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37352-8906573/

正文 第三百五十三章 蟋蟀王
     (蒲公英中文网 www.pgyzw.com )    第三百五十三章 蟋蟀王

    见陈武分不清雌雄,楚家强没好气地说道:“还看什么看?你那个是公的,母的是另一个。蒲公英中文网 www.pgyzw.com.Suimeng.   更新快后面两条尾巴的就是公的,三条尾巴的是母的。”

    这话一出,轮到另外一个人尴尬了。那蟋蟀就是他自己捉的,还以为是运气好,谁知道捉了个母的,居然还不知道,还要摆上擂台让人笑话。

    现在,最得意莫过于陈武了,哈哈大笑,得了一个悍将,也难怪。

    “还有谁?谁不服气的站出来,咱们大战三百个回合。”陈武扫了一眼全场,气势非常足。

    这家伙就跟刚才他的那个黑头将军一样趾高气扬,楚家强看不过眼,将一丝灵气注入自己的蟋蟀里面。

    “来,咱们试一试,看看你那黑头将军是不是真就无敌了。”楚家强说着,就将那蟋蟀往“角斗场”一放。

    陈武一怔,随后也不客气,找死的人来了。他的那个黑头将军看到楚家强的长颚蟋蟀,顿时表现出前所未有的jǐng惕。

    长颚蟋蟀也是先猛烈振翅鸣叫,给自己鼓把气,然后招呼不打的扑过去,瞬间将那黑头将军压在身下,有力的腿脚蹭住黑头将军,不让它跑。蒲公英中文网 www.pgyzw.com

    那黑头将军也是善斗的主,没有束手就擒,立即展开防御,还一边退。

    “哇!你这个吃了兴奋剂不成?居然那么猛。”不少人都盯着两个蟋蟀厮杀。他们看见长颚蟋蟀威风凛凛,将不可一世的黑头将军压过一头,都忍不住惊呼起来。

    “这个长颚蟋蟀不会是王者吧?怎么黑头将军都有些畏惧?真是怪事了。”付盛林也有些反应不过来。

    他们也明白,并不是说所有的赤胸墨蛉都很厉害,其他种类的就斗不过,这只是相对而言,大部分是这样。有时候,有些品种的蟋蟀也会出现一些王者,特别厉害的那种。只是他们刚开始看楚家强那个长颚蟋蟀不像呀?难道是当时内敛了?

    “咬死他丫的,看他还敢不敢嚣张?”周福荣大喊道。大家也明白,这家伙是最郁闷的,只是趁机发泄一下而已。那话中的他,不禁指黑头将军,还暗指陈武。

    那个黑头将军终于招架不住了,垂头丧气地朝陈武那边退去。而长颚蟋蟀则是拍拍翅膀,朝楚家强这边跑飞回来。

    陈武马上将自己的宝贝收起来,生怕被楚家强那个打伤了。蒲公英中文网 www.pgyzw.com尽管自己这个比不上楚家强那个凶悍,但并不怀疑自己这个也是一名悍将,在场的,至少能排第二。

    “蟋蟀王?怎么不是我的,唉!”李泉叹了口气。

    楚家强将蟋蟀捉到一个小笼子,顿时感觉也是一个麻烦。他看了几眼其他人:“这东西养起来麻烦呀!”

    付盛林马上开口:“不麻烦,不麻烦!交给我吧!都交给我。”

    文教授等人直翻白眼,也纷纷表示自己有空,可以照顾蟋蟀。但那个长颚蟋蟀已经被付盛林拿到手了。

    “我是专业人士,专门研究动物的,这工作自然交给我最好啦!”付盛林正气凛然地说道。

    “难道我就不是专业的?”文教授郁闷道,暗自懊悔,下手慢了点。

    养蟋蟀的器具,讲究的是蟋蟀罐。蟋蟀罐有瓷的,也有陶的,最好的是用澄浆泥烧制的:高15厘米左右,直径13厘米左右,厚近2厘米。要求口儿大、膛儿深、壁厚,上面有盖。

    如今谁手里若有百年以上的澄浆泥蟋蟀罐,那可是值钱的宝贝了,用洪老跟周老爷子的话说,那可是古董。

    这种罐儿的优点不在它的外观,而是保温保湿xìng能好、适合蟋蟀儿在里面生存。新罐儿不是拿来就用,得先打底儿:用黄土、黑土、白灰按一定比例混合,然后垫在蟋蟀儿罐里。为什么要加白灰呢,因为没有白灰粘不住。

    然而白灰是有碱xìng的,打完底儿等三合土干了,还要放在水里泡,把碱xìng彻底泡出去才能用。打好的底儿既不能掉,又不能碎。

    光有罐儿了还不行,还得有两样东西:水槽儿和过笼儿。

    先说水槽儿:瓷的,半圆形,直径约3厘米,高07厘米,槽内深03厘米。这东西做得jīng致、小巧,挂着釉儿,描着花儿,图案有金鱼、水草、蟋蟀什么的,还写着字:勇战三秋。这是体积最小、建造最jīng细的瓷器。它的用处不必细说:喂蟋蟀水喝的。听说这么一个水槽儿,时下价值数百元!

    再说过笼儿:澄浆泥烧的,质地细腻,颜sè浅灰,高不到3厘米,扇面形,上面有盖,盖上有提手,可以揭开。过笼儿两端有洞门,蟋蟀可以穿过去。里面的空间可以容纳两条蟋蟀。

    这过笼儿有什么用呢?一是蟋蟀喜欢在暗处呆着,过笼儿就是蟋蟀的窝;二是养蟋蟀不能光养雄的(二尾儿),还得有雌的(三尾儿)做伴儿才行。如果雄蟋蟀不和雌蟋蟀行话叫“过铃儿”,它是不会和同xìng斗的。过笼儿,就是供蟋蟀过铃儿的洞房。

    当然,楚家强也不知道那么多,只知道这玩意很难打理。以前,大家捉来玩,都是斗了几次就放它们走的,压根没有养蟋蟀的习惯。所以,并不想养着这么一头东西,没人要的话,就准备放归野外了。

    “嗯!我以前收了一个蟋蟀罐,水槽儿也有,但没有过笼儿。”洪老开口道。

    “好,那均给我吧!多少钱?”付盛林大喜,连忙问道。

    洪老摆摆手:“什么钱不钱的?拿去就是了,这个蟋蟀是个王者,我也喜欢,有空给我玩玩就行了。”

    付盛林一想,点点头,看向周老爷子,这老头也是搞古董的,会不会有过笼儿?

    “别看我,我没有那玩意。你如果去京城,这种东西应该不难找。”周老爷子开口道。

    “付老爷子,我帮你物sè一个好的过笼儿,你也给我玩几天,如何?”周福荣突然开口。这家伙也是暗悔刚才没有先下手为强。不过,他也忽略了一点,自己会不会饲养蟋蟀还是一回事。

    付盛林听到这小子的话,毫不犹豫地摇摇头。蒲公英中文网 www.pgyzw.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