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9313-46241100/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爆碎爆碎
    季辽神识锁定着那枚萦绕着万千灵光的宝珠,向着那里狂飙而去.kbkw.co

    就当他刚刚越过光罩上的裂隙之时,就听呼的一声巨响骤然响起,却是那裂隙撕裂的速度陡然加快,汹涌狂暴的能量立时倾泻,扇面般激射千百万里,直接把这天地分成了两半。

    劲风狂扫,能量喷涌。

    季辽的身形在虚空中一个踉跄,竟是险些给这能量余波带飞了出去。

    季辽此时已然达到了须弥境界,初入秘境时的他完全不能与现在同日而语,而在能量风暴里他以化灵修为还能勉强支撑,现今都已须弥了,竟是在这能量的涟漪中站立不稳,由此便可见这喷涌的能量到底恐怖到了什么程度。

    季辽稳住了身形,撇眼看向了身后。

    就见光罩上的裂隙急速蔓延,此时已然到了光罩的另外一侧,显然在过不了多久这个光罩就要镇压不住其内的能量了。

    大地摇动,虚空震颤,这一刹那整个裂天仙谷随着这能量的倾泻狂摇不止,却是天塌地陷恍若末日降临。

    季辽只是略微一扫便收回了目光,神识锁定着光罩里那枚萦绕着万千灵光的宝珠,而后便是绕着光罩外围,向着宝珠飞遁的方向拦截了上去。

    正所谓人有多大胆就有多大铲,若是换作旁人此时怕是早已慌了手脚,早就不管一切躲进了两世洞天里了。

    而季辽这一生向来大胆,此时虽是天崩地裂,但他反而越加冷静起来。

    看着那枚宝珠季辽猜测其内必然有什么秘密,搞不好这稳固多年的能量光罩就是因它而碎的,同时那枚宝珠极有可能是他这次逃出生天的关键所在。

    能量光罩的裂隙急速撕裂,已然绵延光罩数千里,向着两侧分了开来,其内挤压的能量如有实质,幻化成了水夜般的斑斓灵光,在那裂隙里涌动不休,只待这光罩彻底撕裂便要喷薄而出,将这裂天仙谷轰成齑粉。

    能量喷涌,四溢漫天,只是倾泻一丝丝能量便让身处其中的季辽惊骇不已。

    季辽还是小看了光罩里挤压的能量,凭借现在来看莫说是他了,就是后天真灵乃至先天元灵境的老怪物在这里也得引恨啊。

    季辽脸色冷肃,一滴汗珠在他额间滚落,全力向前狂冲。

    萦绕着万千灵光的宝珠在能量光罩里缓慢飞遁,没过多久便到了能量光壁之下,微微一颤,便是如若无物的直接在能量光壁上洞穿而过,向着被灵光包裹着的子期尸身飘了过去。

    不知是否是被劲风刮动,就见子期的头颅一歪,面向了飞来的宝珠,那脸上好似隐约间现出了一抹笑意,而后就听啪嗒一声,子期的红唇上下一分竟是诡异的张了开来。

    那枚宝珠飘忽而动,笔直的向着子期的嘴巴飞了过去,不过几息的时间便到了子期的红唇边缘,向着其内一飘而去。

    而就在宝珠将要落尽子期嘴里的刹那,子期尸身周围的虚空忽的一荡,一圈涟漪立时扩散而开,接着就见一只大手在那涟漪里猛然探出,却是后发先至,一把便把那宝珠给握在了手里。

    随后,虚空中的涟漪一震,一道光芒立时飙射,略微一凝,现出一个人来,却不是季辽又是谁来。

    “啊”

    就听一声好似九幽厉鬼的嘶吼响起,忽的在这片天地萦绕而开,传遍了裂天仙谷每个角落,霎时之间无限大的裂天仙谷山河崩裂,所有的一切尽皆爆碎。

    季辽只感这声音震耳,冲击着他的神识,身子一个摇晃,哇的一声大吐一口鲜血。

    还不等他反映,一股磅礴无比的毁灭之力在他灵海轰然爆发,他那坚固的灵海在这力量之下根本不堪一击,瞬间爆炸开来,灵力顿时不受控制的向着他体内狂飙,接着便听一声声咔咔咔骨裂的脆响在他体内响起,季辽身子阵阵抖动,体内所有的骨骼尽皆爆碎。

    灵力再也压制不住,季辽的肉身陡然臌胀而起,嘭的一声直接在虚空爆裂而开。

    血雨落下,漫天纷飞。

    而下一刻虚空里传来一声冷斥。

    “逆”

    一声落下,虚空忽的一震,一圈涟漪荡漾而开,旋即就听一声高亢的凤鸣响彻了天地,一只体表缭绕着澎湃电弧的千丈雷凤在那涟漪之中一冲而出,却赫然是季辽的凤族本体。

    “嗷”

    雷凤一出,在虚空之中猛一振翅,澎湃四溢的电弧顿时如海潮般疯狂倾泻。

    季辽惊骇,那只是一声怒吼,却蕴含着无尽的毁灭之力,而以合道须弥道基坚固的他在那毁灭之力下根本就不堪一击,肉身瞬间崩裂,好在他参悟了逆之轮回,将死之际调转了时空,正是逆之轮回的涅槃之术,险之又险的躲过了这一劫,保住了这条性命。

    雷凤再虚空中振翅狂舞,嘴巴一张再次爆出一声咆哮。

    “嗷”

    却见它巨大的嘴巴里闪着一点莹亮霞光,赫然是那枚万千灵光缭绕的宝珠。

    “啊”

    就听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呼声在宝珠里传来,子期的面孔再次在宝珠里显现,此时她绝美的面容满是狰狞,那嘶吼里蕴含着无尽不甘。

    季辽看着下方子期的尸身,旋即就见子期的双脚现出了一道道裂纹,蛛网一般急速蔓延,转瞬间便是爬满了全身。

    “轰”

    子期身下的大地轰然一震,仿若被陨星砸落一般扩散而开,恐怖的轮回之力与毁灭之力瞬时在子期尸身的裂纹里倾泻,直冲向了天地八方。

    季辽身化的雷凤真身首当其中,顿时被这力量撞了个结实,根本就无法反抗,瞬息间便被这能量顶出了数万里。

    “怎么可能,轮回与毁灭两种道意怎么会在同一人体内。”季辽勉强稳住了身形,振翅一声怒吼。

    “啊”

    宝珠里子期的嘶吼仍在持续,可听出其内那无尽的怨念。

    季辽身形一扭,现出了人族形态,微一张口,那枚宝珠立时飞了出来,落在了季辽的掌心。

    季辽盯视着其内子期那狰狞的面孔,冷哼一声,“不管你是谁,现在你都得听我的。”

    说罢,季辽手上灵光一闪,向着那宝珠之内一灌而入。

    嗡的一声颤鸣,宝珠顿时绽放耀眼灵光,其内子期的面孔随之消失,与此同时一道柔白的光幕释放开来,直接把季辽包裹了进去。

    而就在季辽刚刚做完这一切,能量光罩的裂隙已然撕扯倒了光罩的另外一端。

    “轰!”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响起,无尽的滔天能量轰然四溢,在这一点爆发,瞬间便是扩散了数千万里。

    所有的一切尽皆爆碎,大地直接下探无数万丈。

    “轰!”

    又是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传来,却是光罩中心那端坐大椅的女子肉身炸裂,一股比能量光罩里的能量更为恐怖的能量爆发开来,化作了无尽冲击扫荡向了天地。

    这一刻虚空扭曲,那无尽虚空仿若面团一般被揉捏成了无数的形状。

    “轰!”

    子期的尸身在这时也炸裂开来,与那女子一般无二的能量再次倾泻。

    接连被这能量冲击,裂天仙谷的大地直接被打穿了,化作了无数碎片纷飞了出去,恐怖的能量向着虚空中的那道裂隙倾泻,却是把那道裂隙撑大了数万倍。

    虚空炸裂,裂天仙谷开始爆碎,嘭嘭嘭的撕开一道道裂纹,化作了无数碎片归于虚无。

    季辽被那乳白光罩包裹,此时也敢仿若被一颗星球压在了身上,不过好在这枚宝珠有着抵御能量的作用,才让他勉强在这疯狂的世界中支撑片刻。

    “啊”

    季辽一声狂叫,孤注一掷,向着虚空中那道裂隙狂冲而去。divdiv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