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56257-46240761/

719破贼2
    在第一道预警线开出了通路,这时候就轮到杨沂中本部的斥侯军全体上场显身手了.8wav.net

    上百号探子悄悄迅速摸了上来,越过自己人把守的两处火点,借黑夜掩护趴在地上开始向里面摸索着慢慢爬去,一边爬一边寻找贼寇挖的那些陷马坑,用手细细地把贼寇挖坑就随意抛在坑边的那些土石什么的轻轻再填回去。

    这个活,为了不闹出在寂静黑夜中放大了一样会格外清晰的动静,需要干得很细致很慢,但斥侯军身手敏捷,爬行动静微不可闻,个个夜视能力也强,人又多,整体上却是坑填得很快很稳。

    前面就是一队还在来回溜达的巡逻队,但梁山斥侯却没有停止填坑转安静潜伏下来,照旧稳稳地继续到了眼前这么近了,只要不聋不瞎,这只巡逻队本应该早发现了并发警报,可是这队贼寇却聋了瞎了一样对就在眼皮子底下忙乎干活的梁山斥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也是照旧来回溜达巡逻,只是移动的速度慢了,似乎是累了困了

    两边百米外的巡逻队不会注意到这个微妙变化,因为他们也累了困了甚至早厌烦了倒霉值班,又仗着外围有预警线而大意,巡逻得就不那么勤快了。

    梁山斥侯填完了目标内区域的坑,趁着这只巡逻队缓慢移动留下的黑暗一批批越过了二线。

    不用说了,这只巡逻队自然并非是真的流寇。

    他们是借着流寇席卷百姓时趁机以刁民地痞身份混入流寇队伍的梁山斥侯军战士及特务共同构成的小队。

    朱贵的特务组织在梁山泊周围的村镇中自然布置有潜伏人员,平时负责监控当地情况,潜伏的身份本来就是当地开店的百姓。这一点就是当地土生土长的土著也无法辨别什么,因为宋国如今各地的居民构成太复杂了。就算是京城也有大量的外地新居民,其中必有田虎王庆方腊的人

    这些梁山特务以及所谓的伙计或交往的别地好友商人斥侯,分别在各处被老实抢干净并且被强行卷入流寇中后很快就成了积极分子,显示了如今社会很正常很常见的那种地痞小商人的贪婪,变得热衷于追随老流寇到处抢劫别人,个个扮演得地痞暴徒强盗角色活灵活现,贪财噬杀,粗野卑鄙凶残无耻拿表演小金人都委屈了他们的演技,甚至因为是本地人有熟悉本地情况的优势能帮助贼寇更高效、目标更明确地去抢,很轻松自然地就赢得了老贼的喜欢与信任

    流寇能迅速壮大骨干队伍,也正是欢迎和到处吸纳肯积极加入为反贼的各地强力分子。

    他们在别处已经遇到并吸纳了不少这样的地痞刁民,一直没出现异常,很好用,老贼们习惯了也就麻木了,何况搞造反的素质又太低,现在遇到梁山特务和斥侯混入,他们也没觉得什么。

    这些成功混成贼寇骨干队伍外围成员的梁山人,有的散在流寇各队中,有的则聚成了小团伙为小队,就象眼前这只巡逻队一样。值夜班守夜巡逻这种倒霉差事自然落在骨干外围贼头上。

    现在,梁山斥侯军上百人在石勇的带领下成功越过了第二道防线,再稍往里走就是炮灰群自然构成的第三道防线了。

    这道防线是没有值班巡逻的。

    都在睡觉。

    被强卷为贼的炮灰们自遭难后就吃尽了苦头,开始是得跟着到处抢劫流浪,每天吃得最差最少,个个饿得慌,体虚得慌,人太多并且越来越多,得睡露天地,活得已不算个人了却还得承担各种各样的活,比如打柴、挑水,弄草喂马,为贼寇搬运抢劫的钱粮动不动就得遭受毒打甚至随手就杀了,如今驻扎在这东平湖边,又加上了伐木制造木排这种最重的活,凄惨疲惫之极

    晚上的睡觉时间是炮灰能享受到的唯一放松与享受机会,一个个的虚弱疲惫全睡得太昏沉。这种情况下,就算有人踩在他们身上,他们也往往只是痛苦地呻吟几声继续昏睡,不愿醒来。

    流寇虐民之凶残暴虐。只短短时间内,这些本质上同样是坏蛋的百姓就已经变成了行尸走肉,麻木混沌,连眼神都变得呆滞没了活气大多没了往日的各种精明恶毒虚伪坏和敢坏。

    这,很可笑。

    坏蛋,被更强有力更坏的同族坏蛋给很快整治萎了了,宋百姓几乎本都不是老实人,不少的是自负才学有谋有书人,到了此时却全都毫无反抗精神,全是废物,再无往日邻里乡里甚至与兄弟什么的亲人间内斗时有的无限激情才智和勇气。

    而这种灾难,这才哪到哪。

    还没到野兽女真杀来的时候呢,他们就成了这样了。等到金军杀来时,不可想像他们会是什么熊怂样。

    或许当异族杀来时,就不是这样了。

    至少,读书人中不少的会亢奋活跃起来,看到了光明,看到了梦想的民主自由看到了大把的金钱降临,看到了自己被野蛮强大却愚昧落后缺乏明见识与智慧的异族欣赏和重用,自己由卑微书生摇身一变成了官,终于可以实现在宋国国情中无法实现的出人头地,终于能体体面面骑在包括原本是高贵的宋大臣在内的本族人头上享受起作威作福荣华富贵的肆意风光快活滋味,耀门楣被家人欢喜称赞厉害有出息了由此会开动脑筋,竭尽脑力与才华智谋给异族献计献策,帮助异族能更准确全面更轻松侵略控制也体现出自己身为有才的光荣的读书人的重大价值

    这类事是可以清晰预见的。

    别说是宋代了,就是复兴了,也有这样的人在,甚至有大量的从来不缺汉奸和卖国贼。

    这事说起来真特么令人沮丧。

    潜来的梁山斥侯军眼前看到的是,炮灰们一堆堆的聚在一起沉睡,无论是汉子还是贼寇不在乎的老女人都睡得横七竖八各种怪相,磨牙的,梦呓呻吟的,打呼噜的睡野地倒是睡得香甜。

    情况和之前侦察掌握的一样。

    这些炮灰刁民汉子和老毒妇老泼妇老无耻老现在纯粹是浑浑噩噩待死的东西。

    这就放心了。

    再往里潜行也就没什么难度了。

    俯身就着微弱的月光顺着一堆堆炮灰睡眠地之间形成的空当自由穿进去就行了。

    斥侯军的目标是摸到贼寇核心大营,在突袭开始后趁机搅乱贼寇,并伺机干掉贼首孙茂德。这时候,混在贼寇中的其它梁山好汉也开始睁眼行动了,或独自或三两一伙悄悄摸向预定目标。他们的主要目标是解决掉核心大营的一些岗哨,弄出空当让潜进来的斥侯兄弟能钻进来并一起

    杨沂中很沉稳地在黑暗中默默等待着。

    估摸着时间,他开始就着雨衣遮挡的手电光盯着怀表指针达达走向预定的时刻。这个时刻是他事先和马元以及朱贵约好的一齐展开进攻的时间。

    时间达的一声到了,行动。

    啪一声,一只艳红的焰花在夜空猛然亮起来,闪耀灿烂的火花。东平城那边也能清晰看到。

    火花惊动了预警火堆点与巡逻队,却不等贼寇们发出示警惊叫,雷鸣般的马蹄声就响起来。

    杨沂中部的四千骑兵再也不用憋屈收敛自己的动静了,个个猛策马随着带队大将向开出的通道方向扑过去,负责带队开路冲杀的二将正是双锤猛将花斑蟒皇甫雄和二愣子黑煞蟒王伯超。

    骑兵大军是成狭窄而长长的竖队进攻的,在附近值夜贼寇惊骇不解的目光中狂风一样安全顺利轻松地闯过了陷马坑区域,然后前部两千人马继续狂猛直奔,直接冲入了炮灰睡觉地,丝毫不顾猛然惊醒甚至还在昏睡的“百姓”的生死感受,只顾一气猛冲,踩得炮灰惨叫争取在炮灰们纷纷惊起自然形成层层阻碍之前以最短的时间闯过这极厚的炮灰防线,攻到贼寇的核心大营。

    其它两千人马,则或在冲入炮灰地后或在第二道预警线处拐向,杀奔两边的炮灰睡觉地或巡逻队,扩大陷马坑后面的攻击区域,搅起炮灰全军的混乱,并借以瓦解周围防线冲击核心贼营。

    这时候就显示出梁山军辛苦练军的成果了。

    骑兵们根本不用指挥就能流畅娴熟地自动编队,化为一只只雁形队,如犁在贼寇中狂暴犁去

    也直到这时,骑兵们才暴发出喊杀声。

    这口气今夜憋很久了,一旦发泄喊出就如晴夜猛然炸响的惊雷,在马蹄轰鸣中也清晰惊人。

    事情到了这一步,精心准备的陷马坑没起作用,贼寇布置在第二道防线的区区一伙伙相隔百米的巡逻队哪能抗得住狂奔起来的骑兵的冲杀,反应慢的全倒下了,有机灵地猛窜进外面的坑区,确实逃脱了骑兵冲杀,却在黑暗与仓皇下必然踩在了自己挖的坑中惨叫,也没好。

    炮灰们就更受不住这种突袭似暴烈强横的打击了,从昏睡中骤然惊醒,还正迷糊茫然慌乱乱叫心惊肉跳却并没真正清醒过来呐,成片成片的就已经踩在了无情而沉重奔过的马蹄下。

    抵抗?不存在的。

    炮灰们也有棍棒什么的充当的武器,这时候却只有极少数人往日打架争斗惯了而凶顽有意识或是下意识本能地还能知道抓起武器赶紧自卫,却也是根本没用,不过是持棍茫然惊恐四顾,却只看到漆黑混乱瘆人的一片,或是惊恐失态的疯了一样乱嚷乱叫着胡乱挥舞狠砸,想阻挡一切会靠近危害到自己的打的却是自己身边的同类,造成惨叫更惊恐混乱,根本威胁不到梁山军

    更有意思的事,对机灵迅速成功躲入陷马坑区的巡逻队贼寇则是更糟糕的事,发生了。

    炮灰们终于醒过神了,有的发疯往贼寇核心大营猛钻猛挤着奔过去,似乎跑到了主贼那就能获得安全与喘息机会,但更多的人却是惊了巢的蜂子一样往外跑。他们这些日子受尽了虐待折磨,早受够了贼寇的暴虐没人性,心里早想着逃走了,甚至心里时时刻刻惦记着的就是找机会逃走,此时一遇到这种混乱失控,这是机会,他们就会想都不想的就往外往能远离贼寇的方向去。

    本是阻碍梁山骑兵的陷坑现在成了祸害贼寇炮灰的东西。

    往外逃得快的不用高兴,更不用得意,他们首先成了坑区的受害者。

    黑灯瞎火的,又不是训练过夜战的军队,混乱仓皇瞎跑中难以避免地踩入坑中。一踩进去,无论腿脚受没受伤,都不可能有机会再出来,后面的人山人海疯狂中直接就从他们身上趟了过去,被绊倒的人也再没机会起来,和掉坑的人一样很快成了血肉模糊的上滩滩肉泥

    潜伏在其它方向的梁山军却是没有杨沂中这边的刺杀与填坑工作,全被挡在陷坑区外。

    狂涌出来的炮灰群却是自动为他们解决了这个阻碍,这些人如非洲大草原上被狮子群攻击而仓皇狂奔的角马,用生命与尸体硬生生在最短时间内铺没了所有的坑,为梁山军开辟了道路。而这一点也在杨沂中的预料中。在历史上证明过自己的人终归不是一般人。

    早就等的不耐烦了的毒火龙杨烈、铁枪将王大寿、截命将军邓天保,三路各两千骑兵,暴发出惊天动地的杀声,战马开始奔腾,以几个雁形阵的方式踏着尸体铺就的路猛杀入了进去。

    至此,阻碍梁山大军的外围障碍全部消失了,连炮灰群防线都几乎消散了,而且反而冲击了贼寇的核心大营。贼寇核心营却是没栅栏也没有拒马鹿角丫叉什么的挡着路。一心怀着皇帝梦的贼首孙茂德就指望着外围的庞大炮灰群阻挡梁山人的进攻,为他本部贼众赢得充分的备战时间,他盘算得好,对此极有把握。事实却是,炮灰把他的大营防线给轻易冲毁了。

    原本被惊起拿起武器也算训练有素有序正发狠忙着布阵做防御的贼众,被崩溃发疯似乎根本不知生死也不畏生死只顾拼命冲来的炮灰给冲得踩的胡乱打的死伤惨重,其余的哪还顾得上什么抵抗,吓得抹头就跑,竭尽全力奔跑,必须跑得比身后的炮灰快,不然就得悲惨成相片

    这些凶强而且大多有武器的骨干贼寇也崩溃反冲来,贼寇的核心大营也就完了。

    还幻想什么反击?

    根本组织不起人手来。孙茂德此时就是急得叫破喉咙也不会有几个人听他的

    再说了,没见梁山骑兵已经尾随着崩溃涌来的人群轻松杀进来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