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6918-46240736/

931 传奇的一生32.0
    前朝这帮文臣的所作所为,真的刷新了金苗苗对文人的认知,见过无耻的,但这么无耻的,还是挺不容易见到的,不说绝无仅有,但也是挺罕见的.xs8.

    “之前一个个都恨不得置人家于死地,现在一个个上赶着巴结人家。”金苗苗无奈的摇摇头,“他们的脸呢?不要了吗?”

    “有利可图,还要脸做什么呢?”宋爻佳和宋其云相互对望一眼,脸上同时露出了一抹冷笑,“桐王什么时候针对都可以,但是桃李满天下的机会可是极为难得的。换句话说,可以光明正大结党营私的机会是少之又少,当然必须要全力以赴的争取。结果就是,光是翰林院内部,就争得面红耳赤的,甚至在值房大打出手,只为了两个副主考的位置。”

    “不单单是两个副主考,为了两个助手、两个随从的位置都打得头破血流。”

    “这么严重?”金苗苗张大嘴巴,“这是崇德帝和桐王……在制定计划时就已经想到了?”

    “嗯!”宋其云点点头,“基本上在他们的预料之中。”

    “所以,之前到底是谁说桐王不善朝堂争斗的?这不是挺厉害的吗?”金苗苗把手上的腥味洗干净,重新坐了会来,说道,“无论多么理性、冷静、睿智的人,在这样巨大的诱惑面前,恐怕都难以不动心的。只要动了心,就会加入争斗,就会有损耗。杀人诛心,也不过如此啊!”

    “何止是杀人诛心?”沈昊林一挑眉,脸上露出了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不要忘了,他们争了半天,也只是副主考,桐王就算是挂名,也是主考官。所以,最终那些学子还要认他为座师的。”

    “这帮人,就是忙忙碌碌了小一年的光景,到了殿试结束才发现,自己最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什么也没有落下。”沈茶接上沈昊林的话,说道,“等他们反应过来,已经晚了,崇德帝和桐王已经挑选了经过他们严苛考验的学子,带在身边培养。剩下的那些,才被后悔莫及的副主考们给选走,但这里面还有崇德帝和桐王安排的暗线,只是他们不知道而已。”

    “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聪明反被聪明误。”金苗苗摸摸下巴,“这些大臣们输了这一局,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还要再扳回来的吧?”

    “这个时候他们发现,如果继续让崇德帝和桐王联手,他们没有好日子可过。所以,他们就决定要开始离间这两个人的关系,但这其中还有一个阻力,就是宫中的皇后娘娘。他们都很清楚,皇后娘娘跟这两个兄弟的关系很好,很维护他们。以前也不是没人打这个主意,但都被皇后娘娘的势力给挡回来了。”宋爻佳拎起一个蟹腿,给它相了相面,“而那个想要破坏这两个人关系的人,最后下场不怎么美妙。所以,他们都有点后怕,担心自己也会步那几个人的后尘。”

    “皇后娘娘不是自然死亡,是他们动的手脚?”

    “那倒是没有,他们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不敢对皇后娘娘动手脚,也没有那个本事,他们虽然有些人位置很高,但也接触不到后宫。”

    “他们要是动了那位皇后娘娘,恐怕都等不到崇德帝和桐王动手,就已经尸骨无存了吧?”

    “也是。”金苗苗点点头,“后宫选妃,一般选择的范围都是权贵、勋贵家,而文臣大多数是不符合要求的,即使是有,在宫中的位份也是很低的,根本翻不起什么大浪来,还真的不用太费心思。”

    “是这样的,况且甄太傅虽然亡故,但甄家的势力还是很大的,皇后娘娘的兄弟、叔伯都是在很关键的位置上任职,不单单是在西京,江南、西北都身处要职。他们的下属以及下属的姻亲、亲朋的关系,要比那些文臣更连接紧密。”

    “可不是嘛,外戚自古以来都被极度的重视,也不是没有道理的。”金苗苗点点头,“听说,甄小姐的姐姐妹妹,还有姑姑姨妈什么的,也嫁了很不错的人?”

    “嗯,但也有一些名不经传的文人,只不过人家不掺合这种乌七八糟的破事。”沈茶笑了一下,“但也有很多在朝堂上很有分量的,他们说话也是要被重视的。所以,哪怕是那帮人知道皇后娘娘是他们计划的拦路虎,但也不敢在后宫动手,外戚的报复会有多猛烈,是他们想象不到的。”

    “说起来,我一直都很不明白这些人的脑子是怎么长的,为什么总是去针对桐王?明明两方的实力相差那么大,螳臂挡车,真的明智?”

    “这跟双方实力是否悬殊无关,他们觉得自己是站在崇德帝的一边,或者说是站在维护皇权的那一边,崇德帝只是不方便表态,但还是站在他们那边的,认同他们的作为的。”宁王殿下轻轻的叹了口气,拿起一块白色的卷状点心,凑近了闻了一下,“这是什么?有股子奶味儿?”

    “奶皮卷,辽人的传统小吃,有点甜,殿下应该会喜欢的。”

    “是吗?”宁王殿下左右看了看,小小的咬了一口,“嗯,确实是好吃的!”他看了看金苗苗,“想什么呢?”

    “他们是觉得崇德帝会支持他们针对桐王的行动?因为他们认为崇德帝跟他们一样,也害怕桐王……”金苗苗想了想,“功高盖主?”

    “嗯,崇德帝的默许就是他们认为的底气。”宁王殿下点点头,“所以,他们也理所当然的认为,无论他们做了什么,都能得到崇德帝的谅解。于是,有了这个错误的认知,他们开始编造各种谎言,放任自己编造的谎言在市井满天飞。然后,他们用这种编造出来的谎言去弹劾桐王。”

    “崇德帝和桐王又是怎么做的?”

    “没做什么,就是放任他们,甚至加入他们。”宋其云从宁王殿下手里抢了一块奶皮卷,“收集他们的罪证,给他们迎头一击。不过,双方运气都不太好,尤其是桐王的。就在这个时候,由江南传来一个噩耗,我家老祖宗和桐王的兄长毫无预兆的起兵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