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2737-46240760/

第七百九十六章
    “这啥?”李浩看着这一碗黏糊糊不明成分的玩意,立刻心生警惕.lnwows.co多年来娇生惯养,说能吃苦,他可以吃着凉馒头啃咸菜。说他不能吃苦,从小就不爱吃的东西一口都不碰。

    最典型的就是巧姐包的茴香馅饺子,李浩从小就不吃。不但不吃,闻到那个味道就有逃跑的冲动。

    “这是藕粉!你昨夜喝多了酒吐得多了伤脾胃,多喝些藕粉养一养脾胃。”晓蓉端着藕粉,接过侍女递过来的小银勺子。

    莫名的!李浩想起一句台词,“大郎!该喝药了!”

    在美人的攻势下,李浩还是喝了那碗藕粉。还别说,热乎乎的灌进胃里面舒服多了。

    一碗热乎乎的大米粥,两笼包了蟹黄的小笼包子,外加几碟小酱菜。又吃了个晓蓉亲手剥的茶鸡蛋,浑身的力气立刻就回来了。在门厅里面打了一趟拳,李浩觉得自己现在打得死老虎。

    对于晓蓉李浩是满意的,而且是非常满意那种。整天钻山沟子,李四爷还真没受过这样的侍候。

    尤其是那青葱一样的手指在脸上滑动,个中滋味儿自然是妙不可言。

    哪像小时候巧姐给自己擦脸,盆子“咣”的一声敦在桌子上,水热得可以褪猪毛。毛巾擦在脸上,手指经常会杵进鼻孔里面。噩梦一样的回忆,跟今天形成了强烈对比。

    往事不堪回首!

    “这里有五百银币,你先化用着。”随手从夹袋里面掏出一张银票,居然是最大面额五百枚的,李浩也没好意思再塞回去换,直接扔给了丫鬟绿萝。

    “谢公子赏!”看到上面的数额,晓蓉呆了一呆,赶忙施礼道谢。

    五百枚银币,换成粮食能把这整座院子活埋了。如今就这样轻飘飘的扔出来,没想到这位穿着普通的公子居然有如此大的手笔。

    李浩哪知道这些,他没逛过窑子。只是单纯的抽出来不好意思放进去而已,少年郎在漂亮姑娘面前,最珍惜的东西就是面子。

    事实上李浩也没怎么花过钱,自己进山的时候,一般当地官员都会受到上级严令照顾好这位公子。虽然是钻山沟沟,可从仆役到后勤,无一不是往充裕了配备,而且从来没人敢要过一文钱。

    回到京城的时候,嫂嫂就会给他一个钱袋子。然后就是纨绔之间你请我请,上档次的酒楼无非就是那几座。不是纨绔家自己开的,就是五爷或者是谢有财的产业。

    李四爷来了,不但要好吃好喝顶级招待,更是家主亲自出马好好拍拍马屁。付钱!敢付钱就是瞧不起人,钱拿回去,手头紧了就到店里直接拿。拿多少都无所谓,都是大帅提拔才有的今天,聊表寸心而已。

    吃了!喝了!也睡了,该走了!

    李浩穿好了衣服,背着手准备离开。晓蓉一脸的不舍表情凄婉,这倒不是她的职业习惯,而是……这么大个金猪走了,还得想办法勾回来才是。

    出手就是五百枚银币,要知道自己的梳拢钱也就一千枚银币。

    刚要开口告辞,忽然间门口进来三个人。当中一个留着八字胡的胖子,腰围跟身高相若。穿着绣满铜钱的员外长衫,脑袋上顶着员外冠。走起路来,好像地缸在滚动。

    “童大爷来了!”看到三个人进门,晓蓉连同侍女们赶忙躬身施礼。

    李浩皱了一下眉头,他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来这里的男人想干什么,用屁股都想得出来。

    童大爷没有理会晓蓉主仆几人,仿佛她们是空气一样,连看都没有看一眼。走到李浩面前,抱着拳笑道:“浩哥儿对童某的招待可还算满意?”

    “招待?”李浩狐疑的看向童大爷。

    “哦!小哥儿还不知道,这座飘香楼乃是我们童爷的产业。”旁边一个人很自得的介绍着,一看就知道是狗腿子。

    “还不错!”李浩淡淡的说了一句,心里有种想把钱要回来的冲动。

    “呵呵!浩哥儿满意就好,贵客临门童某自然要好生招待着。哥儿请移步,与童某共饮清茶一杯可好?”胖胖的身子陪着笑脸,看上去像是个大阿福。

    李浩皱了皱眉,在大明李四爷不用给任何面子。敢跟李四爷龇牙的家伙,会被他三个狂暴的哥哥撕成碎片,然后扔进海里喂鲨鱼,骨头渣子都剩不下。

    这位童大爷敢这样说话,只能证明一件事情,他不知道李浩的真实身份。

    看到李浩没动窝,晓蓉的手臂立刻缠到了手上。拉着李浩的手,硬拖着李浩进了后院。

    没想到后院居然还有一个小花园,同样种着盛开的桃花。小花园的中间是一座石阶凉亭,石桌上已经泡好了茶,石凳上垫着两个厚厚的坐垫。

    “浩哥儿,请!”童大爷自始至终眼里都带着笑。

    胖胖的手一挥,丫鬟仆役和狗腿子们全都退了出去,只剩下晓蓉负责斟茶递水。

    “浩哥儿,昨日老夫听了你的演讲,对你的心生钦佩。如此,才安排下了昨夜的事情。所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浩哥儿你如此年纪就走遍我大明大江南北,的确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将来的前程不可限量。童某……!”

    “有话直说,不用绕弯子。”李浩有些不耐烦,李四爷坐下肯跟你喝杯茶够给你面子,还叨逼叨没完了。

    童大爷愣了愣,他没想到李浩居然会不耐烦。本以为昨夜一夜风流,李浩至少会对他心存感激,却没想到李浩居然这样不领情。心里有火却不能发,后面还有事情求着李浩。

    “童某是做生意的,行商天下地形为先。这大江南北的风土人情,还有各处的道路交通就是银钱。童某想跟浩哥儿合作,绘制出一幅大明天下地形图来。不知道……!”

    “绘制地形图本就是我的工作,就算你不说我也会绘制。不过……,绘制完成之后你能不能看到我就不敢保证了。因为有些东西,你还不够资格知道。”李浩看了一眼童大爷,一个妓馆的老鸨子,也想弄天下地形图?

    “呃……!”童大爷差点儿被李浩噎死。

    “呵呵!浩哥儿果然是……啊……!”以童大爷的机敏,居然一时也找不到话来接。

    “如果没事的话,告辞了!”李浩站起身来要走。

    童大爷慌了手脚,好不容易把李浩请到这里来,不达到目的怎么行。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只要能够笼络住李浩,就等于有了大明的活地图。这对家主未来的计划非常重要!

    “果然是青年俊杰,再下对天下地形图非常渴求。若是浩哥儿愿意相赠,我老童愿出万枚银币相赠。另外,晓蓉姑娘也可以常伴浩哥儿左右。不知道浩哥儿认为,现在童某有资格知道了么?”

    既然美人留不住,那老子他娘的就用钱砸。一万枚银币,堆起来能活埋了你,就不信砸不动。

    “一万枚银币!”李浩挑了一下眉毛,他对钱没什么概念。一万枚银币虽然多,但李浩却不是太在乎。可他心里开始犯嘀咕,一万枚银币这可是妥妥的大手笔。他拿一万银币,就是为了天下地形图?他这样渴求天下地形图干什么?

    晓蓉脸色有些尴尬,刚刚这位爷甩手就是五百银币。一万枚银币虽然是个大数目,不过恐怕还是砸不倒眼前这个年青人。

    伏在童大爷耳边小声把今天早上,李浩随手打赏五百银币的事情说了出来。

    童大爷听到晓蓉的话心里一惊,没想到眼前这个不太起眼的年青人居然是个小财主。

    “原来小兄弟也是家资丰厚之人,这样,小兄弟你说出个价格来,只要童某付得起绝无二话。如何?”到底是经历过风浪的人物,童大爷迅速镇定下来。反正是拿钱砸,就算你家资丰厚,也不信砸不动你。

    李浩仔细看了一眼这个笑吟吟的胖子,天下间财主很多,可有这份气度到底并不多见。居然愿意用这样多的钱,就为了换取天下地形图。他要的是地形图,还是天下?

    “童先生!”李浩重新坐下。

    童大爷的脸上立刻露出得意之色,任凭你怎样清高,还是受不了钱的诱惑。

    “不知道童先生为什么要付出如此大的代价,非要得到天下地形图?”李浩很是疑惑的问道。

    “此间事其实不能为外人道,不过既然小兄弟问起来,童某一定以诚相待,这样才能显出我的诚意。其实我不姓童,我姓佟!我也不是咱们关中人,而是……女真人。”

    李浩的眼仁一下子缩到了针鼻大小,看鬼一样的看着这个笑吟吟的胖子,那张胖脸再也没有刚刚的和善。

    “童某受家主之命,留在这西安城里,就是为了收集大明的情报。只要小兄弟绘制好了天下地形图,待我家主人反攻回大明之后,一定以累世富贵相报。

    小兄弟,童某可是将身家性命交到你的手上。这……能够显示出诚意了吗?”童大爷的眸子像是两条毒蛇一样,死死的盯着李浩的脸。

    “原来是这样,只是你说你家主人要反攻大明?辽军兵强马壮,又有绝世的火器相助。八旗劲旅鼎盛之时尚且不是对手,现在……!”

    “呵呵呵!小兄弟有所不知,我家主人已经去了万里之外的印度。正和那里的吴三桂大人一起招兵买马,现在已经练成数十万虎狼之师,正枕戈待旦的等待天时。一旦天时到来,即刻反攻大明。

    李枭的辽兵虽然厉害,可也不是我家主人和吴大人的对手。小兄弟,你年纪还小,要为将来考虑一二,所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到时候我家主人打回来,这一场到手的富贵可就长膀飞了。”

    “哦!”李浩瞥了一眼月亮门的地方,那里人影绰绰。知道了人家秘密,想要全身而退很难。今天如果不交代一些东西出来,恐怕不能活着走出去。

    “童大爷就不怕我出去告官?”

    “呵呵呵!你去告官又如何,偌大的官场,你知道我们买通了谁,又没买通谁?更且说,今天小兄弟在我飘香楼待了这样久。我就说小兄弟是乱党策反不成陷害于我,你说到时候倒霉的是你,还是我?”童大爷玩味的一笑,像是仪制抓住耗子的老猫,谈话到现在他才感觉有点意思。

    “也对!恐怕我今天不答应,也不好走出去。只是绘制这天下地形图,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难道说您就想我一直留在这里?我可是有官身的人,若是不见了总会有人找的。”

    “无妨!小兄弟只管自便,只是需要在我这里写一份投名状。相信小兄弟也能理解!”胖胖的手一挥,晓蓉变戏法一样端来了笔墨纸砚。砚台里面连墨都研磨好了,明显是事前有准备。

    “既然童大爷都准备好了,看来我只有屈从一条路走。不然,我这一百多斤可真的要失踪了。只是我还有一问,只要童大爷可以解惑,小子立刻就签了这投名状。”

    “好!小兄弟请问,只要童某知道的一定如实相告。”

    “您说你家主人和吴三桂大人要反攻大明,可据我所知辽兵不下百万之众。可您刚刚说,他们在印度只有数十万人,想要反攻恐怕……!呵!呵!”

    “哦!小兄弟有此担心也属于正常。

    李枭的辽兵虽然有百万之众,可却要防守大明各处。而且他的战线拉的太长,实际上在锡兰岛与我家主人和吴大人对峙的,也不过数万人而已。对于这些人,我们的兵可是他们的十倍。

    这就好比两个人打架,李枭的手是张开来的。而我们攥成了一个拳头,只要把他们的手指头一个接着一个的掰下来。等到了我们反攻到大明本土的时候,李枭已经剩不下几个兵。

    况且!这些年我们在大明各处,已经招募了许多死士。只要一声令下,大明各地立刻混乱一片,到时候处处烽火,李枭就算是有百万辽军也没办法扑灭。”

    “哦!正因为这样,你们才需要我绘制一幅天下地形图。”

    “尤其西北是重中之重!”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