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8617-45334703/

第七百零五章 好好的!
    回到家,楚云奉上茶水点心,一把将苏明月按在沙发上。打开电视,调出最近大热的电视剧。然后一本正经地说道:“踏踏实实看会电视。等我做好饭叫你。”

    说罢,系上围裙进了厨房。

    楚云的厨艺虽然跟近几年浸淫打磨的苏明月没得比。但只要食材够好。他还是能整一桌大餐的。不说多好吃。起码下酒。

    约摸一个钟头。楚云将一盘盘大菜送上桌。然后开了瓶好酒,邀请苏明月入席。

    两口子只要各自没有不归家的理由。晚餐通常都是一起吃的。而且多数都是苏明月做饭。

    饭菜也不必做的太丰盛。简单的三菜一汤。甚至煎个牛排,煮个面。往往也能应付一顿。

    像楚云今晚这么做大餐的日子有,但不多。

    真想吃大餐,满足口腹之欲。直接下馆子就行了。没必要浪费这么多时间在家里做。

    “干杯。”楚云举起酒杯。

    苏明月很配合。抿了一口红酒。尝了一块干拌牛肉。

    “味道怎么样?”楚云得意问道。

    “宝刀未老。”苏明月言简意赅地评价。

    楚云咧嘴笑了笑。继续给苏明月夹菜。

    他们的相处模式十分简单。甚至可以用简陋来形容。

    苏明月不善言辞。性格寡淡。

    楚云在外面偶尔应酬累了。回到家也不想过多的敷衍。

    安安静静喝两杯酒,吃一顿家常菜。对两口子来说都是极大的享受。

    苏明月很累。

    她工作忙碌,随便一过脑子的项目,都是几百亿的大买卖。

    楚云看似游手好闲。可他面临的危机,也绝对不是寻常人能抗住的。

    即将到来的武道大会。

    武道大会中可能现身的无数强者。以及母亲是否会降临。包括段阿姨的评价。此次武道大会,极有可能血流成河。无数巅峰强者将会陨落。

    这对楚云而言。都是需要缜密思考的未来。

    他外表浮夸,吊儿郎当。可内心同样藏着不少事儿。

    他能瞒住别人。却并不能瞒住与他朝夕相处数年之久的苏明月。

    所以楚云不说话。苏明月也会保持沉默。

    家里,不需要虚情假意。

    更不必为了敷衍而硬找话题。

    安安静静吃顿饭,温馨而充实。挺好。

    吃饱喝足。楚云正要起身收拾碗筷。却被苏明月拦住了。

    “你总让我不要工作太辛苦,太累。”苏明月主动承担了收拾厨房的重担。“这也是我对你的要求。”

    楚云笑了笑。往嘴里扔了根烟道:“收拾完给我泡一壶茶。”

    说罢大摇大摆走进娱乐功能房。

    躺在太师椅上闭目养神。

    功能房很大。除了供楚云抽烟休闲。还可以用来练功。

    当然,他所谓的练功。显然就不是拳脚功夫了。

    对楚云而言,四肢的强度并不需要靠勤学苦练来维持。只需要每天保持适度的运动量。他就能保持身体机能的状态。

    而对拥有武王封号的楚云来说。保持状态很简单。真正有难度的,是持续提高对武道境界的领悟。

    所谓武王封号。仅仅只是一个非常宏观的概念。尽管有实质武力值的要求。但怎样才能拥有武王封号?如何才能证明自己的武王实力?

    这并没有明确标准。

    被另一个武王级强者认可了。承认了。

    基本就算跻身武王之列了。

    楚云就是在接连斩杀三位破镜巅峰强者之后,被两大武王强者认可的。

    如果将来有一天,一名名不见经传的武道强者得到了楚云的认可。同样,他也可以跻身武王行列。

    只是想要得到楚云的认可。难度之大,不可想象。

    最起码,也得在楚云面前立于不败之地吧?

    就目前来说,楚云唯一能够想到的强者。也就洪十三一人而已。

    这家伙,绝对是天赋异禀的武道哲学家。独创的与自己决斗,更是向楚云打开了全新的武道世界。令其匪夷所思。

    不知何时,苏明月泡好茶,并安静地坐在了一旁。期间始终不曾打扰静思的楚云。

    这世上,大概也只有苏明月,才能给他如此安全感。能让他进入绝对忘我的状态。

    夫妻之间,也并没有经历太多大风大浪。更谈不上所谓的患难与共。

    可两颗心却悄无声息地融洽在了一起。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不论是楚云还是苏明月,都是第一次感受。

    却又无比真切。仿佛真实存在。

    “我这几天的状态是不是不太好?”楚云接过苏明月递来的茶杯。抿了一口问道。

    “偶尔会走神。看起来心事很重。”苏明月语调平和地说道。

    “大概四个月后。我要离开一段时间。”楚云径直说道。

    苏明月给了他极大的自由,包括去冒险,去处理他的私事。不论是否危险,又是否会面临危机。

    苏明月一贯态度,就是全力支持。

    这让楚云没有后顾之忧。只要是能说的,都不会瞒着苏明月。

    “嗯。”苏明月微微点头道。“放心去做。没有你的督促,我也会努力工作。”

    楚云放下茶杯,握住苏明月柔软的手心。

    “要不找个家政吧。你这双手是拿来挣大钱的。天天刷碗洗衣服,成何体统?”楚云说道。

    “连自己丈夫的衣服都要别人洗。成何体统?”苏明月平淡地拒绝了。

    楚云莞尔一笑。吐出口烟雾道:“从回明珠至今。已经过去三年半了。一切都仿佛发生在昨天。虚幻得像是做了一场梦。”

    “如果能把这场梦一直做下去。做到人生的尽头。”苏明月缓缓说道。“也挺好。”

    楚云笑了笑。继续喝茶。

    从面前的玻璃窗往外看。能看见夜空的繁星夜景。

    楚云品着茶,欣赏着窗外的浩瀚夜空。身边坐了个不论何时都安静优雅地面对生活的女人。

    这幅画面在瞬间定格。

    化作永久。

    “顶梁。”楚云轻声喊道。

    “嗯?”苏明月看了眼楚云。

    “如果将来有一天。我遭遇了什么不测。你会怎么办?”楚云随口问道。

    也权当是未雨绸缪了。

    这次武道大会,他不知道会经历什么。

    但莫名的。内心深处有非常强烈的不安感。

    他知道。这场武道大会,将会是他人生至关重要的一次转折。

    又或许,是终点。

    “你希望我怎么办?”苏明月反问道。

    “我希望你好好的。”楚云吐出口浊气。

    “那你就好好的。”苏明月面如止水。

    可那双漆黑的美眸中,却分明闪烁着坚不可摧的决绝。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