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9313-46240775/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急转直下
    且说世间合道的方法有很多.xllgz.co

    多种方式里最为常见的是“明悟合道。”

    明悟合道顾名思义,乃是修士化灵之后苦修悟道,待道意达到了那个境界,心境通达,便可尝试合道,求得是“自然”二字。

    不过这明悟合道的弊端也尤为明显,就是其中所耗的时间极长,几乎是以万年来计,任凭悠悠岁月流逝,我自不理一切世事。

    同时还有一种较为常见的方法是“以力合道。”

    选择以力合道的修士大多是法力深厚,道意却是达不到那个境界,故而便需靠用一些阵法丹药之类的外力辅助自身,从而破开大道压制,引出一缕大道融入自身,已达合道须弥的目的。

    以力合道的弊端也极其明显,乃是一个逆天之举,合道之时稍有不慎便是身陨道消的下场,过程远没有明悟合道来的轻松,危险程度也比明悟合道高出了百倍不止。

    而季辽选择合道的方式与其上两种都不同,而是一种极为罕见的“以法合道。”

    以法合道乃是事先需要修士修炼一种合道功法,从而引下大道融合自身。

    这合道功法并不难寻,不算珍贵,不过却与化道之术一般有着高低之分,拙劣之法数不胜数极难辨认,搞不好便会导致合道之后法力削弱,甚至会合道失败,使用起来极其麻烦。

    然而这还只是其次,以法合道最为致命的弊端那就是不可控。

    明悟合道与以力合道都是在修士可控的范围之内,而以法合道则是不然。

    修士当先修炼了合道之法,而修炼完成后合道之法便会一直压制在修士体内,直至修士道意触到一个临界点,体内的合道之法便会立即暴起,直接使修士进入合道状态。

    要知道,修士每突破一个大境界都是舍命一搏,稍有差池便是粉身碎骨,那就更别说化灵突破须弥这个大境界了,而这突然暴起完全不受控制的方法,无异于在刀尖上跳舞,又有哪个修士敢尝试以这种方式合道啊,而这也正是突破须弥的合道之法,还没有化道之术珍贵的原因所在。

    不过虽是有着极大的弊端,但优点也极为明显。

    以法合道者引出的大道内蕴的大道之力要远超其他方式,哪怕是以寻常的合道功法合道,修士所感悟的道意也远比以其他几种方法合道之人强上数十倍。

    季辽在前往初生界时得到了大逆天尊留下的天逆合道法,入道以来季辽一直受着大逆天尊的指引修炼,也是如此他才能用仅仅数千年的时间便修至了化灵境界,所以他虽知以法合道的凶险,却还是毫不犹豫的修炼了天逆合道法。

    在天击山的两百余年间,季辽为防止天逆合道法突然暴起做了许多准备,在秘境里得到轮回道果时,他本以为他的轮回道意提升会引动天逆合道法,却没想到并没有,而是在他杀了华云,明悟了起点终点这个道理时天逆合道法突然暴起,却是打了他个措手不及,让他此前的一切准备都白费了。

    “嗷”

    体态足有千丈的白凤,拖着曼妙的翎羽在虚空中展翅长鸣,随后便听一声轰隆隆的雷鸣炸响,白凤的双眸之中陡然喷射出两道盛烈的雷霆,滚滚而出包裹了他的全身,赫然已与大道完美融合。

    “轰”

    下一刻,却见千丈白凤猛一振翅,恐怖的滔天电弧猛然四溢,霎时间化作了滔天雷海,弥散了天幕,展现着它那无与伦比的磅礴威压。

    “成了!”婉素心嘟着精致的小脸,兴奋的叫了一声。

    见那只千丈神凤脱离了大道吞噬,此时展现出万千身姿,婉素心当即明白季辽已与大道完全融合,却是在她的面前活生生的诞生了一个须弥境的修士,这种体验过于梦幻,乃是许多修士毕生都经历不到的,她又怎么可能不兴奋啊。

    千丈神凤放眼看向了天际,庞大的神识顿时散开,方圆七十余万里所有的景象尽数出现在他的脑海,却赫然正是只属于须弥境修士的庞大神识。

    季辽也没想到他会这么突然的合道须弥,但以法合道要的就是没有准备,要的便是刺激。

    天逆合道法引下的大道乃是逆之道意,季辽虽与逆之轮回融合,但仍只是初窥门径而已,想要精深那还不知道要用多少时间参悟呢。

    不过,好在参悟逆之轮回的同时对顺之轮回的感悟也会增加,也就是说参悟顺之轮回不一定能参悟逆之轮回,而参悟逆之轮回的却能顺带着把顺之轮回给参悟了,如此便省去了季辽诸多心力。

    “呵呵呵,想不到会如此顺利。”季辽心里轻语。

    引下逆之轮回,天道对两者都有极大的牵制,季辽清楚如不是他以三百根仙骨化灵,身惧不灭道体,在加上他灭世者的身份的话,那这次合道怕是就得失败了。

    雷光消退,缩回了季辽体内,季辽在虚空中幻化回了人族模样。华夏中文

    数个时辰前季辽还是化灵境界,而数个时辰之后季辽已是不可以同日而语,栖身须弥境界,同时瞬间便登临须弥境至强之列。

    二者虽是同一人,但却是天壤之别。

    季辽看着那裂着一条缝隙的天幕,一双眸子微微晃动。

    “终点不代表结束,而起点则不代表新生,这是轮回的变幻吗?”季辽嘴唇微动低声说道。

    “轰”

    正当这时天地间猛的传出了一声巨大的轰鸣,无限大的裂天仙谷轰然一震。

    季辽猛的收敛思绪,回眼看向了能量光罩。

    却见能量光罩在大地正中剧烈摇动,其内的能量风暴已然肉眼可见,在其中飞速穿梭,向着光罩的光壁疯狂撞击。

    而那能量光罩在这一次次的撞击之下,摇动的愈加剧烈,显然已经镇压不住其内的能量了。

    “怎么可能!”见到此幕,季辽惊呼了一声。

    这能量光罩不知在这里屹立了多少岁月,这么多年下来这能量光罩都相安无事,怎么在他刚刚突破须弥就支撑不住了呢。

    初见能量光罩时季辽便用金精灵目探查过其内蕴含的能量,当时季辽便看出这里面的能量足以摧毁整个裂天仙谷,这能量光罩若是此时炸开他季辽根本就无处可逃,哪怕他是须弥境的修士,在这狂暴的能量之下那也难逃被轰成渣渣的结局啊。

    季辽立即想到了两世洞天,可若是裂天仙谷被轰的爆碎,鬼才知道这裂天仙谷还会不会存在,万一此地化成了一片虚无,那他便有被丢进虚无的危险,所以藏身两世洞天也不是个万全之策,然而一旦这能量光罩炸开,整个裂天仙谷根本没有他季辽藏身之地啊。

    形势急转直下,季辽的额头瞬间浸满了细密的汗珠。

    “咔”

    忽然间就听一声咔嚓巨响传来,一道裂隙在光罩的底部撕扯开来,急速蔓延,瞬间便是拉开了千丈有余。

    早已狂暴的能量顿时找到了宣泄口,在那裂隙中狂喷而出,向着外界疯狂倾泻。

    能量爆发,犹如一把利刃瞬间直射数百万里,所过之处留下一道足有数十万长的沟壑,就连那黄土也是化为了齑粉。

    “不好!”

    季辽一惊,当下也是顾不得其他,身形一扭消失在了虚空,下一瞬百里之外的婉素心身侧光芒一闪,季辽的身形立时闪现而出。

    季辽也不多说,一手按在了婉素心的后脑,再一次封堵住了婉素心的五感神识,而后对着虚空一点,两世洞天的入口再次现了出来。

    管他这里会不会化成虚无,管他会不会被困在两世洞天里,当务之急还是保命要紧。

    季辽一提婉素心的肩头,直接把婉素心给送了进去。

    他刚想跟着进去的刹那,他的神识之中忽的出现了一枚萦绕着万千灵光的宝珠。

    季辽动作顿时一停,皱眉看向了远处虚空,就见在那能量光罩里,一枚宝珠正无视其内的狂暴能量,缓慢的向着光罩一处飘飞而去。

    “嗯?”季辽轻咦了一声,他一双眸子猛然晃动了两下。

    要说这裂天仙谷的等阶之高远超常人想象,这一点仅凭随处可见的仙骨便可见一般,而这中心区域的能量光罩更是从没有人踏及,就连他手里的灭劫剑也是张之初在这光罩外围捡来的,如此来看,这中心区域内的每一件东西都是惊天的宝物。

    而那光罩里挤压的能量足以毁灭裂天仙谷,那一枚珠子却是完好无损的在其中飘飞而行,这意味了什么。

    季辽又是看了一眼光罩上飞速扩大的裂隙,猛一咬牙,直接把两世洞天的入口合了起来,身形一闪向着那枚宝珠飞了过去。

    “玉菩提:开启了第九卷‘季灭挽歌,’完本已经提上了日程,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