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9476-46236173/

第478章 刘氏上京议婚事
    这天晚上,景壮壮就哼哼唧唧的折腾了大半夜,一直到子时过后才终于好受一些,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gereay.co

    睡着了却也并不很安稳,和平常一觉睡到天亮完全不同,时不时的惊醒,睁开眼睛时若没有看到爹娘就哼唧哭闹,必要抱抱拍拍才能安睡。

    被小祖宗折腾了一夜,次日一早,景玥是憋着火气进宫的,当太子在朝上看到今日对他笑的格外温柔的舅舅时,顿时觉得后背凉飕飕的。

    他仔细回想了一下近来是不是又在哪里招惹了舅舅的不痛快,却觉得自己最近这么乖巧安分,怎么会惹人不快呢?明明昨天还领着大外甥在街上吃了一整天!

    一整天呀,花了他整整三两银子!

    真无法想象他那个小肚子里面是如何装下三两银子的街头小吃食的,那可不是飨宴楼里价值几两甚至几十两银子的一盘菜。

    太子殿下不禁觉得舅舅真是喜怒无常、无理取闹,难道他以为本宫堂堂一国太子会一直怕他吗?

    午后,景壮壮刚就着青菜咸蛋吃了一碗白粥,吃得心不甘情不愿,脸都是菜色的,太子爷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到了瑞王府。

    跟太子同行的还有二皇子,刚跨进门槛就颠颠的跑到了景壮壮的椅子前,伸手摸了摸他的肚子,问道:“弟弟,你生病了吗?”

    景壮壮扒下最后一口粥,捂着肚子感觉完全没有吃饱,但娘亲已经不需他再吃了。

    不禁幽幽的叹了口气,朝二皇子蔫巴巴的“嗯”了一声。

    二皇子从没见过这么蔫头耷脑的弟弟,顿时就更加心疼了,凑到他肚子前“呼呼”的吹了几下,又奶声奶气的安慰道:“不痛不痛。”

    云萝见他已经吃完,就把他从椅子上抱了下去。

    落到地上,景壮壮却又软绵绵的原地坐下,唉,没吃饱,连站的力气都没有了呢!

    太子进门后看到昨日分别时还神气活现,不过一个晚上没见就整个人都蔫了的大外甥,不由心虚的摸了摸鼻子,然后问云萝道:“阿姐,壮壮现在如何了?”

    云萝还算淡定,“没事,是他自己管不住嘴吃得太多,养几天就好了。”

    太子更心虚了,不管怎么说,昨日都是他带着壮壮出去的,也是他没有及时阻止他吃下那么多东西,虽然他也不清楚以他大外甥的胃口,到底吃多少才算是适量。

    他走过去蹲到了景壮壮跟前,也和二皇子一样摸了摸那个软绵绵的小肚子,说道:“壮壮好些了没有?我给你带了一盒燕窝,补补身子。”

    景壮壮扭着身子哼哼唧唧的说道:“娘不给吃,我好饿呀。”

    太子……桌上那个已经空了的粥碗难道不是他刚刚的成果?

    景壮壮不认,一碗粥顶个啥用?撒泡尿就没了。

    他觉得他已经全好了,肚子也不痛了,又能吃下一大碗肉了!但是娘亲不许,还说要吃三天的青菜白粥,不沾荤腥。

    掰着手指数了数,他的心都要碎了!

    虽然一天七八顿,但顿顿都是粥,景壮壮觉得他的肚子就没有饱过。

    饿了三天,他举着小手跟终于出现在他碗里的大鸡腿保证,以后再也不贪吃了!

    这天,云萝又收到了来自江南的信,郑丰谷带着妻儿不日将要上京,彬和福慧县主的亲事。

    云萝照着信上的日期粗略一算,发现若中途没有被耽搁的话,他们到达京城的日子也就在这几天了。

    她一边通知文彬,一边又把郑家人即将抵达京城的消息告知给成王府,然后便静候他们的到来。

    六月的最后一天,云萝和文彬一大早就出城到了十里亭,景玥虽与他们一起出城,但因为大营里出了些事,便在中途转道往另一个方向。

    十里亭也很热闹,或依依不舍的送别亲友,或满心期待的等候迎接,这也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气氛。

    景壮壮趴在栏杆上,好奇的看着他们旁边那一群送别的人,依依惜别泪两行。他又转头去看另一边的久别重逢、相拥而泣,目光渐渐的有些迷茫。

    要分别了,当然是要哭的,可是相聚为何还要哭呢?难道是不喜欢看到这个人,太讨厌了,忍不住就委屈得哭了?

    嗯,一定是这样!

    他很快就想通了,还在哪儿自己跟自己用力的点头,看着那伙重逢后喜极而泣的人们,眼神说不出是同情还是叹息。

    外人自然不知他小小的脑袋瓜子里已然上演了一场又一场的精彩大戏,看到这么一个粉嘟嘟的小孩儿趴在栏杆上,脸压在上面都挤变形了,越发显得柔嫩软滑,一双大眼睛骨碌碌的,格外的神气活现,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但是见他们这边下人丫鬟皆都不凡,更不用说几个主子,除了好奇的打量之外,倒也没有人不识趣的凑上来。

    日头逐渐高升,气温也越发的炎热,景壮壮已经换了一边晒不到太阳的栏杆趴,却依然热出满头的汗水,轻薄的衣衫也汗津津的贴在身上。

    蝉鸣声嘈杂,吵得人越发心烦气躁,他却眼珠骨碌碌的不断在周围树枝上寻找知了的身影,然后“咕咚”咽了下口水。

    这声音有点响,云萝和文彬皆侧目,然后看到小祖宗歪在那儿口水都已经流出来了。

    云萝面无表情的,文彬便不由轻咳一声,取了一块点心去投喂大外甥,喂着喂着就把他自己给喂饿了。

    一行又一行的车马走过,直到临近中午,云萝他们才终于看到早几前就派往码头迎接的自家人。

    马车缓缓停下,尚未挺稳就有一个少年从上面跳了下来,直冲着云萝而来,“三姐!”

    离上次见面已过去两年有余,郑嘟嘟如今也已经是一个十二岁的少年郎,他比两年前长高了许多,身条抽长,那一身肉便也消瘦了下去,却依然要比寻常少年更胖一些,尤其是一张肉肉的娃娃脸,十分的招人喜欢。

    他跑到云萝跟前就站住了脚,然后咧着朝她笑得两只大眼睛都眯了起来,张开手似乎还想来抱一下。

    但他的脚被什么东西给绊住了,低头就看到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团子,正仰着头好奇的看他,小脸红扑扑的,眼睛亮晶晶的。

    看到这个小家伙,郑嘟嘟几乎想也没想的喊了一句,“壮壮!”然后弯腰就把他给抱了起来。

    “我是你小舅舅!”他抱着景壮壮,这么说道。

    景壮壮不认生,只是依然在好奇的打量他,又看看云萝和文彬,歪着脑袋似乎遇到了让他想不通的事情。

    郑嘟嘟锲而不舍的哄着他叫一声小舅舅,景壮壮却闭紧了嘴巴,怎么也不肯开口,惹急了就一巴掌将郑嘟嘟越凑越近的脸推开,然后转身朝云萝扑过去。

    郑嘟嘟捂着脸有些委屈,“亏我给你带了许多玩具,你却连声舅舅都不肯喊我!”

    景壮壮侧过脸露出一只眼睛瞄了他一眼,然后又埋进了云萝的怀里。

    此时,后面马车上的其他人也陆续下来了,云萝抱着儿子和文彬一起迎了过去,朝刘氏喊了声:“娘。”

    往她身后看,却再不见其他人,不由问道:“爹呢?”

    刘氏掩了下嘴似乎有些不适,看着她和文彬的目光却十分温柔,看到她怀里的景壮壮,更是喜爱之色溢于言表,忍不住伸手抢了过去,抱在怀里掂了掂,然后才跟他们说道:“原本是要一起来的,只是老爷子突然身子不大好了,怕有个万一,你爹他就留在了家里,只我和嘟嘟上京。”

    云萝目光一动,若只是寻常的身体不适,应该不至于如此,难道……

    郑嘟嘟又凑了过来,抓着景壮壮的小手欢喜的捏捏,嘟囔着说道:“还不是被大伯他们给气得,他们还不要脸的把罪过推到我们家,真不要……”

    刘氏瞪了他一眼,他之后的话也就没有再说出口。

    云萝心知这其中肯定有事,不由得与文彬对视一眼,但姐弟俩暂时都没有多问,只把刘氏扶进亭里歇会儿脚,又问他们一路从江南来是否顺利,再问这两年家里一切可好,年前陈阿婆过世,栓子和二姐带着孩子们回家奔丧守孝,在村里可好?

    “没啥不好的。”刘氏抱着景壮壮就不撒手了,一边逗着他一边跟他们说道,“村里如今家家户户都不缺一口吃的,倒是少了许多争端,而且托你们的福,便是到镇上去,所有人也都对我和你们爹客客气气的,又有啥不顺心的呢?”

    “栓子如今在村里和继祖一起教书,说是要守满二十七个月才能继续出来当官,我也不是很晓得这些规矩。”说到这儿,她的声音忽然顿了一下,抬头看向文彬,试探的问道,“你爷奶若是有个啥,你是不是也不能当官要回家守孝了?”

    文彬点头道:“是,不过我并不是嫡长孙,所以无需守三年。”

    刘氏皱了皱眉头,又叹息道:“我就怕还要影响你的亲事。”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