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37352-9802017/

正文 第六百三十一章 起名字
    楚家强老婆怀孕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传遍整个楚家寨,不少人前来恭贺。还带了不少礼物,一般都是游客。村民通常情况下都不是这个时候送的,而是等孩子出生第三天,大家带礼物前来赴宴。这也叫孩子三朝,赴宴的一半都是妇女等女客人。

    那个时候,主人家得大摆宴食,招呼大家。礼物通常都是一些鸡蛋、米、一个红包、一对毛巾、一套孩子穿的衣服。当然,有条件的,还可以给孩子买一辆那种婴儿、孩子坐的车子。

    这跟外面的“打三朝”习俗有相同之处,但也不尽相同。或许,就是那演变而成的。

    “打三朝”习俗是指姑娘出嫁后,生下第一个孩子的第三天至第七天内举行的仪式。一般分“取名”和“偿长命钱”两大部分。当母亲生下孩子后的第二天,孩子的父亲要带上一只鸡到岳父母家中报喜,生下男孩子带只公鸡,生下女孩带只母鸡。所生孩子的外婆则要选择从生下孩子的第三天到第七天中的吉祥日子举行“打三朝”仪式。

    民间有“男不打三朝”之说,故参与“打三朝”的客人均为女客,主要客人是外婆,舅婆等其他客人。客人要送去提前为产妇准备的丰富营养食品和所生小孩子的衣物,请若干挑夫一同送到产妇家中。并在产妇门口搭几张大桌,将送去的礼物摆到桌上,在上方位搭椅子,女支客司便请孩子外婆入席,入席后“打三朝”仪式正式开始。

    然而,在楚家寨并不是生第一个孩子是这样做法,而是所有孩子都会有这个经历。根据家庭的实际情况,给来客做一顿吃的。富裕人家杀鸡杀猪做顿好的,不是很宽裕的,可以随便应付一下,这次宴食并不要求很隆重。

    然后在满月的时候,还要庆祝一番。这次庆祝所有人都可以参加,宴食也要比三朝隆重很多,无论穷富,都会尽量办好一点。

    在孩子出生整整一个月的时候,许多地方都会举行一个仪礼进行庆贺,宴请亲朋,俗称请“满月酒”。

    这一天,要给孩童洗个全身澡,以便干干净净地迎接大家的祝福。亲友们纷纷携带礼品前来看望孩子,礼品多为衣被帽鞋、面干奶粉营养品等物品,有的亲戚还会送来“背带”给做母亲的背孩子,亦有送银脚环、长命锁、项圈手镯等避邪饰品的,寓意祛灾避难,长命百岁。

    孩子的外婆会送来大阉鸡与鸡蛋;姑叔舅姨等男女家亲房也会买童衣、布料等贺礼前来祝贺。是日拜神宴客,大家齐聚一堂,举杯把盏,欢庆孩子的健康成长,其乐融融。宴毕,邀请理发师给孩子剃去胎发,俗称剃“满月头”。

    听到外婆等人已经开始商量过几天就要去买些什么给孩子,穿的、玩的等等,楚家强就是一阵头晕。

    “过几天就买,会不会早了点?”楚家强抹了把汗说道。要知道,离孩子出世还有好几个月,买回来惹尘吗?

    “怎么会早?有准备才好,省得到时候你们忙手忙脚。”二婶顿时说道。他们楚家,就靠楚家强传宗接代了,所以对于楚家强孩子的事情,他们都是很重视的。

    这次,二叔也点头道:“早准备好。”

    得!孩子的事情根本就不用楚家强操心,家里全都是长辈,几乎所有的注意事项都被他们挖出来商量了。

    “强盗,你说我们孩子叫什么名字好呢?”叶彩萍问道。突然有了孩子,幸福感袭来的同时,感觉责任也随之增大了。

    楚家强摸了摸脑袋:“现在都不知道是男是女,怎么起名字?早了点吧?”

    “早什么早?我怎么感觉你这小子一点也不为未来孩子动脑筋呀?可以起一个男孩子的名字跟一个女孩子的名字。”楚家强的外婆顿时就责怪了。这小子今天总是说早,貌似真要等孩子出世了,才去心急一样。

    楚家强委屈死了,怎么感觉那小子(丫头)还没出世,就将自己的风头给抢走了,外婆等人的疼爱马上就转到他(她)身上。

    他捉了捉头发,突然要起名字,就发现词穷了。在农村,一般都先起一个小名,也就是乳名,读书的名字通常都是六七岁要读书前才想的。

    “咳咳!那个,还是二叔你跟外公起吧!”楚家强最后将这麻烦皮球踢给长辈,省得自己头疼。在农村,将这工作交给长辈也是惯例。一般长辈都会很乐意,也是对长辈的一种尊敬。

    其他人则是翻了翻白眼,这家伙当老爸可真轻松呀!连名字都懒得动脑,可见有多懒了。

    吴老高兴地捋了捋胡子,笑道:“这样吧!乳名你们两个想吧!我们就琢磨一个读书名。对了,到什么辈了?”

    吴老也明白,以前跟现在农村还挺重视辈派的,一般名字中,除了一个姓氏,中间就是一个表示辈分的字,最后一个多数则是根据人的五行去琢磨,或者家长对孩子的期望,取一个吉利字。

    这样的名字其实挺好的,人家一听你这个名字,就知道你是什么辈分的。两个陌生人,要是同姓,可以从对方的名字中得知对方辈分是不是比自己大,可以拉拉关系。

    二叔连忙将他们楚氏的辈分排序说出来,开始琢磨名字起来。

    “嗯!你是孩子老妈,你起吧!”楚家强又将皮球抛给叶彩萍,这种行为顿时惹来不少人的白眼。

    “你说一个男孩子的,我说一个女孩子的。”叶彩萍也不让楚家强好过。

    “那就大伢吧!阿幺也行。”楚家强脱口而出。这种小名,农村最流行了。乳名是父母给孩子起的昵称,与学名不同,并不正式。意思简单,琅琅上口,叫着亲切,听起入耳,令人难忘。

    当然,有些农村起的乳名真心不好听,像什么狗剩、傻妞之类。有人可能会觉得这样的名字很贱,但农民认为这样的名字好生养。另外,在原来的时候农村医疗条件不好,小孩子容易夭折。就有了迷信的说法,说名字取得难听,阎王爷就不收留了。

    其他人一阵无语,就连周福荣等人也看不过眼,纷纷开口讨伐:“就不能起一个有意思的吗?”

    “要不儿子就叫平平,女儿就叫安安吧!”叶彩萍干脆将儿子的名字也说出来了,真心不指望楚家强能给出什么好名字。

    这名字虽然也很普通,但立马得到很多人的赞同。这时,吴老他们也将学名起好了。要是男的话,就叫楚天鸿,女孩子就叫楚天慧。(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