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7428-46240742/

第九百零五章 徐老赖
    从徐姑姑的语气来看,她肯定是有准备的,她不可能忘记此事,而郭淡也不可能不提这事.kbkw.co

    但也没有办法,眼看自己当初的一个不切实际的构想,正一步步照入现实,她当然渴望能够参与其中,而她只有在郭淡身边才能够参与进去。

    她只能来面对郭淡。

    当然,郭淡也早就料到这一点,今儿一早,他还故意支开朱尧媖,就是在等徐姑姑光临。

    只不过许久未见,上来就感情,难免会有些尴尬,故此郭淡还先跟她谈了谈政事,把天聊热乎了。

    “也不能这么说。”

    郭淡摇摇头,道:“只是只是想到自己有朝一日,还能够与居士您双宿双飞,难免总是会有些患得患失啊!”

    很耿直!

    很诚实!

    也很****!

    这狐狸终于露出了尾巴。徐姑姑心里暗骂一句,嘴上却笑道:“愿赌服输,我是不会赖账的。”

    我信你个邪,你小动作那么多,都还动用了我夫人,不就是想要赖账吗。郭淡当然不会相信,他太了解徐姑姑了,绝非善男信女,单纯善良就更谈不上,狡猾的很,肯定会想办法赖的,问道:“那不知居士打算何时履行契约?”

    徐姑姑道:“那得看你。”

    郭淡双手握拳道:“我随时都行,我身体好得很。”

    这个登徒子。徐姑姑眼中闪过一抹厉色,咬着牙问道:“那不知你何时去跟我爹爹提亲?”

    “提提亲?”

    郭淡睁大双眼道:“你有没有搞错?”

    徐姑姑愠道:“常言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噗!”

    郭淡万万没有想到徐姑姑会蹦出这么一句话,当即就笑喷了,“居士,你是认真的吗?”

    这世上还就你徐凤萝没脸说这个,当初是谁又悔婚又离家出走,还父母之命,你也真不害臊!

    “当然是认真的!”

    徐姑姑是面不改色,她当然知道郭淡的讽刺之意,但姐今儿就是要赖,你能怎地。

    “好吧!好吧!我就当你是认真的。”

    郭淡无奈地点点头,又道:“但这契约中是说你做我的情人,又不是做我的妻子,这可不需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吧。”

    徐姑姑道:“妻子难道就不是情人吗?哪怕是给你当妾侍,根据明律这也得经父母的同意,许多强抢民女得案子,行凶者都还得强行拉着被害者父亲的手在卖身契上摁上手印,所以你也得跟寇叔父说清楚,毕竟你也是个赘婿。”

    说着,他又补充一句,“若是你觉得不妥,那也是你这契约立得还是不够细致,远比不上你立得商业契约。”

    “哇你这分明就是在强词夺理,老赖可都没有你这么赖。”郭淡当即一脸鄙夷道。

    他当然没有在契约上写明关于情人的定义,以及该履行的义务,是偷偷摸摸,还是光明正大。

    这纯粹就是玩文字游戏。

    徐姑姑笑道:“我愿意下嫁于你,这足以证明我遵守了契约,但是子女的婚事,是必须得遵从父母之命,你的契约是不是也得遵守明律,故此你必须得光明正大的将我娶回家,不管是妻,还是妾。你若不信我的话,我们现在就去我家,我可以当着我爹爹面立誓,此生非你不嫁。”

    虽然她表面上还是保持着她一贯得风范,就是处事不惊,这确实是她所有女人最不一样的地方,但说到“此生非你不嫁”时,两颊还是透出一抹红晕,更显娇媚。

    “我呸!”

    郭淡激动道:“你原本就打算此生不嫁,还非我不嫁,说得可真是好听,可到头来还不是一回事。”

    徐姑姑淡定道:“之前我可不会说非你不嫁。”

    “你好好好!你真是彻底把我激怒了!”

    郭淡是连连点头。

    要说他对徐姑姑一点想法都没有,那也真是不可能的,他又不是个太监,那边寇涴纱还天天给他灌输这种思想,但他还真不会去强逼着徐姑姑躺下,这可以等日后再说,但你不能不认,徐姑姑这番耍赖,确实令他有些生气,突然站起身来,冷冷道:“那就走吧。”

    徐姑姑错愕道:“去哪?”

    郭淡冷笑道:“你不是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么。走,现在就去找你爹说个清楚,我还真就要听到你当着你爹的面说出此生非我不嫁。”

    徐姑姑真是没有想到郭淡会这么狠,道:“你就不怕我爹爹!”

    郭淡理直气壮道:“你都不怕我怕什么,我又不是老赖,我问心无愧,我要都不敢为自己利益出声,那我还做什么买卖。”

    这厮疯了吧!徐姑姑赶忙安抚道:“你先别动怒,坐下来,我们再谈谈。”

    她知道就郭淡如今的地位,即便大闹兴安伯府,他爹也不敢将郭淡怎么样,这时谁动郭淡都得死。

    郭淡哼道:“没什么可谈的。”

    徐姑姑眼眸一划,道:“郭淡,你与涴纱一直以来都非常恩爱,可谓是只羡鸳鸯不羡仙,可不要因这一时冲动,而毁了这一段美好得姻缘啊。”

    郭淡鄙夷一笑道:“但我和我夫人同样也都是商人,我们遵守每一份契约,其实即便你履行契约,我也不见得要跟你怎样,但如果我今日不捍卫契约的价值,今后谁人都会跟我耍赖。”

    徐姑姑哪里肯信,道:“我没有耍赖,我愿赌服输,但但是我认为我的要求也不过分呀,倘若得不到双方的家庭的同意,到时我爹爹和荣儿天天来这里闹,寇叔父也会在心里责怪你我,这也不是你想看到的吧。”

    “你说得很对,那我们就走吧。”郭淡是油盐不进。

    “!”

    徐姑姑笑意一敛,起身道:“既然你执意要去,那随你便吧。”

    “请。”

    这二人也真是疯了,还真就跑去兴安伯府。

    徐梦晹这老狐狸,当然没有去皇城闹事,你们闹就行了呗,我就跟着沾点便宜。

    “爹爹,女儿此生非郭淡不嫁。”

    徐姑姑将赌约递给徐梦晹,等父亲看完之后,才信誓旦旦说道。

    郭淡听着都乐了,你这么做,无非就是告诉徐梦晹,你都是被逼的,没有办法,非你自己所愿。

    “混账!”

    徐梦晹勃然大怒,指着徐姑姑,破口大骂道:“你这不孝女,这才安生了几日,又给老夫胡作非为,这是你能决定的吗?你若敢这么做,老夫就死给你看。”

    说着,他又神色一变,又是苦口婆心道:“爹爹也想你嫁人,但你为什么偏偏选择郭淡?真不是老夫门缝里看人,老夫不在乎郭淡是不是一个商人,但他可是一个有妇之夫啊,而且还是一个赘婿。”

    顺带还讽刺了郭淡一番。

    “爹爹女儿女儿不孝。”

    徐姑姑是一脸内疚道。

    演,继续给我演!郭淡一眼就看出徐梦晹事先已经知道这事,否则的话,他这一时半会哪里回得了神,他们父女联合起来,想赖了这一笔账,呵呵一笑,忙道:“伯爷息怒,息怒,要是伯爷不答应,那这份契约决计不能作数,不说别的,伯爷至少也算是对我有知遇之恩,我郭淡又岂是忘恩负义之辈。”

    徐姑姑听得脸上不喜反忧,郭淡了解她,她也了解郭淡,要是如此的话,郭淡根本就不会来这里,她还是保持着高度警惕。

    想起自己对郭淡的知遇之恩,徐梦晹是好生后悔,这就是一个恶魔,情不自禁地嘀咕道:“老夫宁可没有。”

    “啊?”

    “没什么。咳咳咳!”

    徐梦晹又向郭淡笑呵呵道:“郭淡,你深明大义,又懂得知恩图报,老夫当初果真没有看错人,倒是小女从小任性惯了,你多多迁就一下她。”

    “哪里,哪里。”

    郭淡笑了笑,又道:“伯爷,今日我来此,就是要确定一件事。咳咳,如今的情况是,令嫒是非我不嫁,而伯爷您不答应,当然,伯爷您要是不答应,那我也绝不会强求,我要确定的是,如果伯爷您答应,那令嫒就必须得给我当情人,这不过分吧。”

    徐梦晹、徐姑姑听得是一脸错愕。

    父女两是面面相觑。

    这!

    徐姑姑看着徐梦晹,心里有种莫名的慌。

    她可真想敲开郭淡的脑袋,看看里面是怎么构造的。

    徐梦晹眼中突然亮了几下,心道,要是这样的话,那凤儿不得事事顺我的意。咳得一声,给了徐姑姑一个鼓励得眼神,相信你爹。

    徐姑姑看着这两个男人,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是砧板上的肉,任由他们宰割,但她现在也是骑虎难下,这坑是她自己挖得,要是连爹都不能信,那还能够相信谁,只能点头道:“一切全凭爹爹做主,女儿对此没有意见。”

    郭淡摇头道:“这不行,你得发个誓。”

    “发誓?”

    徐姑姑诧异道:“你不是相信契约吗?”

    “事实已经证明文字游戏我玩不过居士。”

    郭淡道:“你就发誓,如果有违此言,你爹不得好死。”

    徐姑姑怒不可遏道:“郭淡,你太过分了。”

    郭淡一脸委屈道:“居士,我都顺你的心意,不过就是要一个誓言,这还过分吗?”

    徐梦晹忙道:“女儿莫要担心,爹爹不会怪你的,立,给他立。”

    徐姑姑惊讶地看着徐梦晹,你这是在拱火吗?

    这内心是慌得一笔啊!

    怎么会变成这样?

    毕竟当初徐梦晹跟郭淡合作骗过她一次,这阴影可还未消除啊!

    这会不会又是一个阴谋?

    徐姑姑都快要哭了!

    郭淡瞧着一脸纠结的徐姑姑,强忍着笑意道:“居士,伯爷都这么说了,你还在犹豫什么。”

    徐姑姑瞧了眼郭淡,又瞧了眼徐梦晹,心里后悔万分,今后决不能让两个男人站在一起,但如今后悔也为时已晚,于是举手依言发下毒誓。

    “好了!此事到此为止,若伯爷不答应,我绝不再提。”郭淡非常爽快地给予保证,然后便道:“伯爷,居士,在下告辞。”

    徐梦晹笑道:“你慢走。”

    他这随意一笑,徐姑姑觉得自己上当了,等到郭淡离开之后,徐姑姑立刻道:“爹爹,您不会!”

    “当然不可能。”

    徐梦晹哼道:“是,他郭淡如今是得宠,但老夫也决不允许令祖宗蒙羞,你就是一生不嫁,也不可能他做小妾,不,任何人都不行,我徐梦晹的女儿岂能给人做小妾,爹爹就是死也不可能答应的。爹爹还没有说你,你也真是任性妄为,竟然跟他立下这种赌约。”

    郭淡没有猜错,在徐姑姑去往牙行之前,就跟徐梦晹交代了这一切,并且希望徐梦晹能够帮她赖账。

    因为她对郭淡也拿捏不住,她既然要用这个办法赖,也怕郭淡找上门。

    果不其然,郭淡还真是一个猛人。

    徐姑姑听到徐梦晹这番话,心里稍稍松了口气,她也知道徐梦晹非常看重徐家的名誉,只不过之前吃了一回闷亏,心里总是有些担心,轻叹道:“当时女儿认为郭淡是不可能成功的,谁人造反还会相信皇帝放他们一马,女儿就想若能赢得赌约,万一我们徐家有什么困难,也可以以此让郭淡相助,可不曾想他竟然会联合鞑靼人。

    唉其实这个建议,还是女儿当初跟他说得,但女儿当时只顾着记得那哱拜就是鞑靼人,鞑靼人自然会帮助鞑靼人,而不是郭淡,哪里想得到真是棋差一着啊!”

    她在立下这份契约的时候,其实是有考虑过的,她认为退一万步说,自己到时可以赖账,反正郭淡也打不过她,但郭淡是不能赖账的,因为契约是郭淡一直坚持的信仰,而契约对于她而言,倒不是那么重要。

    目前为止,事情还未偏离她预计的轨道。

    徐梦晹道:“那小子狡猾得很,对他一定要万分小心,你看爹爹,都尽量不跟他打交道,你如今天天待在他身边,可莫要再上他的当,要多听爹爹的话。”

    这最后半句才是重点。

    要多听爹爹的话。

    不听的话,呵呵!

    徐姑姑哪里听不出这弦外之音,不过听爹爹的话,还是可以接受的,至少有此誓言,她也不可能另嫁他人,点头道:“女儿知道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