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7698-44762222/

第九百二十四章我于圣人之下无敌
    天空中,林泽与姜尚的战况极为激烈,狂暴的天道之力四溢,将方圆数十里之地的白云扫荡一空。

    两人交战的区域,更是变成了禁区,飞鸟绕行,不敢靠近。

    不知何时起,儒家孟轲颜回荀况三人,佛门地藏露出了身形,神色肃然站在远处观战。

    儒家佛门四人不远处,庄周躺在云床上,一丝不苟盯着他们,严防四人出手相助姜尚。

    庄周倒不是担心四人出手会对林泽不利,他是担心若是没拦住,以林泽多疑的性格肯定会多想,说不定会直接撒手不管,连天命都不要了。

    在庄周看来,林泽没获取天命也就罢了,到手的东西,让出去是不可能的。

    “咻”

    天问剑从姜尚腰间穿过,斩下姜尚一角衣袍。

    姜尚倒吸了口凉气,面露沉重之色,暗自想道:天命所归附加的增益未免太恐怖了。

    这林泽在一刻钟前还只知道横冲直撞,斗战经验明显不足,甚至无法充分运用天道,以至于被自己轻松压制。

    这才过去一刻钟时间,他的斗战水平竟然直线上升,甚至抓住了自己露出的小破绽。

    沉思片刻,姜尚觉得不能再这样持续下去,这哪是斗战,这分明是资敌啊。

    姜尚心念一动,兵之大道随之晃动,六个古篆大字从中浮现,落在两人周围,以林泽为中心,快速转动了起来。

    文、武、龙、虎、豹、犬。

    兵法六韬,姜尚晋升天人第三境领悟的大道秘技,困敌杀敌,皆有奇效。

    六韬刚一出现,林泽心中警兆大增,感应到丝丝危险感从六个古篆大字上传来。

    林泽挺身而立,朗声道:“兵圣,你我论道,点到为止即可,可否将大道秘技收回?免得伤了彼此之间的和气。”

    姜尚暗地嗤笑一声,现在担心伤和气了?之前出手怎么没想过会出现这种结果?

    只见姜尚一脸假惺惺道:“秦王实力非凡,老夫有些力不从心,只能动用秘技维持不败,让秦王笑话了。”

    林泽微微叹了口气道:“既然如此,我也只能动用秘技自保了。”

    姜尚心中浮现一丝不妙,轻喝一声,象征六韬的六个古篆散发出奇特的气息,朝林泽当头落下。

    面对六韬的袭击,林泽非但没有凝神应对,反而将天问剑归入剑鞘,伸出双手,仰头望天,喃喃自语,不知在说些什么。

    六韬将要击中林泽之时,一股磅礴的天道之力自九天垂落,后发先至灌注入林泽身内。

    “叮当”

    六个古篆大字击在林泽身上,就像击中了金铁一般,发出清脆的声音。

    姜尚脸色巨变,这可是大道秘技啊,圣人之下的天人境若是挨上一击,非死即伤。

    如此秘技,竟然伤不到林泽分毫?

    林泽对此丝毫不觉得奇怪,他刚刚动用的是天命者专属秘技,天命临身。

    顾名思义,林泽直接将天道的部分威能嫁接到了自己身上。

    天地之间,大道三千,旁门左道不计其数,源头却只有一个,那就是天道。

    换而言之,天道是老祖宗,天人境所领悟的大道,都是天道的子孙辈。

    姜尚动用大道秘技对付天命临身的林泽,就好比孙子对爷爷动手动脚,没被抽死就不错了。

    眼见六韬伤不到林泽,姜尚反应极快,一边抽身而退,一边高声道:“秦王说的有理,点到即止再好不过,老夫今日已然尽兴,他日再陪秦王论道。”

    林泽轻笑一声,面露嘲讽之色道:“可我还没尽兴呢,兵圣多留片刻,你我再论道一番可好?”

    话刚落音,林泽脚踩八卦九宫,瞬间闪到姜尚面前,挡住了他想离开的路。

    林泽面带笑容,温和的语气中透漏着森寒:“兵圣所领悟的大道似乎是兵之大道,不妨品鉴一番这招六韬三略?”

    林泽话刚落音,文、武、龙、虎、豹、犬、策、谋、战,九个古篆大字于空中浮现,将姜尚团团围住。

    姜尚大惊:“你怎么会六韬三略秘技?”

    林泽漫不经心回了一句:“刚向兵圣学的。”

    姜尚闻言精神恍惚,刚学的,怎么可能?

    忽然间姜尚打了个激灵,兵之大道显现,将他紧紧护在其中。

    趁姜尚失神那一瞬间,林泽悍然发动了六韬三略。

    九个古篆大字重重击在姜尚身上,而后猛然炸开。

    在秘技冲击之下,姜尚吐出了一口鲜血,身形倒飞了出去。

    林泽不紧不慢跟了上去,似乎打算对姜尚赶尽杀绝。

    只听姜尚朝佛门儒家四人凄声喊道:“尔等打算一直袖手旁观下去吗?”

    此话一出,孟轲四人瞬间动了,拦在林泽面前。

    孟轲神色肃然道:“林泽道友,得饶人处且饶人,何必要赶尽杀绝?”

    林泽轻笑一声:“如我没记错的话,孟轲圣贤的大道是义,义之所在,蹈死不顾,虽千万人吾往矣。”

    林泽这句话说完,一本古老的典籍自虚空显现,封面上刻着一个古篆义字,朝孟轲落下。

    孟轲神色十分凝重:“你怎会义之大道?”

    林泽没有理会孟轲,转头看向颜回:“颜回圣贤的大道是礼,不学礼,无以立。”

    一道罗网自虚空而来,将颜回笼罩在内。

    颜回一字一顿道:“礼之大道秘技,天地罗网。”

    林泽继续看向荀况:“荀况圣贤的道是智,天能生物,不能辩物,地能载人,不能治人。”

    一只灰色鸱鸮展翅而来,伸出利爪朝荀况抓去。

    荀况似乎早有预料,在林泽召唤出灰色鸱鸮的同时,不声不响召唤出一只白色鸱鸮。

    两只鸱鸮激烈的厮杀在一起,难分难解。

    最后林泽的目光停留在了佛门地藏身上,脸上的笑容浓郁到了极点:“地狱不空,誓不成佛。如今你已成佛,不如去将地狱清空?”

    一座鬼域从天而降,将地藏拉入其中。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天命临身状态下的林泽,主动以一敌四,分别以四人的道将四人困住。

    林泽喃喃自语道:“难怪圣人不愿见到天人第三境获取天命,天命临身的天人第三境实在太强了。”

    “圣人之下,有我无敌。”

    长生大秦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