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8889-44762195/

333 施云布雨
    距离大善人系统消失已经过去了一个月,这一个月卫玠是怎么过的?

    他整天和柳望月在床上做夫妻之事,换着花样做,做了一个月都不腻。

    卫老板他在公司里耀武扬威,他闲得无聊就和小姨子一起出差,想去哪里就去哪!

    他把手底下的不干活的都开除,把原本养老制度下的知心聊和饮料厂都进行了改革,混日子的全被卫老板的手段给排挤走,一毛钱的补偿金都不会给。

    几个任务下来,卫老板就是卫老板,刻薄的时候那是真的孙子!

    卫老板的腿脚好了,良心却是大大地坏了。

    知心聊

    一个负责人事管理的女职员在吃饭的时候终于闲了下来,她长长的吐了口气。

    “最近好久忙啊,真怀念以前那种可以在办公桌前面玩一天手机的日子。”

    女职员的话得到了其余人的认同,另外一位女职员也是这么想的。

    “我现在别说追剧的时间了,稍微想要闲下来都不行,今天晚上又要加班,还是自愿加班!”

    说起这个就很气,可是又舍不得这份工资,只能是继续干下去。

    女职员在得到认同之后就好受了许多,继续对着不同部门的同事说道:

    “前些时候好多人都离职了,不过有一半多的人又回来了……”

    女伴点头说道:“知道啊,谁让这里工资多呢,那些人离职的时候也不好好想想,结果在外面找不到好工作又回来了,回来了还要从新开始,三个月的试用期呢!”

    女职员又叹了口气,“现在外面工作不好找啊,不然我也走了。”

    女伴听到后,说道:“你不是快结婚了吗?结婚之后还上什么班?随便找个轻松点的工作就好了。”

    女职员摇了摇头,“哪里那么简单,不出来工作根本受不了,每个月都好多钱要还,现在外面到处都是裁员的,工资还下降了不少,经济危机啊!”

    女伴好奇的说道:“你还年轻,找个有钱的对象不就好了。”

    女职员无奈的说道:“我对象要是有钱的话就好了,现在哪那么好找,好多大老板都破产了,电视上很多嫁入豪门的女明星不是也出来赚钱。”

    女伴说道:“咱们公司有个很漂亮的女的,之前就在我们部门,然后前阵子就离职了。”

    女职员好奇的询问道:“离职之后过得怎么样?”

    女伴叹了口气,“嫁到首都了。”

    人和人就是不一样,女人长得漂亮的话,就是不愁嫁。

    男人也是如此,男人长得帅的话,就算是自己不想找女人,也会有女人靠近你,撩拨你。

    这个公司最漂亮的女人当然是最高层的柳观星了,最帅气的男人则是卫玠!

    女职员想到了卫玠和柳观星,这两个大老板一直都是公司里男性和女性的偶像。

    “听说咱们老板的对象是柳总的姐姐,卫总整天都和姐妹花一起,这就是有钱人的生活吗?”

    女伴也很喜欢这个话题,认真的说道:“我看这两人更般配一些,走得那么近,就算没关系也有关系了。”

    女职员说道:“柳总家里也是有钱人吧,卫总和人家姐妹这玩,那边会同意吗?”

    女伴用很懂的语气说道:“有钱人的想法你哪里会懂,这种事情在人家那里根本就不是事情,有钱人吗,有几个女人算什么?”

    两个女人聊着关于集团老总的八卦,专注的忘记了吃饭。

    ***

    卫玠正在和柳观星一起商量着公司的事情,目前两人的公司越来越一体化。

    很多公司内部的事情,基本上都是按照一个公司来管理。

    卫玠没有饮料厂的股份,但对饮料厂有着比柳观星更高的权限。

    柳观星也在通过了解卫玠的公司,提高自己的认知水平。

    在卫玠的帮助下,平常签订合同时那长达上百页的合同也能看进去了,也会自己去思考一些安排。

    “我想继续以本地品牌的优势来经营饮料厂,和崽哈哈的合同已经解除,接下来还是主打本地市场。”

    柳观星的发展计划非常谨慎,并没有因为和崽哈哈那边解除生产合同之后就要大展拳脚。

    卫玠点头说道:“这样可以,很多企业的品牌都是经过很多年才养起来了,只要不从内部破坏这个品牌的话,外面的人都会给你帮助,人都是念旧情的。”

    刘观星点了点头,微笑着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反正我还很年轻,再加上这个厂子在本地就很赚钱了,没必要盲目的进取。”

    有些事情都是卫玠做的,比如开除人,现在饮料厂就是扫除了那些闲散惯了的员工,留下来的都是能够完成基本任务的员工。

    生产效率提升上去之后,很多利润也跟着上升。

    柳观星看向卫玠,“我这边没有问题,你这边知心聊的事情我到是清楚,那个游戏的事情做的怎么样了?”

    卫玠很轻松的说道:“再过两个月就可以了。”

    柳观星算了下时间,说道:“那估计是要到八月份了,你准备暑假之前开始?”

    卫玠点头说道:“嗯,虽然用户并不是那些学生,但暑假的时候会方便很多。”

    柳观星好奇的说道:“田地那边的水稻也差不多是八月左右成熟,到时候你忙得过来吗?”

    卫玠想起了什么,在拿出手机看了看后,说道:“这一个月以来,我们都没有再去过农场那里了,明天你和我过去一趟。”

    柳观星直接站了起来,爬过两人中间的桌子,好奇的看着卫玠的手机。

    “你看什么呢?”柳观星在看到卫玠看的是天气预报后,就更加疑惑了。

    卫玠收回了手机,解释道:“除了水稻之外,不是还种植了一些蔬菜吗?天气预报说这几天有雨,为了避免农作物受害,你明天过去吹吹风,把雨云弄走。”

    柳观星瞪大了眼睛,她的这个能力一直都是那来吹头发吹裙子用的,从没有想过还能驱雨!

    “是吗?我们明天试试吧!”柳观星觉得肯定要去试试,这个太有意思了!

    卫玠以前也没有用过这个能力,此时慢慢站起来,走到窗边的位置看着这个城市的上空。

    天空阴霾,大地沉闷。

    “过来试试,看看能不能把上面的云吹掉。”

    柳观星迅速走了过来,仰头看着那阴沉的天空。

    “看不到云啊……”柳观星眯着眼,始终是找不到那种大朵的云彩。

    卫玠不在意的说道:“试试吧,盲打,若是不行的话,明天咱们就坐飞机上去吹。”

    被卫玠这么说,柳观星就眯着眼,对着视野尽头的天空发动了超能力。

    呼风!

    在眯了几次眼后,柳观星很快就放弃了,“不行啊,一点动静都没有。”

    卫玠露出思考的神色,难道只能看到云朵之后才能吹?

    柳观星看着天空,很快就说道:“姐夫你的能力是下雨,你直接把雨都弄下来不就可以了~”

    卫玠伸出手在柳观星的脑袋上摸了摸,“你啊,不要这么太真,我把雨都落下来,那田地里的庄稼不就被水淹了?”

    卫玠让柳观星吹开云朵,就是为了防止大雨对农作物的损害。

    田地里的收成很受天气影响,太干了不行,一年不下雨的话田地里的庄稼基本上就要绝收。

    但是夏天的时候雨水太多也不是好事情,不仅会淹了庄稼,还会让种植和收获都受到影响,白白的烂在了地里。

    柳观星也不傻,就是没种过地,不了解一些基本的事情,在田地里也分不清楚水稻苗和青草的区别。

    “这样啊!早知道就问问系统有没有那种吸水的能力了!”

    柳观星想到这里,就露出了高兴的神色。

    “我是呼风,你是唤雨,我姐是润土和引云,就差雷电和火焰了!”

    卫玠无奈的说道:“系统早没了,现在这个就看我们的了,就算是没有超能力,也能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现在有了超能力之后,就不要再做天真的幻想了,就依靠我们现在的手段!”

    柳观星笑了笑,跟着说道:“那我们叫上我姐,把四周的云都聚集到水边弄下来不就可以了?”

    卫玠想了想,这确实是一个办法。

    “还是算了,我可不想你们和我都成为田地里的工具人,这种事情没必要。”

    柳观星迅速说道:“没事啊,闲着也是闲着,就当做好事情了,我们田地里的产出高的话,大家就有粮食可以吃了!”

    做好事……

    卫玠想着这个名为做好事的生意,现在即使是系统消失了,卫玠还是要去做好事情。

    为什么做好事?

    做好事可以提高自己的名声,让自己的企业发展更顺利。

    不论是明星、企业家、还是各行各业的人,在很多时候都要去做好事情。

    卫玠除非是故意为了否定而否定,不然必定是要做好事。

    做好事不是系统的强迫安排,是这个世界的潜规则。

    在别人需要你的时候,你为了自己的利益不顾其余人的死活,虽然不犯法,但会受到自己的良心和社会道德的谴责。

    系统从未蛮横的要求卫玠必须要做好事情,但是系统离开之后,卫玠突然发现自己还是绕不出一些规则的约束。

    “嗯,就是做好事。”

    卫玠叹了口气,露出解脱又不解脱的表情。

    即使是没有了那个大善人系统,卫玠为了更加安稳的生活,依旧是要维持一个善人的名头。

    柳观星又想到了别的事情,说道:“说起做好事情的事情,我打算抽取一部分利润给周围学校的学生们免费发放饮料,比如核桃和果汁类的饮料,就在夏天最热的一个月和冬天最冷的那个月!”

    “夏天是六月到暑假,发冷饮。冬天是过年前的一个月,给热乎的饮料暖暖身子。”

    柳观星说到这里,就又很兴奋的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冷饮就从冷库那边调,我打算再买几个专门给学校运饮料的运输车。”

    “热饮就把饮料送过去,再给每个学校安装一个专门热饮料的大号热柜!”

    “嗯,虽然是要花不少的钱,但我觉得很值得,这样可以在那些不使用知心聊的用户里建立口碑,让那些小孩子的童年都有我们这种免费的知心姐姐饮料喝!”

    “还有……”

    卫玠安静的听着柳观星的计划,脸上的表情认真又平静,用比听年度报告更加认真的表情倾听着。

    柳观星确实是在做好事情,她自己根本就不去思考什么好事不好事的事情,她只是觉得想做了,觉得做了这个事情之后会很开心,就去做了。

    柳观星正在兴奋的说着自己的计划,在看到卫玠露出微笑后,就迅速停止了发言。

    “你笑什么呢?我哪里说得不对了?”柳观星觉得卫玠是在笑她,立刻就气呼呼的看着卫玠。

    卫玠微笑着说道:“我发现我和你有着一些微妙的共同点,有些时候或许应该向你学习,比如做善事的时候。”

    麻烦的事情卫玠不去思考了,不管系统还是这个世界的一些风气规矩,卫玠怎么活是他自己的事情!

    “观星,走了,回家。”

    卫玠看了一眼头顶的天空,天空上的阴云已经被清风散开,大量灰色的云朵和附近那干净澄澈的天空慢慢的分离开。

    柳观星也看向了天空,在发现自己破开了这天空之后,就兴奋的喊道:“等等啊!再看会儿!我厉害吧?!唉!等等啊!”

    柳观星很快就追着卫玠跑了出去,自从卫玠腿脚好起来之后,柳观星就要小心看着卫玠才能不让这家伙跑掉。

    两人开车回家,卫玠负责开车,他这个月刚考下来驾照。

    残疾人的证书目前还没丢,毕竟上个月的时候卫玠还是坐在轮椅上,目前除了少数人,外界大部分还是把卫玠当一个残疾人看。

    卫玠也没有离开短沙,除了本地的官员之外也没有出席什么会议和新闻发布会,很是低调。

    柳观星系好了安全带,在卫玠开车离开公司的停车场后,就随意的说道:“姐夫,给我讲个笑话听听吧。”

    卫玠想了想,说道:“原本这个月我要登台领取全国杰出残疾人代表奖章的,都定下来了,结果因为我好了,省里就告诉我说,你别去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