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9034-45334697/

第一五四一章 好兄弟!
    就在六子几个人突然一惊时。

    踏踏踏踏!!

    就听到有脚步声,自监护病房传出来。

    “不好!!”

    六子大喊一声,当先奔着监护病房跑去。

    其他的两个人,对视了一眼,也跟着六子跑进去。

    咣!

    门开了。

    六子瞬间看到两个人影,就在不远处。

    “谁!”

    六子下意识喊出这一声。

    “噗!”

    就在这时,一把利器,直接扎到了床上。

    “我擦!”

    六子瞪大了眼睛,直接朝着那个黑影扑过去。

    就在这时,黑影旁边的另一个人,直接一脚朝着六子蹬过来。

    六子赶紧闪身,就在这同时,那个人又是一下,朝着床上扎下去。

    “我尼玛!”

    六子大喊着,直接扑向了那个人。

    “我去你的!”那人直接举着一把刀子,奔着六子身上扎过来。

    黑暗中,六子凭着感觉,身子迅速就是一闪。

    刷!

    一道锋芒,擦着六子的胳膊划过,瞬间划出一道血口子。

    此时,后面的那俩人也都跟着喊,“干什么的!”

    他们也只是助助声势,没有人真敢上前。

    此时,那两道黑影,也根本没管六子,跟着速度很快的踩着暖气片,上了窗台,跟着俩人迅速从二楼上跳了下去。

    “别跑!”

    六子还冲那两个人大喊。

    而此时,六子也已经看到,从外面一台黑色牧马人上,正快速跳下来两个人,直接奔着刚刚跳下去的那两个人跑过去。

    六子一转身,根本没管另外俩人,直接冲出了病房,直接奔着安全楼梯跑下去。

    当六子跑出来后,直接绕过了房山,冲向刚刚那俩人落地的方向。

    还没到跟前,他就看到两个男的被景三儿和蝎子俩人,架着上了车,其中一个,腿还一瘸一瘸的。

    “三哥!”

    六子直接跑到了景三儿的跟前。

    “就是他俩啊?”六子说着话,直接一脚踹在其中一个人的身上,“妈的,给老子胳膊都划破了!”

    景三儿瞅着六子,说道,“要不,待会儿,你给他放放血?”

    六子捂着自己的胳膊,说道,“没事儿,三哥你们就处理去吧!我就是看看这俩比长得啥样!”

    那两个人,个头都不高,穿的都是街上几十块钱,就能买到一件的夹克,长得很普通,身手还可以。

    这时,蝎子还使劲拧了下他抓着那人的胳膊“咔”

    啊!!

    那人疼得叫了一声。

    “你叫啥?我把你胳膊先撅折了,省的待会儿你折腾。”

    蝎子说道。

    六子一脸懵逼的瞅着蝎子,这都是什么逻辑啊……

    你这把他胳膊拧折了,他疼得不更得折腾了。

    不过,六子也顾不上这个,就冲景三儿一挑大拇哥,“三哥,你们这办法真棒!我这戏演的也不错吧?”

    “行了,这招也不是我想的。”景三儿说着话,将一个男的推上车。

    “那是谁啊?”六子问道。

    “聂远东啊,除了那个老鬼,谁还能想出这招啊。行了,你先回去吧!”

    “哦,行!”

    与此同时,医院外道边,一台黑色尼桑轿车内。

    子杰眼看着两个人被弄上车,直接掏出手机。

    “喂,人折了!”

    ……

    一台红黑相间的赛摩,停在了天香会所大门口。

    蚂蚱跨步下了赛摩,将头盔摘下,挂在车把上,直接快步进了会所内。

    会所的迎宾也早已经认识他了。

    见到他进来,还跟他客气的打了声招呼。

    “刚哥在哪屋了?”

    蚂蚱也象征性的跟迎宾打了声招呼,问道。

    “哦,刚哥应该还在香薰那屋。”

    “行。”

    蚂蚱应了一声,直接走进了过道。

    笃笃笃。

    几声敲门声过后,进来吧。

    里面传出了志刚的声音。

    蚂蚱拽开门,直接走了进去。

    “刚哥,你找我?”

    蚂蚱此时看到,屋内就志刚和一个女技师,女技师正在给他坐着SPA。

    “呵呵,刚哥还是好这口儿啊。”

    蚂蚱一笑,说道。

    志刚一边享受着,一边趴着对蚂蚱说,“刚才,大傻牛给我打电话了。”

    “大傻牛?”

    听到这话,蚂蚱瞬间一皱眉头,还明知故问的道,“他找你,有啥事啊,刚哥?”

    “呵呵。”志刚笑了一声,随后抬眼皮瞅着他,问道,“你是,真的不知道啊,还是假不知道啊。”

    蚂蚱一怔,随后问道:“他是为了他弟弟,大喳的事儿?”

    “没错儿,这老小子,都一把年纪了,还管这小孩的事儿,你说他是不是缺练啊。”

    志刚说着话,微微的眯起了眼睛,似乎是很享受的样子。

    “刚哥,你是啥意思啊?”

    蚂蚱试探性的问道。

    “呵呵,我啥意思?你说,我志刚纵横丰市这些年,我能干那把自己兄弟卖出去的事儿吗?”

    志刚一脸正气的说道。

    蚂蚱点了点头,“是,刚哥最仗义了,要不,我也不能一直就跟着刚哥你干啊!”

    “嗯,蚂蚱,你这说的是实话。”志刚挺满意的微微点了下头,“哎,大姐,这边来一点,诶,对咯……嘶舒服。”

    那啥,刚哥,那你找我来,是啥事儿啊?

    蚂蚱这时候还问道。

    “不是,这你怎么就不懂了啊,蚂蚱!大傻牛那边,以为有个小小项目,要跟我合作,就想让我把你交出去,我能办那事儿吗?”

    “啊,项目,啥项目啊?”蚂蚱问道。

    “没啥,也就一千多万的小项目。”志刚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啊?刚哥,你为了我,一千多万的项目,都不要了?”蚂蚱瞪着眼睛问道。

    “这叫事儿吗?”志刚一脸的理所当然,“那在我志刚的眼里,什么最重要?兄弟啊!那钱是王八蛋,没了可以再赚!”

    “兄弟,好兄弟,这辈子能有几个啊?对吧,你,蚂蚱就是我最好的兄弟,没有之一!”

    志刚的几句话,把蚂蚱都说得沸腾了。

    “刚哥,真的啊?”

    “那可不,我这么重用你,你还看不出来吗?”志刚淡淡说道。

    “刚哥,你跟我这么够意思,我就是给你干出血,我也乐意啊!”

    蚂蚱舔了下嘴唇,说道。

    “诶,干出血干什么啊,你是我好兄弟,我能让你干那事儿么,对吧?”

    “嗯嗯!”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