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6913-45334699/

第1070章 邪室幻路
    第1070章 邪室幻路

    心中恍然,刘美赫来到方内后,无意中发现了地下古楼,她就于地面修建了自家的房舍,长居于此守护。

    当然,年限足够长的,但刘美赫有办法在村民的眼中繁衍生息个几代,其实她本人始终在,无非是改换身份罢了,反正外人是看不出破绽的。

    这么多年中,她探索出了进入古楼的方式,还发现了镇着的尸祖,以及尸祖身上的符箓,更走大运的学会了那道符箓的使用方式,虽然只是一鳞片爪的,但她意识到了符箓的神妙和宝贵,愈发的不肯离去。

    直到我的到来。

    可能是因为一甲子承诺时我发誓的痛快,加上出道以来的风评不赖,她选择相信我,让我接触到了这个秘密。

    我暗中却提起警惕来:“别我帮她取到神秘符箓后,反被她坑死在这里,那可就完蛋了。”

    不管是方内方外,过河拆桥、落井下石的小人比比皆是的,按照直觉,刘美赫光明磊落不屑于做那等事,但事关地下古楼,天知道她会不会改变行为方式?

    刘美赫已钻了进去,在内中对我招手,却发现我犹豫着不敢进,她眼珠一转,瞬间就洞悉了我担心受害的心理。

    哈哈一笑,刘美赫举起手来,用心魔发了誓言,绝不会因着地下古楼暗害我云云。

    我深感意外,同时因着自家的多疑有些汗颜。

    不过我还是说了一句。

    “刘姨,不是我信不过你,实在是这地方太诡秘了,让人不安。事先说好,我取到符箓后不会直接交付你手,等到安全的原路返回到地上了,才会给你。”

    本着丑话说在前头的原则,我说了这么一番话。

    刘美赫深深的看我两眼,忽然一笑。

    不知为何,那一霎间我感觉这女人风情万种起来,心头一凛,还没有进入古楼呢,就出现幻觉了不成?

    “好厉害的地方。

    “小度,你有这等心机城府,是好事,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老话没错的。我当然理解你的顾虑,就如你所言的,东西到了地面上再交给我也不迟。”

    刘美赫很是痛快。

    她这样一说,我心头松缓了不少,暗中示意二千金和蝙蝠妖兽时刻注意着异变,然后,我就从墙洞中钻了进去。

    感觉像是穿过了好几重水雾,然后,就脚踏实地了。

    我和刘美赫站在一条长长的甬道之中,甬道两侧都是生锈的大铁门,每个门都锁的严实,不知内中何物?

    刘美赫没有开门为我介绍的意思,我当然也不会横生枝节,如是,她在前我在后,我们沿着甬道疾走。

    只用了几分钟,墨绿颜色的金属大门出现在七拐八绕的甬道尽头。

    “墨绿色的?”

    我心头惊疑不定起来,因为,这种颜色太容易让我联想到绿墨城了。

    刘美赫上前,先是耳朵贴在门上倾听了半响,这才握住锈迹斑斑的门把手一扭,我就听到‘咔吧’一声响,墨绿大门被她拉开了。

    我的瞳孔倏然缩紧,眼睛死死盯着门内!

    远远的,正对我的墨绿墙壁那里,有个身穿墨绿大袍子的女人背对我们,光脚站在那里,她的头发不算长,但也呈现墨绿色泽,落到腰侧。

    一点气息都感知不到,要不是刘美赫说过那是一头尸祖后期境界的恐怖僵尸,我真就以为是个无依无靠的绿发女人站在那里呢。

    一路走来,我并未看到什么幻像,想来和刘美赫有关,她在我身旁,邪祟避让。

    “就是她了,你看她头顶的那张符。”

    刘美赫指着绿袍女人。

    我顺势看去,眼神落到女人头顶贴着的符上。

    符纸大多落到女人的前面,站在我们这个角度,只能看到那么一小点,看不到符纸上的图纹构成。

    “我只能走到这里看,再接近,就要被符箓攻击了,下面就看你的了,我在这里等待。”

    刘美赫摊摊手,示意接下来她无能为力了。

    我点点头,反手间阿鼻墨剑出鞘,右手握紧剑柄,同时,白骷法具和鬼牢法具都做好了准备,要是发现不对头,立马能反应过来。

    我向前走了出去,只是走了一步,我就骇然色变了。

    因为,环境变了。

    瞬息之间,宛似斗转星移,我竟然出现在黑夜荒漠之中,大漠黄沙,却是夜晚,温度低的冻死人。

    距离我百米远,绿袍女静静的站在沙丘上,还是背对着我的状态。

    “幻觉来了!”我心头惊兆连连的响,不敢怠慢,法力运转到极致,二千金和蝙蝠妖兽也蓄势到了巅峰。

    我再度向前走去。

    呜呜呜。不知从何处传来瘆人的动静,像是阴灵在哭泣。

    我充耳不闻,继续向前。

    十几只阴灵骤然冲出黄沙,张牙舞爪的向我扑来。

    每一只都形容凄厉、七窍流血,一看就是冤魂厉鬼,它们身旁怨气宛似实质,像是要将人给生吞活剥了一般。

    我眼睛一眯,没有动,一群阴灵扑到身前一米远近,就崩碎开来,宛似泡沫。

    继续行进。

    沿途,一道道幻像显现。

    阴风呼啸,血海漫天;白骨遍野,精怪横行。

    只有想不到,没有呈现不出的。

    这是什么符?如此厉害的恐怖幻境,也就是我这种生死之间走过来的人还能谨守本心,换做其他同年龄的法师,指不定已经沉浸在幻境中,无休无止的和邪怪斗法去了。

    任凭阴灵指甲接近,距离脸皮只有数厘米,还能忍住不动手的,在我这年龄层中绝对不多。

    时间似乎变的毫无意义,但我坚持前行,意志绝不动摇。

    终于,闯过百多道幻境考验后,我到了绿袍女的身后。

    我深吸一口气,缓缓的转到僵尸之前,然后,向她的脸看去。

    “轰!”

    五雷轰顶一般的巨响响彻于心底,我被震的几乎失去了思索能力。

    “绿墨?怎么是你?(有关绿墨之事,回看829章)?

    我大惊。

    这僵尸的模样赫然就是绿墨城意识主体,绿墨。

    区别是,她的头上没有纸花,怀中也没有那只布偶猫。

    但脸型一模一样的,只说长相,和我记忆中的绿墨毫无区别。

    地府巡灵倌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