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37352-7732019/

正文 第五十七章 野蕉
     (蒲公英中文网www.pgyzw.com)感谢*未知人生*的打赏支持!感觉还可以的兄弟姐妹收藏一下吧!

    吃过晚饭之后,老村长就急冲冲找来了。蒲公英中文网www.pgyzw.com

    “小颜,现在病情如何?好转没有?”老村长跟颜天智也熟悉了,进来看见颜天智斜躺着看电视,不由问道。

    “咦!村长老叔过来了?找家强的吧?他正在洗澡呢!你老先坐一会吧!喝杯茶,嘿嘿!你们这些山茶我是越喝越上瘾呀!”颜天智笑着跟老村长说道。

    老村长坐下来,喝了一口茶,两人立即聊上了。

    “哈哈!看来你们楚家寨还真是宝地呀!”颜天智得知天麻的事情,不由笑道。

    “唉!要不是家强发现,我们估计还继续将它们当野草了。”老村长叹了口气,村子里面的人文化不高,没什么见识,守着宝贝却不知道。他现在都有些心惊肉跳,那么贵的宝贝,要是被别人采挖去,那真是后悔死了。

    楚家强冲完凉出来,老村长就迫不及待地将他拉走,拿着几十份的协议,家家到访。

    村人很快得知这消息,都兴奋不已,今年真是走运,增收了好几千块了,加上这一档事,都过万了。蒲公英中文网www.pgyzw.com对于协议的内容,他们当然没有一点意见,虽然都是农民,但头脑还是有的。因此,很爽快地签了字,准备明天早点起床,赶紧出发,现在时间就是金钱。

    楚家强还不知道,他们这做法,直接让村里的人一晚睡不好,脑子里总想着定风草。

    期间,楚家强还跟大家谈了一些注意事项,主要是采挖出来的天麻如何处理。这也是有些讲究的,自己吃的倒是没有太大要求,但拿出来卖的,首先卖相肯定要好才能卖得好。

    收获后要及时加工,趁鲜先除去泥砂,按大小分级,水煮,150g以上的大天麻,煮10-15min,100-150g者煮7-10min,100g以下者煮5-8min,等外的煮5min,以能透心为度,煮好后放入熏房,用硫黄熏20-30min,后用文火烘烤,炕上温度开始以50-60℃为宜,至7-8成干时,取出用手压扁,继续上炕,此时温度应在70℃左右,待天麻全干后,立即出炕。

    这都是网上查出来的,不然楚家强也不知道这么一回事。根据以前老道士的理论,其实所有的中草药,都是用阳光自然晾干是效果最好的。

    第二天,大家再次涌上山头。楚家强因为无所事事,也跟着凑热闹。后面还跟着小金这个竹鼠,爬山是它喜欢的运动,平时它自己也是隔两三天就会进山一趟,早上进去,晚上回来。蒲公英中文网www.pgyzw.com

    那些小孩子进了山就是猴子,到处乱钻。这时候,山上的野果有些比较早熟的已经可以吃了。

    在山区,小孩子可没有城里孩子的福气,可以每天领零用钱买零食吃。山里面的孩子往往就是到山区找野果,虽然大多数都是酸酸甜甜的,没有家里种的好吃,但他们却乐此不彼。

    一般来说,山里面的野果大多数都是秋天成熟的,这时候还不大到时候。楚家寨大山里头野果种类很多,像什么野葡萄、野荔枝、野草莓、板栗、山青梨、山楂、野蕉等等。

    “哥!你看,那里整梭野蕉都熟了,快砍下来,拿回家吃。”楚家婉往山涧望去,就看到一丛野蕉,其中有一些已经变黄了。

    楚家强看去,果然,看来这里也很久没有人来了。还是换成他小时候,这野蕉绝对熟不了。以前他们那群孩子,几乎天天往山上跑,对山上的情况十分了解,那儿的野果熟了,绝对藏不住。

    “走!去砍下来再说。”楚家强带着一群小孩子过去,那些大人才懒得理野蕉。要是平时,可能还会看几眼,现在赚钱要紧。

    野蕉茎直立,高2~3米,具匐枝。单叶7~9片,螺旋状排列,叶柄具深槽,下部具叶鞘;叶片长椭圆形,长1~2米,宽20~40厘米,先端急尖,基部稍圆形,全缘,上面深绿sè,下面浅绿sè,薄被白sè粉末,主脉特别隆起,有羽状平行脉。

    它的穗状花序下垂;花单xìng,苞片大,佛焰花苞紫红sè,卵状披针形,长10~20厘米,覆船状。在花束上部为雄花,下部为雌花。萼与花瓣一部分合成管状,成长后一边纵裂至基部,浅黄白sè。

    这种野蕉其实不怎么好吃,里面有籽,黑sè的,跟西瓜籽差不多。我们平时吃的香蕉等没吃到籽,那是因为当香蕉成型之后,蕉农一般都会将下面的花苞摘除,这叫断蕾,所以长不成籽。而这野蕉根本就没人理,自然就是有籽的。

    来到野蕉树的旁边,楚家强让大家让开,然后开始砍树。

    别认为楚家强破坏生态,蕉树就是要砍的。它本身就是多年生长的树木,繁殖很快。砍了又会从中间长起来,然后继续开花结果。相反,你不砍树,只将野蕉砍走,这棵树就一直生长不再开花。

    砍下来几棵已经成熟的,给那些小孩子分一些,还剩下不少。

    “小心哦!别让蕉汁沾到身上。”楚家强提醒大家。

    别看那些人只有五六岁,对这些常识还是挺了解的,知道蕉汁是非常难洗干净的。刚沾上的时候没怎么觉察,但很快就会变黑。沾到衣服上,几乎洗不掉的。

    那些孩子当场扒了皮就开吃起来,就是楚家强也忍不住吃了一根。这味道让他十分回味,并不是很好吃,却让人回味童年的快乐时光。

    “嗯!不好吃!哥,给你吃吧!”楚家婉咬了两口,就不要了。这丫头也是三分钟热情,而且这段时间胃口也变刁了。

    楚家强看了一眼,有些无语,都自己咬了两口,还让人吃。

    “你都吃过了,让老哥我吃你口水呀?”

    “嘻嘻!哥哥吃妹妹的口水那有什么?吃了我口水,以后老哥会更听我话。”楚家婉笑道。

    在农村有个说法,吃了谁的口水,就会听谁的话。有的妈妈为了孩子以后听话一些,喂孩子的时候还故意放到自己口中,然后才给孩子吃。当然,这其中也有试温度的原因。

    见楚家强不理她,楚家婉马上转移目标:“你不吃,我给小金吃。”说完,递到小金面前。

    小金也是猛摇头,立即后退。先不说它不吃蕉,就算吃,也不会吃你吃过的。这家伙对吃的可是相当挑剔的,不合口味的,闻都不会闻一下。

    楚家婉大气,感觉这小东西跟自己老哥一样可恶!蒲公英中文网www.pgyzw.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