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5302-45334687/

第1147章 天狗
    闵姜西和秦佔正在‘计划生育’中途,冼天佐打来电话,说是两个半小时之后可以飞,秦佔‘唔’了一声:“一个小时后过来…”

    接我,他话未说完,只见闵姜西对他摇了摇头,秦佔停顿片刻,出声说:“等下打给你。”

    他挂断,低声问:“怎么了?”

    闵姜西搂着秦佔的脖颈,软绵绵的说:“不用他来接我们,程二正跟他闹别扭…”

    秦佔边做边问:“为什么?”

    闵姜西说不出来话,秦佔故意道:“我停下等你一会?”

    闵姜西毫不迟疑的拍了他一巴掌,秦佔立马老实,半小时后,两人在浴室洗澡,闵姜西把经过一说,秦佔道:“不用担心,阿佐不喜欢小颜,只把她当家人。”

    闵姜西道:“我知道,冼天佐那样的性格,他要是喜欢别人,怎么会落到程二手里,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程二也是被爱情蒙蔽了双眼,跟我说气得都想偷吃她爸的降压丸了。”

    秦佔道:“小颜的确喜欢阿佐,阿佐也明确拒绝过,他们从几岁就认识,别说进同一个家门,就是进同一个洗手间我都相信,小颜抢程双的狗,理由只有一个,程双抢了冼天佐,所以她也要拿程双一样东西。”

    闵姜西迅速捋清逻辑,“合着冼天佐在小颜心里,就跟条狗一样?”

    秦佔冲掉头的我无法反驳。”

    闵姜西忍俊不禁,“这话可千万不能让程二听见,骂冼天佐是狗,她八成会咬人。”

    秦佔说:“不是十成吗?”

    闵姜西说:“她正在气头上,端都要端出两分架子来。”

    秦佔问:“平时遇到这种情况,她要怎么哄?”

    闵姜西说:“你在明目张胆给冼天佐要正确答案吗?”

    秦佔抽了架子上的大毛巾,罩在闵姜西头上,边擦边道:“我给你吹头发,换个标准答案行不行?你不看我的面子,也不看阿佐的面子,单说你不告诉他,他这辈子都找不到正确答案,他找不到,伤心难过,气得要吃降压丸的人是程双,你得给程双留条活路吧?”

    闵姜西煞有其事,“好像有点道理。”

    秦佔说:“还有,今天是妹妹来家里报道的日子,不看僧面看佛面,这在古代要普天同庆,你给阿佐指条活路。”

    提到妹妹,闵姜西心底百味杂陈,说高兴吧,好像又兴奋不起来,说不高兴,那自然也不可能,她说:“我现在心情好奇怪。”

    秦佔说:“活到这么大,突然多了个亲人,谁心情都会奇怪。”

    他一语中的,闵姜西瞬间了然,对,就是这种感觉,活了二三十年,本以为往后余生都要跟闵婕相依为命,结果中途突然冒出个有血缘的亲人,就算做了八个月的心理准备,她仍旧‘近亲情怯’。

    秦佔擦拭着闵姜西的长发,云淡风轻的道:“还有一个原因,说了怕你不高兴。”

    闵姜西道:“说,恕你无罪。”

    秦佔道:“很多年,一直都是你跟小姨两个人,你只能把她当亲人,后来多了我,我不一样,我这么可爱,你认同我是早晚的事,但你没办法把江悦庭当亲人,最起码目前看还不能完全没有芥蒂,你对他只是因为小姨喜欢,所以你当他是一家人,现在他们生了女儿,这个妹妹骨子里只有一半是小姨的血,所以你对她,当然也只有一半的亲。”

    闵姜西听后,心底的狐疑更加通透,她平静的道:“我就说……原来是骨子里的自私。”

    秦佔很快道:“不是自私,是戒备心有点强。”

    闵姜西道:“不用美化我,我没生气,你要不说,我还以为自己天生冷血,对我小姨的亲生女儿都开心不起来。”

    秦佔说:“现在还没看到,没交情的时候,看的都是人情,说不定你亲眼看见,再相处几天就特别喜欢了。”

    闵姜西抬眼看向秦佔,突然道:“你还挺了解我的。”

    秦佔眼底尽是得意,“那还用说。”

    闵姜西道:“我身上的劣根性,你也看得一清二楚。”

    秦佔半真半假的道:“不许你这么说自己,在我眼里你没有缺点。”

    闵姜西说:“我连血缘都在算计,你不觉得很冷血吗?”

    秦佔说:“这年头烂好人比有原则的坏人还讨厌,你要是个仙女成天心怀天下,我可能不会觉得你把我放在心里是个多神圣的事,反正阿猫阿狗都能被你放在心里。”

    两人四目相对,几乎是异口同声,闵姜西说:“冼天佐是…”

    秦佔说:“阿佐是狗。”

    他们不约而同的想到这个梗,闵姜西笑的不行,“不能让程二听见,也不能让小颜听见,不然我们会被她们两个合伙干掉。”

    秦佔道:“应了那句话,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共同的利益。”

    十分钟后,两人从浴室出去,闵姜西换衣服,秦佔给冼天佐打电话,冼天佐秒接,出声说:“我在莱茵湾门口。”

    秦佔道:“不用你送我们,你去忙你的,姜西让我给你带句话……”

    秦佔说完,冼天佐那边意料之中的没有声音,秦佔说:“不用谢,人情记着就好。”

    挂了电话,两人收拾完一起下楼出小区,冼天佐没走,迎上前拿行李,秦佔说:“还不走,早知道你这两天焦头烂额,我就不该找你。”

    冼天佐默不作声,把行李放进后备箱,闵姜西说:“你快去哄程双吧,不用送我们。”

    冼天佐说:“先送你们去机场。”

    秦佔道:“你要是话多,我们图你个路上聊天,你送还不如坐无人驾驶,赶紧走吧。”

    秦佔和闵姜西到底也没让冼天佐送,他看着车辆驶离,心里想着之前秦佔跟他说过的话,程双脾气大,但是心软,哄她只能智取,不能强来,他今天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说是快递,刚开始还怀疑,他向来只买实体物品的人,后来快递说了寄件人姓程,他才出面去拿。

    快递是个文件袋,很薄,打开一看,里面除了他之前送过去的合同之外,还有一张银行卡,配了张纸条,上面写道:【谢谢你百忙当中抽空陪我消遣,心情已好,深表感谢,家里有事,只能见字如面,祝好,勿念。】

    下面是六个阿拉伯数字,冼天佐研究了半天,以为这里面有什么其他含义,最后某一刻突然后知后觉,这是银行卡密码,他的心里,一下子就利刀子剜肉。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