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68540-45334692/

第903章 烽火昼连光(续
    “成德军不是一贯以狡变善谋称著么,难不成其中有诈?”

    在李存孝身边的一名同为萨葛部出身的部将孙考老出声道:

    “也无妨了,这冬日弃营而走,靠的是一鼓作气才能全师;若是再犹疑半途,又何当我军?且以马队继续进逼,步卒徐徐接应便是”

    李存孝却是微微摇头道:

    “诺……”

    左右都马上躬身而随即快马加鞭奔驰而去。然而,接下下来这支人马连下铜惿、襄垣、涉县、黎城、潞城、屯留等地,都没能遇上成德军的尾巴,仿若是这些河北兵都在一夜之间消失了似的。

    直到顶风冒雪的李存孝亲率抵达了潞州治所上党城(今山西长治)之后,才重新见到了城头上插着的成德军黑底白雁旗。然而李存孝自瞅艺高人胆大,竟然乘着间歇的风雪马不蹄停的主动趋近城下以为试探和侦刺。

    然而这一试探却让他不由抽出一些端倪来了。城头上除了林立的旗帜之外居然死气沉沉的毫无反应,甚至连弹出来主动射箭驱逐他们这些窥探者的动静都没有。这不由让李存孝心中有了新想法。

    下一刻,相继赶上来的沙陀步骑在风雪中,就高举着散布于四城诸门外大声鼓噪和煊赫起来了,期间又有马队踏破雪地而奔驰不断,看起来就是千军万马仿若是无穷无尽一般的军势。

    因此在不久之后,上党成就被自内而外的打开了;涌出一群颤颤巍巍的百姓来,对着他们这些打着河东军旗号的沙陀兵,各种顶礼膜拜起来。李存孝见状不由心中大为畅快,这显然是他识破了那些成德军留下的空城计。

    随即他就下令擂鼓收聚兵马,就此进城抢先占下这座潞州的首要之地再说。然而不久之后风雪少停,城中士民百姓推举出来的父老代表,这才发觉这支河东军堪堪不过四五千,而且是皮衣毛帽的胡人装扮居多,不由心中多少后悔起来了。

    然而入城的沙陀军已经刀枪具列当前,也不容他们再有所反复了。到了这一刻,李存孝倒也没有急于放纵这些饮冰餐雪,一路奔波疲乏的手下大掠城坊;反倒是将他们努力的约束起来;再派出军中少数几个汉家长相的军吏,前去安抚这些父老代表,并且令其奉纳钱粮。

    毕竟,如今能够一路长驱直入拿下上党城,已经是他的意外之喜了;更何况这一路顶风冒雪的追索下来,就算是惯于塞外风雪的沙陀子弟,也是难免疲惫和困乏有加。因此,就算还有成德军当前,他也不会再去追击了。

    然而半响之后从城中传来的喧哗和叫嚣声,却让正在移步前往李存孝不由皱起眉头来,对着左右厉声道:

    “岂有此理,我不是说过了么,刚入城不要轻举妄动……”

    “但凡有什么心思和想念,都等占稳了城池再做打算,难道他们连这点片刻都耐不住了什么……”

    “若是因此坏了我的大事,就算砍一百个脑袋都不够用了……还不快去探查和遏制!!”

    随着李存孝的严词喝令奔走而出的将弁,才堪堪消失在城坊的高墙之间,下一刻却是从另一端街头冲过来几名浑身浴血而袍甲凌乱的将校,口中还犹自惊呼大喊着:

    “都将,不好了,”

    “城南有一只不明人马顺着大开的南门冲闯进来,与前往接防的儿郎们撞在一起处,当场厮杀起来了。”

    “什么……”

    这一刻李存孝不由在心中大惊:难道是成德军借着这空城计,给杀了个回马枪么。

    然而,下一刻李存孝亲率人马前往迎战,并且站在了城中地势最高的飞龙台(当年李隆基为的潞州别驾旧宅)之后,才清楚了街头上顺着南门不断攻杀而来,抖擞在寒风之中的土黄色月轮旗帜。

    “河阳军,怎么会是河阳军?”

    李存孝身边已然有人失声叫了出来。

    “成德军呢,成德军又到哪里去了?”

    而在太行山脉以东,同样风雪笼罩的河北境内。成德节度使镇翼节度使、镇州大都督府的理所,真定城内已然被三步一哨五步一岗给严防死守起来的节衙之中,已然是一片凄风冷雨一般的低抑气氛。

    因为,已经平稳统治了成德镇三代人王氏家族的主心骨,在位十七载而深孚人望的当代节度使、常山王王景崇,依然是到了油尽灯枯而药石无用之际,而仿若是风中残烛随时可能再下一刻咽气。

    然而更糟的是作为储帅和嫡长子的王镕,却是在出征昭义军境内尚未得归。如今更有私底下消息传出,因为河东境内的大雪堆积割断了河东、河北之间往来的井陉等孔道,因此眼看就要赶不上给这位王上送终了。

    因此,哪怕是节衙的后宅和王氏亲族停居的宅邸之中,也是一片愁云惨淡、惶然不安的人心纷纷;城中的豪姓大户更是屯粮聚丁,紧闭大门而足不出户。

    因为,作为历代以降的惯例,在节镇的权力更替过程当中,往往伴随着惨烈的争斗与流血的概率。而他们这些颇有身家的豪姓之族、大户之家,就是用来平息事后那些鼓噪不安的牙兵,或是其他什么武人团体的最好祭品和犒赏。

    而这种紧张和惶恐的气氛,又随着相继抵达城外的右都虞侯梁公儒、都团练使李宏规、防御使杨胜定等,原本坐镇外地却被一纸召还的资深宿将到来;而在暗潮汹涌之间被推到了最顶峰处。

    然而,这些自身部属和宿将们进入城中之后,却是某种莫名的煎熬当中足足等候了两天,才迎来了节衙之内的传召;由满脸憔悴的判官周式亲口告诉他们,如今的节上刚刚从昏迷中回光返照的新来,而想要见上他们最后一面,且为交代后事。

    因此,当梁公儒、李宏规、杨胜定等十数人,相继走进了熟悉的节衙之后,就发现厅堂廊道之间那些原本守备森严的牙兵所属,已然被撤走了许多;而他们的亲兵和扈从也被允许进入节衙的前院以为待命。

    这个结果不由让梁公儒等人面面向觎之下,却又不由心中大定起来。不禁又有人想到,这是否意味着节衙之中的人心气已然开始散乱了;所以那位牢牢把控成德十七载的王上,才要倚重他们这些昔日跟随有年的旧部,来稳住局面了。

    也有人想到这是否是个机会,虽然不敢奢望能够动摇王氏三代人,统治成德七州的根基和惯性使然,但是若能够以此为条件,从未能及时赶回来的下一任节帅手中,取得更好的条件和更多权柄,同样也是一件顺水推舟的美事。

    然而,更有人暗自揣测起某种可能性来,如今储帅王镕引兵在外不得归,而王氏坐镇成德三代已然是枝繁叶茂,是否可以“说服”临终前的老帅,改弦更张以另一个儿子来继承家业;而以他们这些元老宿将为辅佐的可能性呢?

    抱着这种岑差不齐的心思,众将走到充斥着浓重药味,混杂着浓重香料也掩盖不住异味,专供王景崇调养病体的居免堂前。却发现,就连那些成群结队的奴婢和侍儿都不见得多少了,门内还隐约传来姬妾们的哭哭啼啼声音。

    而负责领路的周式也愈发申请沮丧起来,肩膀耷拉的就仿若是下一刻就要垮倒下去一般的,犹自强作镇定的嘶声道:

    “还请体量王上病体,勿作喧哗大声才是……”

    然而,这一句话却像是刺激了某些人的心念,而毫不犹豫的大踏步当先垮了进去;然后其他将领也相继犹豫片刻就紧随而入,却是不愿再这种事情上落于人后一般的。

    然后他们径直穿过了梁柱下的多重帷幕,才见到最后一层蜀锦帐子背后,赫然半倚靠在上首皮毛软塌里,枯瘦不成人形的王景崇,这才心中一凛顿足下来纷纷躬身行礼道:

    “参见王上……”

    “节上金安……”

    “惟愿大帅……”

    看起来毫无所少生气的王景崇,闻声这才微微抬手起来,断断续续的发出几个有气无力的音节:

    “辛苦……你……们了”

    “上……前……说……话”

    众将这才纷纷各自带着忧心忡忡而悲伤难耐的表情,上前再度拜见和请示起来。只是当他们相继请示试探完毕之后,王景崇这才从新开口道:

    “诸位……心意……我……已……明……”

    “如……如……今……唯求……一……事……”

    “但请王上吩咐……”

    众将不由再度躬身领受道:

    “我……此去……九泉……未免……太过寂寞……”

    王景崇说到这里像是爆发出生命中最大气力喊道:

    “还请……诸位……先替我探路一二……”

    “什么!!”

    随着他的话音未落,刹那间外间的大门哐当一声被禁闭起来,而在这些哗然大惊的军将面前,也顿然从两厢和侧壁涌出许多全身披挂的刀斧手来,几乎是毫无间歇的将这些急忙抽刀拔剑的大将们给团团包围了起来……

    在外间,素来以王镕唯命是从的追风都指挥使段亮,与剪寇都指挥使马珂,已然指使四面八方涌现出来的弩手和排刀、矛手,将这些将领带进节衙来的那些亲兵和扈从,尽数给射杀、砍倒在了用来等候和歇息内院当中。

    而在半响之后,一片相继倒地的残肢断臂和浓重血腥气当中;脸色潮红的王景崇也用生平最后一点力气,死死握住暂时丢下大军暗中轻骑潜奔回来,泣不成声跪在面前的王镕肩膀道:

    “能……为我儿……做的,就……只有……这些了……”

    “还望……守住……基业……”

    下一刻,满脸哀容眼睛红肿的王镕,身披白麻头戴素带的从居免堂中走出来之后;迎接他的就是充斥在节衙之中,无数明火持杖浑身戴孝的甲兵;随着他穿行其中而相继爆发出一阵又一阵的鼓噪和呼喝声来:

    “节上……”

    “节上……”

    而这节衙内所爆发的声浪,隐隐约约的穿透了风雪,传播到了昏暗天幕下的内城和外郭当中;却又静的武术人家瑟瑟发抖而彻夜难眠。因为,也意味着这么个充满血色的夜晚才刚刚开始而已。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