜见玉帝。

    玉帝看看两人,道:“灵界平定,素宵功不可没,玉魄亦有襄助之益。哦,朕忘了,这事当初是着令玉魄来办,素宵襄助,不过你这襄助可是抢了不少风头啊。”

    素宵与浅离相视一眼,浅离眉眼俱是笑意。然而玉帝话锋一转,说道:“这功虽当论,不过——”

    素宵接口道:“不过当先论罪,再抵功,如此才是。”

    玉帝颔首,“正是如此,但不知你二人罪有几分?”

    素宵道:“素宵思凡情动,万年不悔,永世不改,自求贬谪发配,唯愿与玉魄仙君同在一处。”

    玉帝又瞧浅离,浅离一直凝视着素宵,看着她神色淡然而坚绝地对帝座上那位说完这句可称大胆的话,直到她说完,回视浅离,二人眼神交接,心意交通,一切早已不言自明。

    老君看这二位旁若无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咳了一声,瞟了俩人一眼:二位,上面那个是主审,不是证婚人好吗?

    浅离不由一笑,端正面向玉帝,郑重而拜,开口道:“浅离与素宵心意相同,唯望陛下成全。”

    玉帝对此情景也早有预料,点点头,正要开口,只见殿内联袂而来又是两个,一见这两个,玉帝老人家的表情就没有那么愉快了。

    来的正是拐跑了他的得力仙使的龙宫四太子,还有那个原本任劳任怨后来居然跟龙跑了的玄华仙使。这两位一个沉默寡言,一个忠厚实诚,进前来没一句废话,跟素宵浅离两个并排一跪,一齐望着玉帝老人家。

    紧跟其后的骊卢天君和清微元君一时也不上前来复命了,站在后面默默地做起了围观党。

    玉帝十分痛心疾首地道:“瞧瞧,瞧瞧,刚整完灵界,咱们这天宫呐,也该整顿整顿了,这一下子就弄出两对来——”话到这里戛然而止,目光刷地转向站在一起围观中的骊卢天君和清微元君,“你俩——”

    两人十分无辜,“我俩从头到尾陪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陛下您就别老怀疑我俩有事儿了行吧?”

    于是玉帝又是痛心疾首地道:“瞧瞧,瞧瞧,好容易有一对阴阳正配的,居然还不是!”

    骊卢天君:……

    清微元君:……

    然而这时候,跪在阶下那两对已经又是目光交缠情意绵绵地对望到天荒地老了。

    玉帝叹一口气,下了法旨:“素宵、玉魄,发配北天柱下,着令护守北天柱万年,削去仙籍,万年后令为散仙,不得再入天宫。玄华、南海龙四太子景,发配极南冥海之底万年,着令收编海鬼、海妖、海怪等化外生灵,玄华削去仙籍,二人皆不得再入天宫。”

    四人欢欢喜喜,玉帝瞧着谢恩的四人,顿觉对于情侣来讲,不管发配到什么蛮荒野地,那都不算什么惩罚啊!

    一场心事尘埃落定,离了灵霄宝殿,昔日旧友纷纷与素宵、玄华相叙送别,龙四太子则回龙宫与父母辞行,浅离则是回了月宫。

    嫦娥仙子依旧未改清冷仙姿,独倚桂树,瞧见浅离回来,微微一笑,道:“小兔子,心愿得偿,从今后,应当是幸福美满了。”

    浅离听着这句话,望着那淡淡微笑,心头闪过主人种种苦心、对自己的处处成全,眼眶一红,轻轻伏在主人跟前,却说不出话。

    从第一次离开月宫,下界为人,她便与主人渐行渐远,如今,终至长久分别,她有了倾心爱侣,主人依旧月宫寂寞,世事轮转,她只愿终有一日,能有一只小兔子,可以长长久久地陪在主人身边。

    嫦娥抚了抚浅离的脸,未再说什么,只轻轻说道:“去吧。”

    离合际遇皆有数,悲欢哀乐都如烟。不能超脱于情感,也有不能超脱的好处,譬如说,有免不了的伤悲忧思,但也有旁人体会不到的喜悦欢乐。她只愿浅离的喜悦多于悲忧,那便是幸事了。

    最快小说阅读 bQg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