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54327-46541013/

正文 第2379章
    第2379章

    马才虽然能凭借他与陈一鑫的特殊关系而获得一定的特权,但毕竟他的身份只是本地乡绅,而这芝罘岛是禁制森严的海汉军事基地,岛上的事情可轮不到他一个外人插手.waneiweii.co他只负责把人送到这里,至于后续的安置就要交由海汉军来接手了。

    马才完成交接之后顿感一身轻松,像这种大半夜冒着寒风出来跑上跑下,却又没什么好处的差事,他可不想再有下一次了。这个时候赶回马家庄,还能在天明之前睡个囫囵觉。

    回到马车边,他掀开车帘,对里边等待消息的三人道“三位,在下就只能送到这里了,稍后会有海汉军官来安顿你们,若是有什么需要,只管跟对方明就是。待外面形势好转,在下再来拜会三位!”

    车内三人连忙谢过马才,如果没有马才这个中间人牵线搭桥,那他们也的确不可能这么顺利就来到芝罘岛上。不过他们也听得出来马才的语气可不比以前那么恭敬了,甚至隐隐有一点不耐烦,果然是人未走茶已凉,对方已经不再将他们视作高高在上的父母官了。

    马才走后,三人在车上又等了许久,但外面没有动静,他们又受过马才警告,不敢主动探头出去张望。上车之前他们也特地叮嘱过自己家人,在没得到招呼之前,切莫在车上出声,但如今车外半点响动都没有,他们又不免有些担心另外几辆马车上的家人。

    就在他们都冻得瑟瑟发抖,开始在车上翻找已经打包的御寒衣物时,外面终于有了人声。来者是陈一鑫的秘书曾晓文,他这两天都在芝罘岛上协调各方面的事务,好不容易忙完了刚睡下不久就被叫起来,对于当下这个状况其实也有一点迷糊,并不清楚县衙这几位怎么突然就要上岛暂住,但马才已经出示了陈一鑫的手令,他也只能先想办法把这些人安置在岛上。

    直到曾晓文出现,车上这三人才终于长出了一口气。他们当然认得曾随陈一鑫在福山县长期驻留的曾晓文,有他出面接待,看来接下来的事情就稳了。

    “三位久等,曾某多有怠慢,还请三位海涵!”曾晓文将三人请下车之后先客气了几句。

    三人现在寄人篱下,也不敢再摆出官老爷的架子,连声谢过曾晓文这么晚还出来接待自己一行人。

    曾晓文道“实不相瞒,各位这来得急了一些,岛上来不及准备住处,所以可能还得暂时委屈各位一会儿。”

    张普成道“我等三人倒也无妨,可否请曾大人先将妇孺家人带到屋内暖和的地方,这天气在外边熬上一晚,怕是要冻出毛病。”

    曾晓文道“如此只能先委屈各位,先随我到岛上的仓库去暂避风雪,待天明后便可安排各位住下来。”

    张普成三人虽然心中略有不满,但也不敢当着曾晓文的面表现出来,只能听从对方的安排。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马才虽然能凭借他与陈一鑫的特殊关系而获得一定的特权,但毕竟他的身份只是本地乡绅,而这芝罘岛是禁制森严的海汉军事基地,岛上的事情可轮不到他一个外人插手。他只负责把人送到这里,至于后续的安置就要交由海汉军来接手了。

    马才完成交接之后顿感一身轻松,像这种大半夜冒着寒风出来跑上跑下,却又没什么好处的差事,他可不想再有下一次了。这个时候赶回马家庄,还能在天明之前睡个囫囵觉。

    回到马车边,他掀开车帘,对里边等待消息的三人道“三位,在下就只能送到这里了,稍后会有海汉军官来安顿你们,若是有什么需要,只管跟对方明就是。待外面形势好转,在下再来拜会三位!”

    车内三人连忙谢过马才,如果没有马才这个中间人牵线搭桥,那他们也的确不可能这么顺利就来到芝罘岛上。不过他们也听得出来马才的语气可不比以前那么恭敬了,甚至隐隐有一点不耐烦,果然是人未走茶已凉,对方已经不再将他们视作高高在上的父母官了。

    马才走后,三人在车上又等了许久,但外面没有动静,他们又受过马才警告,不敢主动探头出去张望。上车之前他们也特地叮嘱过自己家人,在没得到招呼之前,切莫在车上出声,但如今车外半点响动都没有,他们又不免有些担心另外几辆马车上的家人。

    就在他们都冻得瑟瑟发抖,开始在车上翻找已经打包的御寒衣物时,外面终于有了人声。来者是陈一鑫的秘书曾晓文,他这两天都在芝罘岛上协调各方面的事务,好不容易忙完了刚睡下不久就被叫起来,对于当下这个状况其实也有一点迷糊,并不清楚县衙这几位怎么突然就要上岛暂住,但马才已经出示了陈一鑫的手令,他也只能先想办法把这些人安置在岛上。

    直到曾晓文出现,车上这三人才终于长出了一口气。他们当然认得曾随陈一鑫在福山县长期驻留的曾晓文,有他出面接待,看来接下来的事情就稳了。

    “三位久等,曾某多有怠慢,还请三位海涵!”曾晓文将三人请下车之后先客气了几句。

    三人现在寄人篱下,也不敢再摆出官老爷的架子,连声谢过曾晓文这么晚还出来接待自己一行人。

    曾晓文道“实不相瞒,各位这来得急了一些,岛上来不及准备住处,所以可能还得暂时委屈各位一会儿。”

    张普成道“我等三人倒也无妨,可否请曾大人先将妇孺家人带到屋内暖和的地方,这天气在外边熬上一晚,怕是要冻出毛病。”

    曾晓文道“如此只能先委屈各位,先随我到岛上的仓库去暂避风雪,待天明后便可安排各位住下来。”

    张普成三人虽然心中略有不满,但也不敢当着曾晓文的面表现出来,只能听从对方的安排。马才虽然能凭借他与陈一鑫的特殊关系而获得一定的特权,但毕竟他的身份只是本地乡绅,而这芝罘岛是禁制森严的海汉军事基地,岛上的事情可轮不到他一个外人插手。他只负责把人送到这里,至于后续的安置就要交由海汉军来接手了。

    马才完成交接之后顿感一身轻松,像这种大半夜冒着寒风出来跑上跑下,却又没什么好处的差事,他可不想再有下一次了。这个时候赶回马家庄,还能在天明之前睡个囫囵觉。

    回到马车边,他掀开车帘,对里边等待消息的三人道“三位,在下就只能送到这里了,稍后会有海汉军官来安顿你们,若是有什么需要,只管跟对方明就是。待外面形势好转,在下再来拜会三位!”

    车内三人连忙谢过马才,如果没有马才这个中间人牵线搭桥,那他们也的确不可能这么顺利就来到芝罘岛上。不过他们也听得出来马才的语气可不比以前那么恭敬了,甚至隐隐有一点不耐烦,果然是人未走茶已凉,对方已经不再将他们视作高高在上的父母官了。

    马才走后,三人在车上又等了许久,但外面没有动静,他们又受过马才警告,不敢主动探头出去张望。上车之前他们也特地叮嘱过自己家人,在没得到招呼之前,切莫在车上出声,但如今车外半点响动都没有,他们又不免有些担心另外几辆马车上的家人。

    就在他们都冻得瑟瑟发抖,开始在车上翻找已经打包的御寒衣物时,外面终于有了人声。来者是陈一鑫的秘书曾晓文,他这两天都在芝罘岛上协调各方面的事务,好不容易忙完了刚睡下不久就被叫起来,对于当下这个状况其实也有一点迷糊,并不清楚县衙这几位怎么突然就要上岛暂住,但马才已经出示了陈一鑫的手令,他也只能先想办法把这些人安置在岛上。

    直到曾晓文出现,车上这三人才终于长出了一口气。他们当然认得曾随陈一鑫在福山县长期驻留的曾晓文,有他出面接待,看来接下来的事情就稳了。

    “三位久等,曾某多有怠慢,还请三位海涵!”曾晓文将三人请下车之后先客气了几句。

    三人现在寄人篱下,也不敢再摆出官老爷的架子,连声谢过曾晓文这么晚还出来接待自己一行人。

    曾晓文道“实不相瞒,各位这来得急了一些,岛上来不及准备住处,所以可能还得暂时委屈各位一会儿。”

    张普成道“我等三人倒也无妨,可否请曾大人先将妇孺家人带到屋内暖和的地方,这天气在外边熬上一晚,怕是要冻出毛病。”

    曾晓文道“如此只能先委屈各位,先随我到岛上的仓库去暂避风雪,待天明后便可安排各位住下来。”

    张普成三人虽然心中略有不满,但也不敢当着曾晓文的面表现出来,只能听从对方的安排。马才虽然能凭借他与陈一鑫的特殊关系而获得一定的特权,但毕竟他的身份只是本地乡绅,而这芝罘岛是禁制森严的海汉军事基地,岛上的事情可轮不到他一个外人插手。他只负责把人送到这里,至于后续的安置就要交由海汉军来接手了。

    马才完成交接之后顿感一身轻松,像这种大半夜冒着寒风出来跑上跑下,却又没什么好处的差事,他可不想再有下一次了。这个时候赶回马家庄,还能在天明之前睡个囫囵觉。

    回到马车边,他掀开车帘,对里边等待消息的三人道“三位,在下就只能送到这里了,稍后会有海汉军官来安顿你们,若是有什么需要,只管跟对方明就是。待外面形势好转,在下再来拜会三位!”

    车内三人连忙谢过马才,如果没有马才这个中间人牵线搭桥,那他们也的确不可能这么顺利就来到芝罘岛上。不过他们也听得出来马才的语气可不比以前那么恭敬了,甚至隐隐有一点不耐烦,果然是人未走茶已凉,对方已经不再将他们视作高高在上的父母官了。

    马才走后,三人在车上又等了许久,但外面没有动静,他们又受过马才警告,不敢主动探头出去张望。上车之前他们也特地叮嘱过自己家人,在没得到招呼之前,切莫在车上出声,但如今车外半点响动都没有,他们又不免有些担心另外几辆马车上的家人。

    就在他们都冻得瑟瑟发抖,开始在车上翻找已经打包的御寒衣物时,外面终于有了人声。来者是陈一鑫的秘书曾晓文,他这两天都在芝罘岛上协调各方面的事务,好不容易忙完了刚睡下不久就被叫起来,对于当下这个状况其实也有一点迷糊,并不清楚县衙这几位怎么突然就要上岛暂住,但马才已经出示了陈一鑫的手令,他也只能先想办法把这些人安置在岛上。

    直到曾晓文出现,车上这三人才终于长出了一口气。他们当然认得曾随陈一鑫在福山县长期驻留的曾晓文,有他出面接待,看来接下来的事情就稳了。

    “三位久等,曾某多有怠慢,还请三位海涵!”曾晓文将三人请下车之后先客气了几句。

    三人现在寄人篱下,也不敢再摆出官老爷的架子,连声谢过曾晓文这么晚还出来接待自己一行人。

    曾晓文道“实不相瞒,各位这来得急了一些,岛上来不及准备住处,所以可能还得暂时委屈各位一会儿。”

    张普成道“我等三人倒也无妨,可否请曾大人先将妇孺家人带到屋内暖和的地方,这天气在外边熬上一晚,怕是要冻出毛病。”

    曾晓文道“如此只能先委屈各位,先随我到岛上的仓库去暂避风雪,待天明后便可安排各位住下来。”

    张普成三人虽然心中略有不满,但也不敢当着曾晓文的面表现出来,只能听从对方的安排。

    本章完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