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37352-7812366/

正文 第八十六章 板栗
     (蒲公英中文网www.pgyzw.com)感谢今天老实人888、ngstone、ffesfse、血狮兽皇、sè中浪子跟醉笑弥勒众多兄弟捧场!明天后天四更,以后每天尽量三更,这是对大家的一个承诺!我们这书前面更新的确有些慢!

    楚家强寻思着什么时候去买一把大剪回来,用刀砍得真不好看,而且费力。蒲公英中文网www.pgyzw.com

    第二天跟二叔到他的山地上一看,二叔的果林比较单一,全部都是板栗树。他们这些果树都是六七年前栽种的,尽管没有管理过,但现在已经长成大树。

    上面还挂着不少板栗,不过质量不是很好。一共一千七百多住株,很有些规模。当初zhèngfǔ表示,每种一亩,就补贴五十块,二叔一个人就拿了zhèngfǔ一千块的补贴。

    “二叔,回去让二婶一起过来,将箩筐担过来,先将上面的板栗摘了。”楚家强突然说道。

    “有什么用?喜欢吃的话,捡一些回去吃就算了。我正想跟你说,板栗好像没什么大作为,准备砍掉,种桃树?你看老屋后面的桃树,产量高不说,价格也贵,还是桃树好。”二叔这次叫楚家强过来,就是准备将这些板栗树砍了,种上有前途的果树。

    “砍掉?”楚家强瞪大眼睛,这些都是几年的大树,只要今年管理好,明年绝对大丰收,砍掉太可惜了。蒲公英中文网www.pgyzw.com而且板栗并不是没有前途,而是农村不稀罕板栗,山里面就有野生板栗,楚家强记得,当初到曲尺山的时候,那里整座山几乎都是板栗跟山楂树。

    “嗯!砍掉,赶紧种上其他的果树,本来我前段时间就想动手了,但忙于收花生等,这才拖到现在。”二叔没有丝毫的犹豫。

    “咳咳!二叔,你先听我说。这板栗在外面能卖四块到八块一斤,你确定要砍掉?”楚家强再次问道。

    “嗯!砍……啥?你刚才说什么来着?四块到八块?”二叔顿时定住,盯着楚家强看,呼吸也有些急促了。

    “可不是?不然我怎么让你担箩筐来先摘掉这些板栗,怎么说也能收五六千斤的样子。虽然质量不好,但起码能批发个三四块吧?这样算起来也有两万的样子。可惜没管理,不然接近两千株的板栗,怎也有上万斤。”楚家强最后有些可惜。

    二叔听到耳里,顿时被雷轰了一样,定在原地,半响才肉疼地说道:“那我这几年不是每年都白白丢了一两万块?”想到这一个事实,二叔就有些受不住了。蒲公英中文网www.pgyzw.com一年一两万,四年前已经开始结板栗了,这样算下来,那就是六七万了,这是什么概念?

    “你等等,我马上来。”二叔赶紧往家里跑,再没有提砍树的事情了。

    二叔慌慌忙忙地赶回家,路上又遇到老村长。老村长奇怪了,在他眼里,楚胜民应该是很沉着、小心谨慎的一个人,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办事可靠,当初一再出言阻止楚家强重重行为就说明这一点。

    “胜民,发生了什么事情?”

    提起这个事情,楚胜民脸庞的肉就是一阵抽动,他苦涩地说道:“我那二十亩山地的板栗,村长老叔你应该清楚吧?”

    “哦?知道呀!当初种果树最积极就是你小子,贪图zhèngfǔ的补贴,开垦山地忙了很久。不过,也算是值了,要知道七年前一千块的概念就是相当现在的一万块。”老村长顿时笑道,当初楚胜民这种行为,被大家乐了很久。

    “唉!我糊涂呀!今天本来要砍掉那些板栗树,跟家强种回其他的果树。谁知道家强说外面板栗最便宜也要三四块钱一斤,炒好的砂糖板栗更是十块左右。你说,我那板栗树四年前就开始结板栗了,但我们不清楚,每年白白扔了一两万大元。”楚胜民诉苦道,声声都充满了酸楚的味道。

    老村长也被吓了一跳,这样岂不是说他这四五年来白白不要了六七万?

    “不跟你说了,我得赶紧回去拿箩筐,将它们摘下来。”楚胜民匆匆而去。

    老村长却再次翻起惊涛骇浪,果树就真的那么有前途?要知道楚胜民那些板栗树自从种下来以后,从没有打理过,不然也不会过了两三年才结板栗。但尽管这样,每年就有一两万收入,还那么辛苦耕什么田?

    他明白,这又是一个刺激大家的好机会,立即将消息散开。众人无不震惊,一个个跑去观看询问。

    二婶也跟了过来,她扛着一根长竹竿。楚家强接过竹竿,大喊:“大家先让开一下,别让栗子砸中了。”

    板栗外有壳斗包着,壳斗表面有刺,跟刺猬一样。成熟后,壳斗苞就会裂开。砸中人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也很痛的。

    楚家强在前面一阵敲打过后,二婶他们才动手捡到箩筐里面,前来观看的人也纷纷帮忙。板栗树虽然很多,但板栗产量很小,而且架不住人多,一个上午就收拾完了。

    见楚家强空闲下来,才有人询问:“强子,这板栗真的那么值钱?”他不得不问,自己当初种的也是板栗,但只有楚胜民的三分之一。尽管如此,那也是大大的几千块。

    “当然,这还是最低的保守估计。板栗也分很多种,我们现在这种并不是最好的,据说最好的是秦岭的板栗,素有栗乡之称。但也是南方比较好的一种,价格不会太差。”楚家强说道。

    那人一听,二话没说,拉着自己媳妇就往家里走。其他人一阵羡慕之sè,自己当初怎么就不种板栗?板栗就算不管它,也能长得很好。

    “二叔,下午就在家里将这些苞壳去掉,明天再剪枝吧!我联系一下,看能不能让对方开车过来收购。对了,咱村子还有谁当初也是种板栗的?叫他们赶紧收了,一起卖更好。实在不行我们出点运费,拉出去。”楚家强说道。

    二叔马上点头,现在这一大片板栗树对他来说就是宝,心里捉摸着今年怎么伺候好它们。

    老村长马上想起村里面还有一个人也是种板栗的,那就是杨寡妇。当年他们两夫妇也种了不少,仅在楚胜民之下。不过种果树的第二年,悲剧就发生了,他丈夫在外面出了事故。现在杨寡妇并没有在家,早上就跟女儿又去看外家(农村称女方一家为外家)了。蒲公英中文网www.pgyzw.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