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1202-46240755/

1301 各有千秋
    目前消息还没公布出来,所以何小君还真不知道,没想到三桑和海力士也要对h公司断供.dragonb.net

    这下看来,h公司可能真的有危险了。

    如果是之前,就算没了高端芯片,h公司可能还可以靠着一些低端芯片,做一些中低端的手机。

    可是现在如果连内存和闪存全都断供的话,那h公司在手机这个圈子里,可能真的要完蛋了。

    于总这时居然好像是找到了一个情绪的宣泄口一般,也没把何小君当外人。

    “何总,我们真的太难了,或者说咱们华国企业真的是太难了。”

    “以前各行各业的高端头部,都被欧美日韩的企业所垄断,他们甚至光靠专利,躺着都能赚钱。”

    “咱们华国企业只能靠来料加工,赚点辛苦钱,生产一台设备,要交出去百分之二三十的专利费,最后自己剩下的还不足百分之五。”

    “我们h公司就是不希望看到这样的场面再度延续,所以才坚定的走了自己的技术路线,可哪想到,这才稍微有点像样子,结果就遭到了他们的围剿。”

    “现在我们h公司真的可以说是四面楚歌,在国外面临米国政府的强力打压,在国内还要面对一群群的喷子,和各路竞争对手……”

    于总说着说着,居然有点要掉眼泪的架势。

    虽然何小君也知道这家伙有演戏的成分,但也知道他这确实是心里苦闷。

    现在h公司的处境,确实是蛮艰难的。

    现在硬件方面,他们面临着米国人主导的极限施压,不光是特急电不敢给他们继续提供芯片,就连三桑也不敢再给他们提供芯片。

    而在国内,也确实有这么一帮扯后腿的,就比如最有名的友军。

    说实话肖锋原来对这个友军的印象还不错,可自从知道这家公司每年号称五十几亿的研发费用里,居然有三十多亿是用来宣发之后,他对这家公司的印象就大大的坏掉了。

    他们当初在香巷上市发行的时候,直接就跌破了发行价,就验证了市场对他们的看法。

    一年销售上千亿,可研发费用才五十几个亿,更可恨的是里面居然有三十多亿是宣发费用。

    说白了就是五十多亿的研发里,有三十多亿是用来打广告,找水军,做各种文案和宣传碰瓷用的。

    但凡他们有一点自己的技术,消费者也不会这样看待他们,股市就是检验投资者们对一家企业信心的晴雨表啊。

    所以说实话这家公司,未来的结局,肖锋并不太看好。

    现在也许靠着公司的领导者的个人魅力,还能混的不错。

    可当传奇老去,或者被踢出局的时候,到时候公司的走向可就难说喽。

    而且一家公司跑去做空调,插线板,洗衣机,电视,这哪里是一家有志向的高科技企业应该做的事?

    只能躺在舒适区里赚钱,不愿意去啃硬骨头。

    这样的企业,只能背靠着华国的大市场来吃饭,就算出海,也就是一家贴牌企业而已。

    最近一段时间,h公司被米国处处打压,而在网上居然又兴起了一股逆向捆绑营销。

    就比如人家自己都说了,大家不要盲目追求购买h公司的手机。

    并不是买了他们的手机就爱国。

    可是网上就是有那么一些人,天天喊着,不买他们的手机就是不爱国,其实这就是一种故意捧杀的行为。

    这样会导致很多逆反心理严重的人,和不明真相的人更加讨厌他们公司,因为他们认为这是这家公司在故意搞绑架。

    而到底是谁在下面煽风点火,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谁是主力。

    而现实里还真就有不少人上了当,认为这是h公司故意搞捆绑营销,反而是搞得h公司在市场上非常被动。

    最近一段时间,h公司也多次出来澄清,他们从来没有说过那样的话,但造成的影响,却是难以挽回的。

    而于总的这么一番哭诉,很显然也激起了何小君的同情心。

    “何总,你们也是搞科技创新的,你们也知道咱们华国企业,在科技领域搞创新到底有多难?”

    “在国外,总要面对那些冷嘲热讽,而且开拓市场的时候,更是要比其他国家的企业困难很多倍。”

    “面临的层层艰难险阻,这就不必多说了,想想我们当年在非洲开拓市场的时候,不光要面对本地的诘难,还要面对欧美的诽谤。”

    “甚至在南美我们个工程师还遭遇过绑架这样的恶性事件,但我们都挺过来了。”

    “而在国内,就不必说了,还要防着各种明枪暗箭,哎,我真是心累啊!”

    于总一边说,还一边摸了一把辛酸泪。

    而何小君则也是心有戚戚,虽然第九实验室这一路走来走的很顺。

    但其实在发展的过程中,一样遭遇了不少明枪暗箭。

    比如来自资本的觊觎,还有竞争对手的阴招,多亏了有肖锋在,他们才能每次都化险为夷。

    越是这样,他就越是感觉肖锋在背后给他们带来的助力。

    因为此前每次遭遇到极致的危险,最后都是肖锋出手才能化险为夷。

    而在海外市场,别看他们现在是功成名就,奠定了自己的地位,可是在开拓市场之初,他们又何尝不是遭受了不少他人的白眼和冷落。

    一样是一路筚路蓝缕,刀山火海里淌出来的,尤其是前段时间,肖锋在米国盘恒了那么久,不就是在那边要解决那些困难嘛!

    人人都知道做一家高科技企业难,但谁又知道,做一家华国的高科技企业更难!

    如果只是做那种组装企业,披着华国企业的外皮,吃着华国市场的份额,也许会相对容易一些。

    但想要做自己搞创新的真正华国高科技企业,那无疑真的很难。

    “嗯,确实真的是不容易啊!”

    看到何小君接茬了,对面的于总眼里闪过一抹狡黠的神色,然后他微微一笑。

    “所以,正因为这样,我们才更是要精诚团结,紧密合作啊!”

    何小君这时脸上的神情很是古怪,这家伙终于是把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

    “嗯,确实应该精诚团结,不过于总,您所说的合作,又是怎么个和做法呢?”

    看着何小君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于总心里暗骂了一声小狐狸。

    其实他本人年纪也不算大,但何小君年纪更轻,现在更是华国商界出了名后浪。

    所以他还是有资格,在何小君面前装一把前辈的。

    “好吧,何总我老于就候着脸皮占你个便宜,自称一声老哥……”

    呵呵,开始拉关系,套近乎了,何小君自然知道这个套路,不过他也并不戳破。

    “内个,是这样的我之前呢,在参观星火科技的时候呢,发现他们有一套图形识别的ai很不错,但是我和他们的ceo又不是特别熟,所以何总您看能不能帮忙从中撮合一下?”

    何小君一听这话,脸上终于是露出了笑容。

    “就怕你不提呢,还好你总算开口了哈!”

    “哦?这个啊?也行,我和他们的ceo也算是不错的朋友,我可以帮你问问,看看他们是否愿意在这方面和你们展开合作。”

    于总看了何小君的表演,不由心中腹诽,还装模作样什么,谁不知道你们背后是同一个大老板。

    不过表面上,却笑着对何小君说道。

    “那可真是太谢谢您啦……另外,我刚刚也看了第九实验室的这套oa系统,说实话真的是太震撼了。”

    “我们华威也有自己的oa系统,可说实话,说起效率比你们这个差的也太多了。而且说起智能化,我看你们这oa系统的水准,绝对是目前天下独一份啊!”

    “国内就不说了,就算是硅谷老美那些企业的oa系统,也没有你们这个智能化的程度高呢!”

    “小何老弟,我能冒昧的问一下,你们这套oa系统到底是哪家帮忙开发的吗?”

    这时何总已经变成小何老弟了,而何小君倒也一点不生气,依旧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样。

    而对面的于总,这时心里则是七上八下跳个不停。

    关于h公司手机,今后到底还能不能再继续在手机圈里生存下去,看来可就全要看今天何小君支不支持他了。

    说起他们手机,其实也就是最近两年才在技术上取得了一定的突破,才能够和三桑苹果抗衡的。

    手机说道根子上拼的还是旗舰机的性能,你的旗舰手机水平只有不弱于对手,你才能在业界树立起更好的品牌形象。

    而h公司这几年之所以能够在欧洲打开市场,在全国占据大半的市场,靠的就是技术上的硬实力的突破。

    而他们所谓的硬实力突破,其实也更多的是体现在他们的摄像水平上的。

    说起手机照相,h公司绝对可以说是当下业界的no1。

    以至于现在人们提起h公司手机,首先想到的就是,他的照相能力。

    而这就是自己的特色啊!

    就和人们提起苹果就会想起它的ios系统,提起三星就会想起他的oled屏幕一样,现在各家手机想要在市场站稳脚跟,你就必须要有自己的独门绝活。

    落寞的蚂蚁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