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5872-46240754/

017 元老院·酣战·紧不紧
    元老院?哼,那些老家伙们整天危言耸听,拿着鸡毛当令箭,好像不能让我听从他们的命令是件多么难堪的事情,等我坐上王座,第一个王令就是解散元老院!看他们以后还敢嚣张吗?”

    野瞳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嘴里哼哼唧唧,一脸不爽.lnwow.co

    元老院拥有弹劾分家家主,议员,以及制定家族计划、调动人事安排等重大权力,是白家一些资历老,实力高的老一辈玩家退位后组建成的幕僚机构。

    在大多数时候,这些老头子老太太从不露面,只在元老院里养老,除非重大事件,否则不会开院讨论。

    而这几年,随着七大陆格局的动荡与变化,一直隐于幕后的元老院渐渐浮出水面,协助白王处理家族事务,权力还在各个分家家主之上。

    元老院第一次出面是在李想杀了十六老祖白瑜不久后,他们做出了最终决断,舍弃白瑜,交好李想,为日后与新极夜的合作铺好了关系。

    可以说这些老头子老太太都是人精里的人精,一个个活了漫长岁月,实力、资历、阅历都令人惊叹,每一道命令都是千百次深思熟虑得出的结果。

    在那之后,他们又主导了野瞳的升迁以及第一继承者身份的公布两件大事,可以说是野瞳的强有力家族支持者。

    本着为白家延续千古的想法,这些老人一门心思扑在这位白家第一血裔身上,试图将她打造成完美无瑕的白王二代,从修炼、性格、人脉等等着手,为她订制了堪称恐怖的周密人生计划。

    这样一来,野瞳和新月的感情纠葛自然成了这些老人们头痛不已的事情,对于这件事,他们一反常态,在内部不断研讨决断,妄图改变野瞳的观点,甚至用权力阻拦她,让野瞳无比厌恶。

    野瞳跟着李想,学来了那桀骜不驯的性格,绝对不会向他们认怂,他们越是这样,她就越是我行我素,反其道行之。

    听着野瞳的气话,老人只是哈哈大笑,对着她和蔼地说道:“你呀你,他们也是为了你好,你何必非要和他们作对呢?要是日后你真把元老院给拆了,那冬雪去哪里闭关?我又去哪里养老?”

    “哼!”野瞳冷哼一声,小嘴一撇,她心里当然也清楚那些老头老太的想法,解散元老院也是过过嘴瘾而已,只是每次涉及到新月的事情,这些老家伙们就如临大敌般各种手段齐出,让她实在无语。

    要是哥哥在这里的话,他会怎么做呢?

    野瞳思绪翻飞,忽然想起了许久不见的李想。

    记得几年前在双子领地见了哥哥,他和鸣绪姐姐生活在密林里过着无忧无虑的小日子,那时候的他最轻松,最幸福。

    还记得有一晚他偷偷对自己说,到了现在,他反而觉得当初和她一起在狭窄的出租房里的日子是最开心最幸福的。

    那时她还嘲笑哥哥怀旧,回头一看,对自己而言又何尝不是这样呢?

    她来到白家后,锦衣玉食,想要什么,只要说出来,白王一定会想方设法给她弄到手。修炼上有最好的老师教导,生活上堪称公主待遇,在白家更是养尊处优,人人羡慕。

    双脚的隐疾好了后,她最遗憾的事情也没了,可总觉得生活少了什么,不再像以前那么开心快乐。

    野瞳叹了口气,将视线投向窗外,滚滚黑烟从地面袅袅升起,战火正在下方燃起,一下子将她的思绪拉回了现实。

    想到还在等着自己的新月,她感觉活力又返回到了自己的身上,微微一笑后起身,几名侍女立即跟上,帮她换上武器装备和战斗服。

    南陆边境有数十扇开启的异世界之门,无数异种族军团从里面奔涌而出,朝着月家的各个根据地袭来,地面还有玩家联盟的精锐军团,将新月麾下的军团死死围困在一处平原上。

    平原中心临时搭建起了一座座钢铁堡垒和营地,四面架着重型魔法炮台,火炮不断轰射,将那些呼啸而至的敌方军团逼退,但不用多久,死去的人数又会被填满,再次山崩海啸般朝着营地逼近。

    每一次魔法炮台开炮的间隔,那些军团就会挺近一段距离,再过几分钟,就将对着营地和堡垒发起一次恐怖的冲锋。

    这种冲锋每隔一小时就会产生一次,对新月和她的军团是最严峻的考验,守不住就是死。

    嗖嗖嗖!

    三道身影掠过冗长的战场,趁着魔法炮台的开炮间隔飞快来到守军前。

    这三名都是3级玩家,面色冷漠,带着杀气,气势汹汹朝着守备战士冲去。

    此次大战的目的很明确,玩家联盟这边要活捉月家四小姐新月,以她为筹码攻破月家的防御。

    现在月家女人就代表着大量的资源,没人不心动,更何况是举足轻重的四小姐新月。

    她孤身一人在边境战斗,行踪泄露后被玩家联盟布下杀局,等她意识到这点后,已经晚了,突破重围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而消息传出后,月家的几路援军都被预先截留,难以赶来。

    这一幕似曾相识,和当初他们围剿鸣绪如出一辙。

    这些人干惯了这种事情,做起来驾轻就熟,而那时没有深入参与到鸣绪事件的月家此刻也终于明白当初鸣绪承受着多大的压力和绝望,而她竟然最后能完成自己的使命,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杀!随着我一起冲进去活捉新月,以免夜长梦多!”为首的玩家是一个粗犷大汉,5级玩家,昔日曾被月家拒绝入赘,怀恨在心,投靠了玩家联盟后自告奋勇参与到这次围杀新月的任务中来。

    他犹如一头奔行的巨兽,所过之处,那些守备战士纷纷爆体而亡,根本承受不住他的威压。

    新月的百万大军本就只剩下了三分之一,而且军团成员一般都是魔术使用者,面对这种中阶玩家没有一丝抵抗能力。

    这也是新月难以突围的重要原因。

    纯粹靠人数堆砌也无法突破,因为自己这边的玩家战力和对方不是一个量级,要不是许多低阶玩家惜命,担心在这种混乱战争里意外身亡,仅靠玩家的推进,她也守不住那么久。

    魔法炮台再一次陷入间隔期,两边的军团战士短刃交接,炮台也无法再度开火,盛大的鲜血晚宴开启,到处都是翻飞的残肢和尸块。

    新月拔出背后的紫色武士刀,冲进人堆里,身法矫健,一下子就和几名玩家对撞在了一起。

    她只有一米五八,身材娇小可人,长相精致漂亮,神情却无比淡漠,眉宇间依稀有鸣绪的神采。

    在终极试炼时,于芷桐和野瞳两败俱伤,她获得了第一名,虽然看似胜之不武,但却没多少人质疑她的实力,可见新月在最新一代里的人气和认可度之高。

    她最强的是单点作战能力,走的是暗杀者中最激进的绝杀路子,整个人犹如一柄出鞘的利剑,冲进人堆里,一刀就是一个人头。

    新月和李想有过一面之缘,对这位自己之前最负盛名的新生代极为好奇和向往,在了解了李想的战绩和所有事迹后自然而然成了他的头号迷妹,曾多次和野瞳说要拜李想为师。

    不过新月的偶像却是鸣绪,同为暗杀者,鸣绪身上有太多让她憧憬的东西了。

    可惜一直以来,她都没机会和鸣绪见一面。

    手执武士刀的新月化为一道道紫色残影,穿梭在战场中,犹如鬼魅和死神,收割着生命。

    之前还叫嚣着要杀死她的几名低阶玩家连她的身影都没看清,就被枭首了。

    随着她的加入,战场的局势发生了一些改变。

    主将亲自下场振奋人心,让这边的军团战士们打了鸡血般亢奋了起来,硬生生将冲入了堡垒和营地的敌人砍杀了出去。

    那名5级玩家,狰狞大汉很快即就锁定了新月的身影,他大踏步过去,施展魔法,杀气澎湃,恐怖的气息和威压让周围的低阶玩家与魔术使用者们脸色发白,纷纷避让。

    轰隆!

    冰火同时流转在一起的球状物轰击在新月的脚下,将她抛飞。

    巨大的力量轰砸在地面,燃烧出一个深不见底的巨坑,坑内烈火与寒冰交织,看上去极为惊悚。

    狰狞大汉一声咆哮,惊天动地,以他为中心腾起了无边的双色火焰,熊熊燃烧,将战场周边的人焚烧至死,极为残暴。

    “攻击性魔法师!”新月眼尖,认出了对方是极擅长战斗的攻击性魔法师,而且一看就知道体质不弱,近战也是一把好手。

    她飞掠开去,避开这些双色火焰,运气差的人一旦沾染上一丝,不是被烧成白骨就是冻成霜块,当场死亡。

    一个又一个魔法从他手中飞出,层出不穷,逼得新月退无可退,只好与他硬战。

    两人一个是5级,一个是3级,即便新月天纵奇才,也难以横跨两个大等级对战。狰狞大汉的魔法威力骇人,轰在她身上,一下子将新月轰成了血人。

    这处战场虽然是针对新月的杀局,但其实并没有一个高阶玩家,战场上实力最高的也只有5级。

    高级战力全部限制在月家族地,那里有月王和十名9级在酣战,还有许多高阶玩家正斗个你死我活,因此也没有人会想到玩家联盟在这里还布置了针对新月的一次杀局。

    即便没有高阶玩家,几名4级和5级玩家也足够让新月头疼了。

    她知道自己绝对不能被活捉,否则将会成为母亲受制于人的把柄,宁可死战到底也不会屈服。

    武士刀掠出一道绝美的弧线,她身上血珠飘飞,化为点点光芒,刀刃在挥舞的过程中爆发出一轮紫色月芒,好像要将天地劈开。

    这一刀灌注了新月的所有力量,她仿佛化为了刀刃,朝着狰狞大汉的脖子斩去。

    “好霸道的攻击力!”狰狞大汉忍不住惊叹,他是5级魔法师,还是擅长战斗的攻击性魔法师,正面对战丝毫不虚3级玩家,可面对新月,总有一种钢索上行走的危机感。

    似乎一不小心就会身首异处。

    说明她的刀术和暗杀战技已经强大足以威胁到5级的层次!

    不愧是最新一代里的佼佼者,再给她三四年的修炼时间,很快就会比自己强吧!

    狰狞大汉收敛心神,慢慢张开了自己的伪领域。

    “这么高傲冷艳的小妞,不知道在床上是多么美妙的滋味,嘿嘿。”他挥动双拳,身后又有3名5级玩家走出,四个方面合围住新月。

    新月感觉自己的蓄力一刀仿佛斩在了钢铁护盾上,速度变得极慢,力量也在一丝丝流逝,顿时大骇。

    “领域?伪领域?”

    只有处在5级和6级那条界限上的玩家才能拥有伪领域的能力。

    领域是高阶玩家的象征能力,也是他们和其他玩家区分的要点。

    伪领域对于低阶和中阶玩家而言就和领域类似,带来的威胁性都是毁灭级别的,不过在高阶玩家眼中,就只是拙劣的模仿,没有太大作用。

    一般玩家要么一生无法突破到6级,要么一朝得道,前者在知道无望突破到高阶后就会开始另类修炼方式,不断将自己朝着5级巅峰推去,据说到了一个极点后,就能获得类似领域的伪领域能力。

    这种能力对中阶和低阶两种玩家是天克性质的,即便强如新月也难以反抗。

    狰狞大汉的伪领域类似重力场,十倍之下,新月的速度自然无比缓慢,攻击也不再像之前那么凌厉。

    砰!

    她被一拳轰飞,绝望地摔在地上。

    “嘿嘿,老大只说要将她带回去,可没说能不能玩,一会儿兄弟我先上。”一名贼眉鼠脸的5级笑了笑,眼中流露出淫邪的神色,“听说月家女人可比一般的庸脂俗粉紧凑多了,都是难得一见的名器啊。”

    新月冷眼看他,知道他是想在精神层面瓦解自己的斗志,激怒羞辱自己,不为所动,只是握紧武士刀,酝酿着下一次攻击。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从天而降,伴随而来的还有冷厉的笑声。

    “紧不紧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的那玩意儿以后都没机会用了!”

    阅读网址:n.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