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4349-46240759/

第一二零一章 憋屈的雀哥
    湖畔的河滩之上,黄硕驱车与四台豹越野车迎面冲过去之后,车内的众人就听见了雀哥和越野车队那边互相驳火的枪声,随后雀哥所在的帕杰罗猛踩油门,速度极快的奔着悍马这边追了上来.avsohu.co

    “索朗!咱们接下来该往哪走?”张晓龙看着卷起烟尘向这边追过来的车,对着车内的向导喊了一句。

    “那边!走鹰嘴峡!”索朗闻言,指着右前方的山谷喊了一句,他今年四十出头,肤色黝黑,看起来要比实际年龄苍老许多,他从十四岁就开始在这一带做巡山员了,可谓跟盗分子打了一辈子交道,所以面对此刻的枪战,也并未感到慌张。

    “嗡嗡!”

    黄硕听见这话,猛踩油门,开始奔着索朗手指的山谷加速疾驰。

    “今天这事出的太怪了,这些人能在无人区里确定咱们的位置,肯定不是巧合,咱们不会被人锁死了吧?”汤正棉攥着手里的沙喷子,隐隐有着一丝不安,他这次跟张晓龙陪杨东来g肃,说是跟着一起玩,但实际上就是为了护着他点,毕竟杨东最近结下的仇家不少,所以肯定得谨慎行事,而杨东来这边又是看望李静波的,他们总不可能张嘴管李静波要枪,因为李静波在当地也是有势力的,这么做不礼貌,也没必要。

    而之前独眼对李静波喊话,说他们车里的枪被掉包了,这件事早已经让几人嗅到了一股深深地阴谋味道。

    “没事!你们别急,他们如果进鹰嘴峡追咱们,肯定追不上!”索朗开口安慰了一句,指着山谷里面继续道:“鹰嘴峡对面,是一面沼泽地!拉姆措湖对面,也有流沙群,这种地方都是有安全路线的,如果没人带路,来多少人都没用,根本走不出去!在可可西里这地方,跟大自然斗,比跟人斗更危险!”

    “既然前面有沼泽,那咱们咋走啊?”黄硕把车微微减速问道。

    “鹰嘴峡尽头,是个y字路口,你往左转!但是速度一定得慢,因为下面是悬崖!在悬崖边上,有一处能把车能藏起来的缓台!如果是不熟悉路况的人往下扎,必死无疑!”索朗喊了一句。

    雀哥那边的车队,原本距离杨东所在的悍马,只有五十多米距离,但前车扎进鹰嘴峡之后,很快就失去了踪迹,鹰嘴峡是一道裂谷,两侧都是山壁,中间也不过五米多宽,而且地面上全都是成片的碎石,远远望去,就会让人感觉无端压抑,如果不是索朗指路的话,黄硕绝对不会开车往这里面钻。

    黄硕在有向导指路的情况下,还感觉含糊,那么雀哥身边的人就更懵了,司机看见悍马消失在裂谷当中,侧目看向了雀哥:“咱们就这么冲进去,里面不会有埋伏吧?”

    “你他妈傻逼啊!咱们是过来偷袭的,你以为是行军打仗呢!他们能有鸡毛埋伏!”雀哥急赤白脸的喊了一句,原本按照他的计划,自己这边两车人到了现场,扎上去之后,下车对着人群一顿崩,崩完直接撤,这趟活就算办完了,谁知道入场之后,连杨东那边的影儿都没摸到,就已经废了一车人,这种结果,让他的心情特别不爽。

    “那我进去?”司机看着逼仄阴暗的鹰嘴峡,心里是真没底。

    “你他妈再废话两句,杨东都跑到老家个jb的了!快点吧!”雀哥喊了一句。

    “嗡嗡!”

    司机被骂了一句,微微磨牙,打着方向盘拐进了鹰嘴峡里,轮胎压在地面的鹅卵石上,泛起吱嘎嘎的酸牙声响,车身也跟着不断地摇晃。

    鹰嘴峡全长大约有二百米左右,所以雀哥他们这台车眨眼的功夫就赶到了峡谷尽头,此刻在他们面前,一处断裂的山脉宛若插入里面的巨剑,将峡谷一分为二,左侧是一处倾斜的拐弯下坡,山壁上还有一股泉水汇成的瀑布向下坠落,右侧则是宽敞的入口,已经能够看见外面宽阔的草场。

    “雀哥,走哪边?”司机看着满地杂乱无章的鹅卵石,看向了雀哥。

    “这边!速度快!”雀哥粗略扫了一眼,随即迅速指向了草场那边,按照正常人的思维来讲,左侧的道路本身是个下坡,而且还有泉水往下淌,那么下面肯定得是个水潭。

    “嗡嗡!”

    帕杰罗压着满地石头,很快冲出了峡谷,继续向前行驶,此刻展现在众人视野当中的,是一大片郁郁葱葱的草场,稍微往右一些的地方,还有一大片积水的湿地。

    “妈的!就差了不到三分钟,他们怎么还没影了呢?”司机冲出峡谷,看着广袤无垠的草原,一脸茫然的眨了眨眼睛。

    “走这边!速度快!”雀哥扫了一眼右侧的湿地,指着相反的方向喊了一句,司机见状,也转动方向盘,向那边疾驰而去。

    “雀哥,事不太对啊!”等帕杰罗窜出去二三十米以后,车内的二子顺着后车窗看了一下自己这台车留下的车辙,眉头紧锁:“按理说,杨东坐的那台悍马,车身要比咱们沉啊!这怎么没有车辙呢?”

    “这事不用你提醒我!我让他往这边开,不也是为了找轮胎印吗!”雀哥此刻也感觉到了事情不对,微微摆手:“他们应该是在分岔路口那边扎下去了,调头,往回走!”

    “哎!”司机点点头,随即踩下了刹车,但是却越来越发现事情不对劲,因为他踩下刹车之后,车辆登时向一侧歪了过去,方向盘也跟着不住的晃动起来。

    “你他妈干啥呢!”二子此刻也感受到了反常,对着司机喊道。

    “不是我的问题!车可能陷住了!”司机烦躁的解释了一句。

    “吱嘎!”

    司机话音落,帕杰罗的车身再度向右倾斜了接近三十度,两只左侧车轮已经明显的翘了起来,车身框架也发出了异响。

    “雀哥!这他妈咋回事啊,这地面怎么还渗水了呢?”二子隔着车窗,眼睁睁的看着帕杰罗在一寸一寸的往地面里面陷进去,吞咽了一下口水。

    “我艹!咱们扎到沼泽里了!下车!快下车!”雀哥看见这一幕,猛地窜起来,向着左后门够了过去,随后胳膊肌肉紧绷,一把推开了车门。

    “快走!快点的!”车内的司机和另外一个青年听见这话,也开始疯狗一般的往外钻,而四个人的动作一大,脚下的沼泽地便如同一张饕餮巨口,加快了吞噬车辆的速度。

    “扑通!”

    司机从车内跳出来之后,撒腿就往他们来时的路上跑,但是仅仅迈出去了两三步,双脚就被泥地死死的吸附住,随着他开始挣扎,整个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哀嚎着向下沉去。

    “傻逼!你他妈别挣扎!”雀哥此刻双手还在抓着下沉的越野车缓缓下沉,对着司机喊了一句,而已经被沼泽吞到胸口的司机无比惊惧,根本就听不到雀哥的喊声,仅仅三十多秒的时间,就彻底消失在了地面翻起来的泥浆当中。

    “傻逼!你们俩都他妈听我的,动作轻一点,躺在地上!把身体放平,手臂展开!”雀哥随着越野车缓缓下沉,等到车侧彻底被沼泽吞噬,才呈“大”字形平躺在了地上。

    “雀哥,咱们这样,能有用吗?”旁边的另外一个青年,语气中已经充满了绝望。

    “沉住气!别他妈慌!”雀哥此刻连大气都不敢喘:“你们俩听我说,在这种沼泽地里面,却他妈挣扎死的越快,都躺好了,按照仰泳的姿势,往咱们来的方向挪,记住,动作一定得慢,每做一个动作,都得让泥土有时间流到四肢底下托住身体,都给我一寸一寸的往外挪,如果动的太快,就他妈被吸进去了,明白吗!”

    “雀哥,这么整,真能行吗?”二子躺在地上,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幻觉,总觉得自己的身体在往下沉,声音颤抖的看向了雀哥。

    “慢慢挪吧!咱们从这出去,至少得几个小时,只要精神和体力不崩溃,就有活下去的机会!”雀哥躺在沼泽地上,虽然开口安慰着两个队友,但心里都他妈的快憋屈爆炸了,雀哥在社会上干了这么多年脏活,名声始终不错,这次为了把无人区的事办好,他更是挑了几个身手麻利的精锐过来,准备搂一把快钱。

    原本按照雀哥的想法,在这种没有束缚的无人区干活,应该是手到擒来的事,结果谁承想,他连跟目标照面的机会都没有,就已经折戟沉沙了。

    鹰嘴峡分叉口,张晓龙手握沙喷子,在左侧岔路口的拐弯处等待了五分钟左右,随后快速后撤,赶到了停在下面一处缓坡那边的悍马边上,对杨东摇了摇头:“事不太对,过来追咱们的,只有一台车,后面似乎没有追兵了!”

    “会不会是在峡谷出口堵咱们呢?”汤正棉反问道。

    “不会!如果他们是一起来的,不会放弃人数优势,只进来一台车追咱们!”杨东不等张晓龙发话,就已经否决了汤正棉的话,随后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另外的几台车,应该是奔着小波去了!”

    与此同时,李静波乘坐的霸道已经绕过了拉姆措湖,向着前方广袤的沙漠地带疾驰,后面的两台豹带着长长的尾烟,引擎咆哮的紧追不舍。

    车内,一个壮汉单手往弹匣里压着子弹,同时攥着对讲机开口:“眼睛都给我放亮点!只要前面的车停了,今天必须做掉李静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