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9269-44762220/

第268章:皇帝退位!覆灭!
    “大周万胜!”

    “大周万胜!”

    大周京城的主要街道上完全人山人海,万众高呼。

    每一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兴奋,骄傲,激动,这些民众的情绪是真的。

    对于一个老牌强大帝国来说,民众的自豪感是一种奢侈品,但也是一种必需品。

    随着天衍中兴,大周的亿万子民的自豪感已经上升到了极致。然而万允皇帝登基这些年来,尤其是随着无主之地的战败,帝国遭受了一连串的打击,自豪感已经跌到了极致。

    他们太需要一场胜利了,这一次周离和敖玉的胜利就如同及时雨一般,激发了万民的荣誉感。

    “看到了没有?我大周拥有天下最好的民众。”万允皇帝道“他们的心还是和我们在一起的,对了敖玉,那位李华梅元帅呢?”

    云中鹤道“她已经回去了。”

    万允皇帝道“真是可惜啊,这是一位奇女子,朕却不能相见。”

    接下来,三个人一路闲聊,整整走了一个多小时,终于进入了皇宫。

    周离亲自搀扶着皇帝下了御冕。

    “走吧,我们三个人一起去见太上皇。”皇帝道“众臣先去光明殿。”

    “遵旨!”文武百官整整齐齐,先去了大殿。

    皇帝带着周离和云中鹤,一起去了乾安宫。

    今日的乾安宫喜气洋洋,而且宫门打开,见到周离和云中鹤后,侯尘老公公立刻拜下道“奴婢拜见皇帝陛下,拜见殷亲王,拜见怒浪侯。快,快,快进去吧,太上皇已经等得都心焦了,昨天大半夜就睡不着了。”

    进入乾安宫后,隔着老远就听到了太上皇爽朗的笑声。

    “儿臣参见父皇。”

    “孙儿拜见皇祖父。”

    “臣参见太上皇。”

    太上皇笑得合不拢嘴,分别拉着周离和云中鹤的手,不断道“好,好,好。”

    接下来太上皇仿佛也找不到什么话表示内心的欢快了,自嘲道“我这个人真是有些像猪一样啊,稍稍一养就肥了,你们看看,这不到一个月,我就重了十几斤了。”

    皇帝在边上笑道“之前太上皇因为担心你们两人,为你们绝食祈福,已经瘦得皮包骨头了,知道你们获胜消息后,这才恢复进膳,脸色这才好看了许多。”

    太上皇道“也是皇帝孝顺,每天都来陪着我的吃饭,让我也多吃了一些。”

    侯尘大太监道“太上皇,陛下,时间差不多了,应该启程了。”

    “对,对,对。”太上皇道“文武百官还在光明殿上等着我们了,走,走,走。”

    然后,皇帝和周离都弯腰。

    “太上皇,儿臣背您去光明殿吧。”

    “皇祖父,孙儿背着您去光明殿吧。”

    看着两个人同时弯腰,太上皇道“还是皇帝来吧,哈哈。”

    皇帝上前,将太上皇背了起来,朝着大殿走去。

    …………………………

    从今天入城开始,云中鹤就和周离一同进出,一起乘坐御冕,一起去拜见太上皇,这个时候作为臣子的他,又一起从殿后进入光明殿,这其实是很僭越的。

    周离马上就是太子殿下了,你敖玉这样做岂不是居功自傲吗?太过于跋扈放肆了。

    但是却没有人指出来,尤其是太上皇一党,更无一人这么觉得。

    因为谁都知道,现在就是刀光剑影,已经是太上皇和皇帝决战的最关键时刻,敖玉智计无双必须时时刻刻呆在边上,那些规矩也只能不拘小节了。

    进入大殿之后,太上皇坐在黄金宝座上,皇帝坐在右下首。周离和云中鹤都来到朝堂之上,找自己的位置站着。

    皇帝依旧和太上皇有说有笑的,但是满朝文武却没有一个笑。

    之前在城外的热烈,消失得无影无踪的,只有充满压抑的紧张。

    因为谁都知道,接下来的局面会是天崩地裂,将会彻底改变大周帝国的历史,甚至改变天下的历史。

    “太上皇有旨,有本奏来。”

    “臣有本!”

    内阁首相吴直出列道“殷亲王仁义果决,忠孝无双,先是拯救了浪州万民,天下万民无不交口称赞。这次又以少胜多,平息了镇海王之乱,消灭了十万海盗,拯救了天下万民,拯救了大周海贸,功高盖世。臣奏请太上皇,奏请皇帝陛下,立殷亲王周离为太子。”

    吴直的话刚刚说完,枢密院副使周连公爵也出列道“臣附议。”

    老梁亲王颤颤巍巍站起来,道“臣附议。”

    吏部尚书,兵部尚书,刑部尚书等等二百多名官员躬身拜下道“臣附议,请太上皇和皇帝陛下,立殷亲王为大周帝国太子。”

    这是大朝会,有七八百官员参加。

    二百多名官员推举周离为太子之后,接下来又源源不断有人站出来,躬身拜下道。

    “臣附议!”

    站出来的人越来越多,最后超过一半的官员全部站出来了。

    皇帝脸上带着笑容,但是心中却已经一片冰寒。

    之前朝中可是有三分之二的官员支持他这位皇帝的,经过了这一战后,又有一批人改变了立场,转而效忠太上皇和周离了。

    太上皇没有出声,仿佛在等,也仿佛是在给文武百官机会。

    都这个时候了,你们要站队的话,就要抓紧了,错过了这次机会,就没有下一次了。

    果然,又陆陆续续有几十名官员站出来,跪下奏请立周离为太子。

    现在差不多了,不用等了,该表态的都已经表态了。

    太上皇笑道“皇帝,你怎么看呢?”

    皇帝道“儿臣请父皇乾纲独断。”

    太上皇道“之前的事情,我还能乾纲独断,比如平叛镇海王。但现在这是立太子啊,当然需要你这个皇帝开口了。”

    皇帝道“周离孝顺,仁义,果决,儿臣之前就非常器重他。无主之地战败后,就是想要再磨练一下他。如今磨练也够了,他也可以承担起重任了,确实可以立为太子了。”

    太上皇道“那这个旨意你来下吧。”

    皇帝道“父皇,立太子是国之大事,需要祭宗庙,行大礼的。”

    太上皇道“这种事情,一是要庄严,而是要从简,先把旨意下了,之后在去祭天,祭列祖列宗。”

    皇帝道“儿臣遵旨。”

    然后,皇帝朗声道“拟旨,册封殷亲王周离为我大周太子。”

    片刻后,大宦官侯正捧过来了新的龙袍,新的王冠,为周离换上。

    太子的袍服也是龙,但也可以称之为蟒,上面绣着的是金龙的模样,只不过是四个爪的,但也已经是金黄色的了,和群臣区分开来,从服装上已经和皇帝相似了。

    皇帝是君,太子是少君。

    换好了全新的金袍,金冠之后。

    文武百官整整齐齐跪了下来,高呼道“参见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太上皇道“来人,添一张椅子,放在朕的右边。”

    大宦官侯尘搬来了一张椅子,放在太上皇的右下首,比皇帝稍稍往下一些。、

    太子周离跪下道“皇祖父,孙儿岂敢?还是站着的好。”

    太上皇道“要是寻常时候也由得你,但是今天不行,你还是上来坐吧。”

    太子周离不敢违抗圣命,又进行了一次三叩九拜,然后这才来到太上皇的右边坐了下来。

    所有人见到这一幕,顿时有些难以呼吸。

    大周立国以来,有过这样的例子吗?上面坐着三个君?

    之前有过两次太后摄政,因为皇帝还小,所以太后抱着皇帝坐在黄金宝座之上。

    但是一下子坐了三个人,真是前所未有。

    立太子了,本应该是欢喜之意,但朝堂上的气氛没有任何喜庆,反而变得更加凝重压抑。

    因为所有人知道,立太子仅仅只是第一步。

    接下来逼皇帝退位,才是真正的天变。

    大家都长了眼睛,京城之内有十几万大军,如临大敌一般,把守每一处城门。

    这一个月时间内,京城每一天都在宵禁。

    而且皇宫之内的守卫一下子多了两倍,从一万变到三万。

    再看太上皇一边,鹰扬将军,澹台镜将军,李铁心将军全部都全身甲胄,率领着近两万大军就在皇宫之外不远处。

    不仅如此,敖心大帅全身甲胄,手握银枪,也在皇宫之外矗立。

    完全是内战一触即发的架势。

    今日太上皇逼迫皇帝退位会发生什么?

    皇帝掌握着十几万大军,会心甘情愿退位吗?如果不愿意退位,那会不会立刻爆发内战?

    京城会不会血流成河?

    天变,随时都会降临!

    皇宫内外,气氛已经紧张到了极点,仿佛一点点火苗,就会引发滔天大火。

    ………………………………

    太上皇道“好了,如今太子也立了,就可以说说另外一件事情了。”

    来了,来了,所有人耳朵竖起,全身的皮肤都紧绷了起来,头皮也开始发紧。

    “大约是四个月前了,也就是在这个朝堂上,也是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太上皇道“我和皇帝有了一些分歧,诸位臣工应该还有印象吧。”

    “臣有印象,记忆犹新。”内阁首相吴直道。

    太上皇一党纷纷出列道“臣记忆犹新。”

    “是啊,记忆犹新,仿佛就在昨日。”太上皇道“当时我觉得应该去平叛镇海王,不应该妥协。而皇帝却认为应该和谈,不该去平叛。接下来的话,朕就不说了,免得失去了大周朝廷的体面。”

    之前十万火急的时候,太上皇说出了这一战若败,我便自尽于天下的话。若是获胜,你这个皇帝就不要当了。

    但此时大获全胜了,就不应该说出这么激烈的话了。

    太上皇道“皇帝啊,我之前批评过你。说你内残外忍,说你不能容人,等等等等。”

    这话一出,皇帝立刻从位置上起来,走下台阶,跪了下来。

    “这些话,都不说了。”太上皇道“今日你做得很好,你带着文武百官去迎接立下功勋的将士们,你组织了京城万民,激励了我大周的士气,这很好。”

    皇帝叩首。

    太上皇道“体面很重要,我们毕竟是传承了几百年的王朝了。再往前一千多年,我们也是大炎皇朝的王族,所以父子之间,不要弄得那么吓人,也不要让后世的史书写得很难看。”

    “皇帝,你在位差不多十年了吧。”太上皇忽然问道。

    万允皇帝道“父皇,儿臣继位十年了。”

    “十年了。”太上皇道“十年时间也不短了,我大周立国几百年来,在位十年的皇帝也不算很多。这十年的功过是非呢,我说了不算,你说了也不算,要让后世人说了才算。但至少这一场胜利,是属于皇帝的。后世人记载,万允皇帝拯救了浪州万民,并且平息了镇海王之乱。”

    万允皇帝泪流满面道“儿臣惭愧。”

    太上皇道“我不逼你,皇帝。但是天子是金口玉言,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是落地生根的,不是吗?”

    这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皇帝。

    最关键时刻终于来了,天崩地裂的时刻终于来了。

    太上皇逼皇帝退位了,皇帝陛下究竟会不会答应呢?

    此时京城十几万大军,可都在皇帝手中,帝国的大军,更是大部分都在皇帝一系手中。

    “启禀太上皇,臣有本。”忽然一个出列。

    所有人心脏猛地一跳,因为这个跳出来的是司天监正。

    太上皇道“司天监啊,你说。”

    司天监正道“启禀太上皇,臣昨夜观天象,发现天狼耀青光,北斗星南移,只怕是上天对我大周之警示啊。”

    所有人不由得吐槽,之前敖玉玩这一套,现在你司天监正也要玩这一套了。

    司天监正道“请问太上皇,这是要逼迫皇帝陛下退位禅让吗?陛下没有重大过失,却要无故退位,只怕引起天大祸端,引发天谴啊。”

    这话一出,司天监的大部分官员整齐跪下。

    “皇帝陛下重大过失,逼迫退位,只怕引发天谴。”

    “太上皇三思啊!”

    然后内阁次相,林弓宰相,两位枢密使,三个尚书,几百个文武官员,全部整整齐齐跪下。

    “太上皇三思,不要逼皇帝陛下退位啊,恐有天谴啊。”

    正好是一半对一半。

    一半人站着一动不动,另外一半人坚决不同意皇帝退位。

    与此同时,外面的守卫军队,握紧了手中的兵器,本能地紧张起来,准备战斗厮杀。

    对于部分官员来说,保皇帝就是保他们自己的权势性命。

    场面陷入了僵持之中,仿佛已经处于内战的边缘。

    太上皇道“皇帝啊,你自己看呢。”

    所有目光,再一次凝聚到皇帝的身上。

    万允皇帝跪下叩首道“父皇,儿臣愿意体面,儿臣愿意退位。”

    这话一出,所有人震惊,尤其是皇帝一党的官员,彻底惊呆了。

    这……这是啥意思?皇帝陛下竟然就这样投降了?这完全不符合他的性格啊。

    “陛下,万万不可啊。”

    “陛下,您无罪而退位,只怕引发天谴啊。”

    “陛下啊,您不能只顾自己的名声,还要顾及天下,顾及大周朝廷啊。”

    顿时,司天监正,还有上百名官员跪下去。

    “陛下,收回成命啊,如此乾坤颠倒,三皇并立,小心天谴啊!”

    这话一出,所有人心脏猛地一抖。

    三皇并立?

    这句话就惊悚了啊,也是大周立国几百年以来前所未有局面。

    之前二皇并立,就已经是天翻地覆了,如果皇帝禅让给周离太子,那三皇并立,大周岂不是支离破碎啊。

    天上有三个太阳,那岂不是世界末日?

    “陛下,收回成命,三皇并立,祸乱之源啊!”

    几百名皇帝一党的官员在有人带头之下,纷纷高呼。

    皇帝双目含泪,道“我既是皇帝,也是儿子,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父皇,诸位臣工……”

    皇帝后退几十步,来到了大殿的正中间。

    他运起了全身的真气内力,准备雷霆时刻的到来。

    在千人瞩目中,万允皇帝缓缓摘掉了头顶上的皇冠。

    这一切显得那么庄严肃穆,如同电影慢动作一般。

    然后,万允皇帝又脱去了身上的龙袍。

    所有人更加惊诧,皇帝陛下您来真的啊,您真退位啊。

    最后,万允皇帝缓缓跪下,道“太上皇,儿臣愿意退位,禅让于太子,并且出家为僧。”

    这话一出,天崩地裂。

    皇帝终于正式退位了?!

    然而就在此时!

    皇帝内心却在倒数,充满狰狞残忍的倒数,他目光望着黄金宝座上的太上皇,还有太子周离。

    这一个是他的父亲,一个是他的儿子。

    马上就要被炸得粉身碎骨了,作为皇帝就是孤家寡人,就是要无父无子。

    父皇,您千万不要怪我啊!

    五,四,三,二,一……

    此时司天监正高呼道“乾坤颠倒,要发天谴,要发天谴啊……”

    与此同时。

    “嗖嗖嗖嗖……”

    外面传来了一阵阵呼啸声,十几颗燃烧的陨石在天空划过一道曲线,猛地砸入光明殿的屋顶。

    “砰砰砰……”

    一阵阵巨响,十几个陨石猛地砸穿屋顶,砸入殿内。

    “护驾,护驾!”

    “保卫太上皇,保卫太上皇。”

    而这个时候,万允皇帝猛地站起,朝着皇位冲过去道“保卫父皇,保卫父皇。”

    “轰轰轰……”一阵猛烈的爆炸。

    黄金宝座之下,猛地炸开。

    一团火焰升起,无尽的浓烟。

    所有人肝胆欲裂,完全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

    满朝文武,纷纷趴在地上。

    “护驾,护驾,护驾……”外面的武士,纷纷冲入进来。

    更多的军队,朝着光明殿冲了过来,一时间整个皇宫地面剧烈颤抖。

    ……………………………………

    足足好几秒后。

    司天监正道“天谴啊……天谴发生了。”

    这是天谴?不要开玩笑了,你把群臣当成傻子吗?

    上一次敖玉的天谴,那可是大灭日,太阳都消失了,天地一片黑暗。而且那些流星是从空中飞来的,真正的天降陨石。

    而你这一次天谴,陨石分明是从不远处砸过来的。

    而且皇位爆炸,这……这分明就是月亮火啊。

    但是……那又怎么样?

    这样惊人爆炸之下,太上皇被炸死了,太子周离被炸死了,皇帝一人独大,乾坤独掌,说天谴那就是天谴。

    然后,几百名官员纷纷跪下高呼道“天谴啊,天谴啊。”

    “皇帝陛下,请立刻收回成命,不可逆转乾坤啊,否则更可怕的天谴就在眼前了。”

    “皇帝陛下,收回成命吧。”

    “皇帝陛下,重新戴上皇冠,穿上龙袍吧。”

    几百名官员对着皇帝纷纷叩首。

    然而,此时皇帝却化身为天大的孝子,朝着黄金宝座上扑去。

    “父皇,父皇……”

    “太子,太子……”

    皇帝嚎啕大哭,手脚并用,终于爬了过去。

    足足好一会儿后,烟雾散去了。

    所有人都看到了,黄金宝座那一面墙都炸塌了,屋顶和都塌了。

    太上皇和周离太子连同黄金宝座都被埋了,完全看不到身影,彻底被埋了。

    这废墟上面还有一只通红的陨石。

    依旧是一副天谴的假象,只不过太刻意了,现在陨石依旧烧得通红?

    皇帝扑了上去,拼命地用双手挖断壁残垣。

    “父皇啊,父皇啊,你千万不要吓我啊,上天保佑我父皇,安然无恙啊。“

    “周离,周离,你千万不要让为父白发人送黑发人啊。”

    整个朝堂上,只听到皇帝一个人的啼哭声,所有人内心都在颤抖。

    太狠了,太狠绝了。

    航地竟然用天谴杀父杀子,大周立国几百年来,还没有见过这么狠绝的皇帝吧。

    难怪皇帝刚才会公开退位,就是为了引发所谓的天谴啊,这样一来接下来他又可以借上天的旨意,重新复位了。

    这一遭太厉害了,究竟是谁出的这个计策啊?

    敖玉,你输了!

    你没有想到皇帝陛下会如此心狠手辣,朝堂之上公然炸死太上皇和周离吧。

    如今大周还有谁能和万允皇帝抗衡?失去了太上皇,失去了太子周离,你敖玉死无葬身之地了。

    见到这一幕,哪怕是皇帝一党的官员,都觉得浑身冰凉。

    “父皇啊,父皇啊……”

    “来人啊,快来救我父皇啊,救太子啊……”皇帝嚎啕大哭,双手拼命挖着断臂残垣,很快双手血流如注。

    这一幕,简直是天下第一大孝子啊。

    但是所有人看到这一幕,都觉得不寒而栗。

    很快,无数人的目光中,皇帝真的挖到了太上皇,他被埋了。

    “父皇,父皇,您千万不要有事啊。”皇帝大哭,发了疯一般,压在太上皇身上的木头砖块推走。

    所有人看得清清楚楚,太上皇身上到处都是血迹,而且拼命张开双臂,将太子周离保护在身下。

    这舔犊之情,简直感天动地。

    但是,两个人都已经一动不动了。

    “父皇啊,父皇啊,你醒来啊,你醒来啊……”皇帝大哭,抱着太上皇,用力地摇晃着。

    “太医,太医,快来救父皇啊,救太子啊……”

    所有人心中颤抖,这么惊人的爆炸,根本没救了。

    太子还好,因为被太上皇紧紧保护着,所以身上血迹还不多。

    而太上皇全身都是血,看上去无比惨烈惊人,这种情形之下,早就死了。

    “父皇,父皇啊……”皇帝又在满朝文武面前,上演了呕血大戏。

    然而,接下来更加毛骨悚然的事情发生了。

    应该已经炸死的太上皇,竟然缓缓坐了起来。

    这……这……这是诈尸了吗?

    这样的爆炸之下,太上皇竟然没有死,全身鲜血淋漓,竟然依旧没有死?

    坐起来的太上皇,朝着皇帝淡淡道“皇帝,你做的好事啊,你这辈子就真的摆脱不了弑君杀父了吗?”

    见到坐起来的太上皇,皇帝浑身颤抖战栗。

    真的如同见了鬼一般,整个脑袋彻底要炸裂了。

    整个人的魂魄,几乎瞬间溃散。

    这……这……这光天化日之下,要见鬼了,要见鬼了。

    这样太上皇都没有死?!老天爷啊,你这是在玩我吗?

    现在应该怎么办?怎么办?

    之前聪明绝顶的皇帝,脑子里面终于做出了最疯狂,最强烈的冲动。

    朕不要智慧,朕也不要理智了,朕要杀人,杀人!

    一不做,二不休。

    反正他万允皇帝武功如此之高,几乎不亚于敖心的强大。

    一咬牙,猛地一掌朝着太上皇劈了过去。

    弑君杀父,看来要朕自己亲自动手了。

    啊!啊!啊!

    朕想要这样做,已经很多年了。二十年前,三十年前,朕就想要这样做了。

    如今终于如愿以偿了。

    哈哈哈哈哈!

    朕今天亲手杀了你,之前许多次弑君都失败了,今天朕亲自动手,总不会失手了吧。

    这一刻,万允皇帝真的是疯狂了,他的心智已经被太上皇折磨得要崩溃了。

    随着皇帝的疯狂一掌。

    太上皇枯瘦的身体猛地飞了出去,狠狠砸在墙壁上。

    全场彻底惊骇,文武百官不敢置信望着这一幕。

    皇帝,你疯了吗?你彻底疯了。

    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弑杀君父?你这是要天打雷劈的啊。

    当场弑杀君父,这就成为禽兽,成为魔头了。

    皇帝武功这么高,太上皇瘫痪依旧,年迈体弱,这一掌下去,还不是五脏六腑全碎,死得透透的吗?

    然而……

    惊悚的一幕再一次出现了。

    被击飞出去的太上皇又缓缓做了起来,那个枯瘦得如同稻草的身体,竟然如此坚韧?竟然再一次站起来了?

    不,他不仅仅坐了起来,还缓缓站了起来。

    怎么回事,太上皇不是瘫痪了,不是已经是废人了吗?

    然后,太上皇竟然朝着皇帝缓缓走了过来。

    这一刻,让所有人都毛骨悚然,魂飞魄散。

    太上皇既然能走?!

    就连皇帝也完全惊呆了,几乎全身瘫软。

    天衍皇帝浑身鲜血,来到皇帝的面前,缓缓道“逆子啊,你还真是丧尽天良啊。朕一直给你机会,一直不愿意骨肉相残,一直想要给你一个体面,岂料你如此禽兽不如啊。”

    “从今以后,我大周帝国没有你这个皇帝,我大周的族谱上,也没有你这个人,我大周的皇陵,也没有你的位置!”太上皇寒声一字一句道。

    然后,天衍太上皇手掌在皇帝后颈上轻轻一拍。

    万允皇帝没有丝毫抵抗之力,直接瘫倒在地,如同死狗一般,一阵阵抽搐。

    ……………………………………

    注终于写完了,月票非常紧急,诸位恩公托我一把,糕点千恩万谢,给您叩首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