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0585-46541045/

第2849章 他该觉得三生有幸
    “啊……”

    宸贵妃尖叫着躲闪,手里的毒药顺势朝着苏璃洒了过去.chinabook.e

    粉末翻飞间,苏璃像是没有看到,将匕首刺进了宸贵妃的肩膀里。

    剧痛袭来,宸贵妃跌坐在地面上,匕首吃到了新鲜的血,顿时兴奋起来,不断的吸着宸贵妃的血。

    宸贵妃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血正在不断的被吸走,就好像自己的身体要被掏空一样,顿时惊得尖叫起来。

    这是什么匕首,为什么这么奇怪,怎么感觉会吃她的血。

    匕首越喝越高兴,直到剑身变得通红,宸贵妃看着,抓着匕首一把拔了出去,狠狠的刺向苏璃。

    苏璃不躲不闪,就那么站着,眼看着匕首要刺进她的心脏,宸贵妃眼里闪过一丝欣喜时,那匕道却像是长了眼睛似的,猛的绕过苏璃,浮在了苏璃的身边。

    这是什么怪物?

    宸贵妃惊恐的看着苏璃,她究竟是什么人?

    为什么她的身上有那么多奇怪的东西,让人如此的捉摸不透。

    而且。

    她肩膀上的伤口,鲜血一直流个不停,哪怕是事先服过药,哪怕是按着,也控制不住。

    这样下去,她会流血而亡的。

    “撤了阵法,留你一命。”

    现在还不是杀她的时候,曾经的过往种种,她要慢慢的还,现在死,简直是太便宜她了。

    “不可能,我就是死,也不会撤掉阵法。”

    “璃儿,别和她谈。”

    绝王杀尽最后一个侍卫,将染满了鲜血的剑拔出来,冷眼看着宸贵妃沉声开口。

    这一辈子,她都不需要再顾忌宸贵妃,再也不需要和宸贵妃说话。

    她想要做什么都可以!

    “璃儿,做你想做的事情。”

    绝王的话,苏璃微微挑眉,宸贵妃却听得整个人都崩溃和暴怒。

    他在暗示苏璃杀了自己,这个她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儿子,他在借刀杀人。

    “楚绝影,你想借刀杀人,杀了自己的母亲,你真是出息。”

    “我死了,你这一辈子,也光明不了,你杀母,你叛变,你不得好死。”

    啪……

    宸贵妃的脸上重重的挨了一巴掌,苏璃眼神冰冷,恨瞪着宸贵妃。

    “楚绝影有你这样的母亲,真是一生的耻辱。”

    这句话让宸贵妃的身体猛的颤抖起来,她怒瞪着苏璃,眼里不甘和不服不断的溢出。

    “我位份尊贵,高高在上,乃是皇后之下,他能有我这样的母亲,不是三生有幸吗?”

    “是吗?”

    苏璃被气得笑了起来。

    “一个杀人如麻,一个把自己当成工具,一个不惜伤害身边所有的亲人的刽子手,从小到大,你可有疼爱过他,可有关心过他?”

    “我给他荣华富贵,给他尊贵的地位,让他位列亲王,诸王子之首,这些荣耀,都是我带给他的!”

    宸贵妃疯狂的尖叫着,在她的世界里,她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

    所以。

    不论她要绝王做什么,都是应该的。

    苏璃缓缓的闭上双眸,深吸了一口气后,才慢慢的睁开眼睛看着宸贵妃。

    “你的嘴巴太讨厌了,宸贵妃。”

    宸贵妃怒火四起,刚要怒骂,就突然间发现自己的嘴巴发不出声音了。

    “唔唔唔……”

    眼里一慌,宸贵妃不断的尝试着想要说话,可不管怎么样,她就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以后,还是当个哑巴吧,不要再说话了,呱噪得很。”

    听着她不断的控诉,感觉世间的所有人都对不起她。

    可事实呢,是她委屈了身边所有的人。

    看着一身都是血的宸贵妃,苏璃转头,看着傀儡。

    “把她押进她的院子,严加看守,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准放她出去。”

    从此以后,她就呆在自己的院子里,终此一生吧。

    她不杀宸贵妃,让绝王背负杀母的罪名,她并不想。

    “唔唔唔……”

    看着傀儡上前,宸贵妃惊恐得直后退,这些傀儡一个个身着黑衣,脸上麻木,而且白得吓人,双目无视,动作僵硬,夹着她的时候,就像是铁夹子,让她痛得难以承受。

    “宸贵妃,好好反省,反省到你知道错了为止。”

    “……”

    宸贵妃拼命的挣扎着,她不甘心,也不服气,她做了那么多的准备,为什么苏璃一来,就给她破坏了。

    苏璃转身,不再看宸贵妃,眼神落在院落里那成堆的尸体上。

    今日。

    为宸贵妃死的兵将,至少有二千人。

    “好好安葬吧。”

    轻喃出这句,苏璃看向满身溅满了鲜血的绝王……

    轰……

    巨大的声响在绝王府炸烈,苏璃和一众身形摇晃了起来,抬眸时,看到那座笼罩在绝王府上空的光罩被绝王爷以一已之力,竟然一举击破。

    噗……

    握着长剑,绝王单膝跪地,鲜血从他的嘴里喷了出来。

    煞白的脸色如雪一般,苏璃眼里惊涛骇浪,奔到绝王的面前,扣住他的脉息,随后四粒丹药喂进绝王的嘴里。

    “绝王,别再用内力,筋脉断裂,可不是闹着玩的。”

    为了击破那个阵法,绝王几乎耗尽了一切的内息,以命抵命。

    阵法被击落的一刹那间,血腥味顿时扑涌了出去,整座王府的荒凉,也在阳光下,是那样的刺眼。

    原本美丽的府邸,此刻到处都是尸横遍野,到处都是鲜血横流。

    紫藤术输进绝王的体内,令他身体温暖如春,筋脉自行接驳。

    绝王握紧苏璃的手,紧紧的握着,拂了唇边的血,温柔的看着苏璃。

    “我没事。”

    看到她还关心自己,还在考虑自己,绝王眼里、心里都是百感交集。

    他对不起璃儿!

    “对不起,璃儿,你还好吗?”

    这段时间,他太委屈璃儿,在她最危险,最需要人照顾和帮助的时候,他竟然还站在了璃儿的对立面。

    苏璃看着绝王,看着他身上的鲜血,看着他眼里的艰难……

    约唇轻启。

    一道孤傲的身影飞了下来,苍王俯身一把将苏璃搂着往后退了两步。

    “绝王府的事情解决得差不多了,璃儿有身孕,需要休息,就不打搅了,绝王,你好自为之。”

    至尊毒妃:邪王的盛宠娇妃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