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9316-46540931/

第1302章 甘当丑女38
    果然立即有几个脑袋出现在墙上,门不开,就派人进去查看.huanjian.e

    希宁果断地下令:“杀了!”

    “杀呀”左卫门一听,双手握紧刀,怒吼着就冲了上去。

    一共有五人翻墙进入,脚刚落地,就被冲上来的带刀家仆杀了个精光。

    惨叫声划破夜晚的寂静,很快翻墙的活人,只剩下一地的尸体,鲜血将尸体旁边的白雪染红。

    阿玲用手捂着嘴,惊恐的看着尸体,努力地不发出惊叫声。

    侧头一看,五小姐平静如往常,她放下手,挺了挺腰板,虽然脸吓得惨白。

    “大胆,竟敢杀本王的人!”外面传来敦康亲王恼怒的声音。

    不少家仆,握紧了手里的刀。如果敦康亲王下命攻进来,他们要面对着是豢养了多年的杀手,今晚有可能就是他们为主子“尽忠”的时刻了。

    虽然他们都发过誓,可面对死亡时,还是会心悸。

    敦康亲王异常愤怒:“你既然不肯开门,我叫人进来看看。你居然把人给杀了!你眼里还有本王吗来呀,给本王”

    “什么”希宁大声地打断了敦康亲王的话,故作吃惊地大声而言:“是殿下的人半夜三更,翻墙而入的歹徒,居然是殿下的人。”

    装模作样地下命:“你们,千万不要说出去,否则有损殿下的名节。”

    “是,小的遵命!”左卫门带着一干带刀家仆喊的是震天响,以作声势。

    一听里面声音洪亮,人应该不少,也判断不出有多少人,外面又一片安静。

    希宁装出不耐烦,还打了个哈欠:“殿下,你到底是走还是不走那么晚了,我还要回去去睡呢。”

    还“轻声”说:“真不知道干嘛半夜三更的上门来找茬。”

    旁边的阿玲壮着胆子回应:“小姐,可能多喝了几杯,突然想到见见小姐,趁着酒性吧。贵公子都如此,随性得很。”

    “这样呀!”希宁又打起来个哈欠,嘴里嘟囔着:“这可真不好。”

    随即说:“夜已深,请殿下自便,小女告辞。有什么失礼之处,改日殿下问责,小女请罪。”

    说完侧头看着左卫门:“看着点,谁进来就杀了。否则以为藤原家的人是随意欺负的,有事全由我担着,真是累死我了。”

    声音不响也不弱,反正能让门外听到。

    左卫门明白,低头行礼:“是,小姐!”

    “嗯”希宁傲娇地拉长鼻音,转过身,往里走。

    反正能挡得住就挡得住,如果挡不住,也没办法挡住。索性来一场空城计,让对方虚实不明。

    “小姐,你慢着点。”阿玲伸手去扶,眼珠子一转:“要不要来点夜宵”

    希宁赞赏地对着阿玲笑了笑,怪不得阿玲能当贴身侍女,够聪明。

    她一边走一边说:“好似有点饿了,昨日里府里送来的大福团子还剩下一个吧。等吃完了,明日叫人去府里,请母亲大人再送点过来”

    外面应该听得到,五小姐和侍女有说有笑的离开,好似藤原道长确实没到,否则也不会提到明天再去府里要吃的。

    希宁回到了雪梅院的屋里,从里到外,大家都横七竖八的躺着。

    有些还没睡着,看到五小姐回来了,赶紧地起身让开地方,并且行礼。

    希宁用手势示意他们躺下继续睡,毕竟保持体力很重要,等到宫里得知消息后派兵过来保护,今晚将是难捱的。

    走到藤原道长身边,盘腿坐下,伸手摸了摸藤原道长的额头。还好,目前没发烧。

    再小心翼翼地看了看纱布包裹的地方,并没有太多的血渗出,而且血已经干涸,证明线缝的伤口没有崩开。x

    看着藤原道长不但脸没洗干净,好似还补了妆。再看看五个哥哥,都补了妆。

    旁边的大哥轻声说:“父亲刚刚醒来一次,说如果死,也要体面的死。”

    真是死要漂亮,可这样的打扮美吗看着这一张张大白脸加圆蛾眉,希宁真是哭笑不得。

    坐了一会儿,希宁对着大哥说:“父亲一时醒不过来,你也需要休息。大家轮班照顾吧,保持体力,等明天宫里派兵过来。”

    这个时候不是装腔作势,装孝心的时候。大哥想了想,点点头,五个兄弟,每人值半个时辰,一直等到援兵过来。x

    安排的时候,没有选尊子,因为她要多休息。现在看来,发生事情时,需要她,所以让你她多休息。

    希宁也不自告奋勇的要求值班,就让五个哥哥做吧。她直接盖着被子,躺下就睡。

    在睡着之前的迷迷糊糊中,左卫门派人过来汇报情况,说是敦康亲王走了,但不能保证留下点人监视这里。

    结果希宁被残酷无情地推醒,睁开眼就看到五个兄弟,人人顶着一张大白脸,期盼地看着她。

    让她一时认为,进入了恐怖片中。差点没一拳头打上,脸离得最近的六哥。

    “什么事”希宁看到这几张脸,一个激灵给弄清醒了大半,皱着眉,慢慢地坐起。x

    原来是找她商量。二个主张派人出去,到宫里报信。二个主张还是留守在这里,等天亮宫里上朝时,自然会有人知道。而六哥则是没主意的人。

    “如果派出去的人,被抓了怎么办”希宁问。

    大哥很肯定地说:“就算严刑逼供,他们也不会出卖主子。”

    出卖主子是很严重的罪,就算是平民,家里的妻小也会连带问罪,被卖为奴或者流放。

    二哥想了想:“就算抓住了,严刑逼供,也需要时间。等到他们掏出我们的下落,大约已经天亮了。”

    “那就不要让人给他们抓住,这里有吃有喝,他们敢攻进来,我们的人应该比他们多了,足够撑到明天。”希宁打了个哈欠躺下:“反正这是我的意见,听不听随你们。”

    躺下后,安静了没多久。五个哥哥就在旁边轻声嘀咕,最后还是选择等明天援兵到。

    其实就应该这样,这里人那么多,加上可以利用房屋和树木做遮挡。敦康亲王一直在外面叫门,一方面是不敢冒然攻入,另一方面也是对里面地形不熟悉。不要人没杀掉,反而连自己的活路也掐断了。div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