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7682-44762232/

第三百一十八章 大桥台长真英雄也
    千原凛人家都要被挤炸了时,国立大剧院同样人头汹涌,无数社会名流、俊男美女汇聚一堂,在有近万颗人工水晶组成的巨型吊灯下,参加今年的放送界盛会——学院赏颁奖典礼。

    大剧院整体结构分为两层,一楼是获得题名的各剧组代表以及放送圈的知名人士,二楼则是来观礼的政界、商界以及文化界名流,而此时外面还在进行走红地毯的环节,典礼还未正式开始,剧院内正处在自由交际环节。

    按以往的情景,人们会在圆桌间随意走来走去,相互攀谈,探望一下前辈,勉励一下后辈,拍拍名宿大佬的马屁,和各大电视台制作局的高层们增进一下感情,通常相当热闹,但今年有些不太一样,不少人闲聊着却有些心不在焉,不时望望礼台前方一侧的一张圆桌,而那里到目前为止,空无一人。

    浅见博敏锐的发现了高山典子的心不在焉,也回头看了一眼,笑道:“应该不会有人来了。”

    来参加颁奖典礼,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走红地毯的,不至于到这会儿了一个人也没有,而放送学院在和千原凛人闹得那么凶的情况下,还给《奥姬》剧组留了一张前排的桌子,肯定是和关东联合电视台高层有了一定默契。

    因此,情况就很明显了,关东联合制作局发生了大规模抗命事件,《奥姬》剧组的骨干成员根本不管放送学院和关东联合能不能下得来台,很干脆不来了。

    高山典子收回了目光,得体地微笑道:“看样子是,放送学院这次有麻烦了。”

    确实是麻烦了,如果要给《奥姬》奖项,那就算千原凛人不来,也可以由剧组别的成员代为领奖,但现在剧组主要成员都不来,那该让谁上台领奖呢?

    就算关东联合电视台愿意救场,强行派出电视剧部门某个干部来顶缸,但怎么代表剧组发表获奖感言?

    一句话也不说?那做为压场大戏,整个颁奖典礼最重要的奖项,就这么潦草收场吗?

    就算勉强含糊几句,回头就不怕《奥姬》剧组集体发声反对吗?

    那干脆不给《奥姬》奖项?

    要是换成了一般的剧也许可以,但《奥姬》是不同的。

    仅凭植木佐富子饰演“凉姬”时展现出的绝世美颜,无数神魂颠倒的观众已经默认《奥姬》该得奖了,更何况这部剧还不仅仅是这么简单——所有演员集体演技爆发,整体上看起来圆润有余,毫无一丝瑕疵,而且还做出了拍摄理念上的大革新,看完了这部剧再看以前的战争片、动作片都觉得别扭,忍不住失笑出声。

    这也拍得太假了!

    以前的观众也许不会在乎,但吃过了熊掌的观众,你再想拿窝窝头糊弄他们就别做梦了,而做为让观众眼界大开的剧却拿不到大赏,这部分观众会理解不了,会把获奖的作品和《奥姬》反复对比,然后直接嗤之以鼻。

    现在《奥姬》不得奖,根本无法服众,甚至连理由都找不到——收视成绩眼看就要打破大河剧收视纪录,无可置疑,而艺术性方面,剧本忠于历史之余设计精巧,做到了层层递进,悬念迭出,拍摄做到了让所有演员发挥出了最大潜力,理念更是做出了重大创新,这样再拿不到大奖,学院赏连一片遮羞布也找不到,公信力恐怕会直降到冰点。

    但话说回来,现在《奥姬》剧组一个人也不到场,放送学院还要把大赏颁给《奥姬》,还是在千原凛人坚持不懈骂了那么久的情况下,那脸又该往哪放?

    浅见博脸上的嘲笑意味更浓了:“是啊,放送学院有大麻烦了,不过这也是他们自找的。”

    估计放送学院那帮老古董也没想到千原凛人生猛到这地步,竟然能把一个奖项逼到这种囧境,而且更没想到千原凛人竟然这么小心眼,才受了两次委屈竟然就直接翻脸了——我们是在给荣誉啊,就算以前你连续两次没拿到该拿到奖项,也该更加谦卑的证明自己,怎么能生气呢?

    哪个行业都一样啊,不都是要一步一步证明自己,以前你就是太年轻嘛,让你排排队又怎么了?叫你来捧场也是对你实力的认可嘛!

    再说,现在不是给你了吗?你该感激零涕才对!

    这是曰本放送界的最高荣誉,你怎么能不要?叫你一声来领奖,你该跑得鞋子都掉了才能表现出激动的心情,讲什么骨气?那东西能顶饭吃?

    你神经病吧?

    浅见博身为朝月电视台制局作的副局长,和放送学院打过不少交道,了解他们的想法,但同样身为制作人出身,又鄙视这帮人的想法,哪怕他是既得利益者之一——该正视人家的时候不正视人家,等到不得不正视人家了,人家不稀罕了,这不是自找的是什么?

    既然是自找的,那就该忍了,还不死心想求个面子上过得去,想拿着人家往自己脸上贴金,非得越过人家去找关系,逼着人家到场,结果对方根本不怕,甚至一群人没一个怕的,最后弄到了下不来台——估计现在一大堆委员在焦头烂额的商议该怎么办,不是在互相在推卸责任,就是集体抑郁到要吐血了。

    说真的,有点活该的!

    浅见博明知道不该兴灾乐祸,但还是忍不住,之前哪怕搞黑箱操作,这帮放送学院的委员们也是一脸大爷样,大多数时候都摆出了高高在上脸,像是施舍一般,甚至还要搞搞价高者得那一套,很令人恶心,实在没给他留下多少好印象,不由又笑道:“我听说,去年千原凛人直接退席表示不满,放送学院的人还说要给他个教训,晾他三年的。现在想想,哈……”

    没等你们晾人家,人家已经甩手先走了,而且就像人家在报纸上公开说过的话:没有好作品,你们奖项又有什么存在意义?时间久了,搞不清楚你们靠谁活着了吗?不但不清楚,竟然还敢蹬鼻子上脸,欺骗在先又强迫在后,赶紧死得远远的,我看着你们恶心!

    浅见博当时看了都觉得很爽,倒是乐意看到千原凛人给放送学院一记狠狠的耳光,反正学院赏垮了总会有别的奖项替代它,只要把原来给放送学院的那部分资源转移一下就好,这动摇不了电视台的根本,但身为东京放送TEB编成委员会常务的高山典子却又望了依旧空无一人的圆桌,没他那么乐观——那里显眼之极,仿佛成了一个禁区,就连路过的人都会绕着走,就像那里有核幅射一般恐怖。

    当然,她不是关心学院赏的死活,出了这件事后,无论学院赏如何应对都会威望大失,该考虑多在别的奖项上下功夫了,她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了浅见博一眼,轻声笑道:“这可不是好情况,朝月也该重视才对。”

    在她看来,这真的很糟糕,代表千原凛人已经羽翼已成了!

    她身为东京放送TEB制作局的常务,理论上职权比千原凛人大得多,但她也不敢保证自己一声令下,追随自己的人就敢公然违抗台里的命令,置高层的脸面于不顾——这可是断绝个人职场前途的大事,影响一辈子的,但看看这里的情景,明显是千原凛人一声令下,他的派系成员全都服从了,没一个人考虑个人得失。

    这是何等的人望,何等的派系凝聚力,根本超现实了,也就古代有过类似的传说,但这也不是讲求忠义的古时候了,在斤斤计较个人利益的时代,一个一切向钱看的时代,千原凛人是怎么做到的?

    猛一看是场热闹,但只要细想一想,有点令人望而生畏了……

    三年前,千原凛人还是野生编剧,加入东京放送TEB只是拿了最低级的临时合约,根无无足轻重,但他很快从一个胜利走向了另一个胜利,一路拳打脚踢,击败了一名又一名同时段的制作人、名导演、大编剧,硬生生杀出了一条血路,铸就了一段辉煌传说。

    直到了今天,一切都体现出来了——三年前,千原凛人见了高山典子这样的编成委员会成员就要马上让到路边去低头行礼,但现在,高山典子不确定自己见了千原凛人该谁先问好,更不敢让他靠边站,甚至千原凛人要拜访她,她感觉都需要掐好时间,到楼下等着欢迎他,哪怕他是东京放送TEB的“叛徒”。

    这圈子里,再也没人可以不正视他了。

    也难怪东京放送TEB理事会一直以来那么重视他,可能也是在后悔吧,想想三年前,村上伊织节目被夺走时,愤怒又无助的控诉,那时在场的自己,要是能挺身而出,帮她保住节目,那想来千原凛人也会依旧留在东京放送TEB……

    自己想想都有些后悔,更何况那些理事会,他们更是利益相关,真的可惜了!

    高山典子叹息之余,是在考虑千原凛人越来越强大会对整个圈子造成什么样的影响——他本身就很强,一个人就能组织起对四大的攻势,活生生抢走了季冠,现在他又有了这么多忠心耿耿追随他的部下,力量就更强了,而这家伙今年才25岁,等他35岁时会如何?45岁时又会怎么样?

    实在令人忧心,不能不重视,而浅见博听了她的话后愣了愣,忍不住笑了:“高山夫人,您想多了,我觉得这该是好事,关东联合已经不足为惧了。”

    高山典子讶然:“为什么这么说?”

    浅见博忍着笑道:“因为关东联合的大桥台长……是个蠢货啊,这不该是个好消息吗?”

    如果这样的事发生在朝月电视台,朝月电视台甚至愿意替千原凛人出头,哪怕发动所有舆论通道和放送学院硬干一场,也要让千原凛人对自家电视台产生更浓厚的归属感,而就算不用这么激进,至少电视台高层也不会有人会蠢到插手进去,只会对放送学院的要求装聋作哑——千原凛人是何等宝贵的战力,这是一个人组织起人手,就能把四大商业台打得节节败退的猛将兄。

    对这样一位猛将兄,你不把电视台女主播的花名册交给他随便点着睡,还要强迫他脸面大失,逼让他和电视台公然对抗,这除了关东联合电视台新台长是个外行+自高自大+脑残,已经没有别的解释了。

    这行业,和其他行业是完全不同的!

    一天就是24小时,所有人都是这24小时,没有任何人可以例外,所有的节目都是面对面的直接竞争,争夺眼球,争夺观众,争夺收视率,争夺收视份额,而有了收视率才有广告费,才有政府补助,才有加盟台的忠心追随,才有一切!

    这行业,收视率是最直观的体现,就是衡量价值的唯一标准,就是电视台赖以生存的根本。

    然而,所有电视台都需要收视率,就像所有人都需要水才能话命,而“水”就那么多了,竞争之血腥之残酷外行人根本想象不到,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成绩在那里摆的清清楚楚,观众心里明明白白。

    那千原凛人这样可以领着一帮菜鸟以一敌众的绝世天才,真的是行业瑰宝。

    别的浅见博不敢说,要是千原凛人在朝月电视台,只要他不打算殴打台长,别的都好说,要预算有预算,要人手有人手,想睡谁就睡谁——看千原凛人一贯的表现,应该还没精神病到想殴打台长的程度,只是爱面子而已,浅见博相信自家电视台愿意好好哄着他,让他天天高高兴兴,开开心心,安安稳稳拍剧,然后在收视份额战场上把其余五家电视台活活碾死。

    这是个胜者为王,赢家通吃的行业,想自己活下去,活得好,就得让所有竞争对手活得不好,活不下去!

    这行业,从来千军易得,一将难求,更何况这种绝世猛将兄。

    那现在关东联合明显已经激怒了这员绝世猛将,眼看将帅失和,甚至有可能发展到自毁长城,这不是好事什么又该是好事?

    大桥瑛士真是四大的功臣啊,四大花了那么多预算,出动了那么多人员,动了那么多歪招都没把千原凛人铲除掉,没让千原凛人和关东联合离心离德,结果大桥瑛士轻描淡写就办到了,真英雄人物也——早说他愿意这么干,四大都乐意众筹给他发五十亿円的奖金,毕竟千原凛人这近三年来,害四大打了水漂的投资就不止五十亿了。

    浅见博含笑点了一句,高山典子这因老公才得以上位的女常务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瞬间眉目就舒展开来,发现从这个角度考虑,这确实是好事,而且是超级大好事!

    她马上嫣然一笑,轻轻向浅见博伸出了手:“还是浅见桑见事明白,实在让人佩服,那接下来……”

    浅见桑也伸手和她相握,微笑道:“和高山常务想得一样。”

    既然大桥瑛士讨厌千原凛人,想自毁长城,大家身为大桥瑛士台长的至交好友,就必须出力,不求任何好处,就求能帮着大桥瑛士收拾千原凛人。

    当然,等关东联合失其“原”,那大家就各凭本事了,看看谁能把这柄神兵利刃收入囊中,转头再砍死现在的盟友。

    他们两个人双手紧紧相握,相视一笑,惺惺相惜,差点擦出了爱情的花花,瞬间就达成战略默契,准备各回电视台向理事会进言——学院赏无关紧要,放送学院就是解散了也没关系,还是千原凛人这“收视成绩保证者”更重要,良机不可失,大家要配合好大桥瑛士这蠢货台长!

    绝对一番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