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9476-46240771/

第479章 又不是拿不起
    虽然王府内什么都准备好了,但是刘氏并没有选择住到王府中,而是去了文彬的那个小院.twvod.co

    云萝见此也不强求,只把人送到文彬那边,她自己也留在那儿陪伴久别的养母和郑嘟嘟,听他们叙说这两年多来的生活点滴。

    肥皂作坊又往周围扩张了许多,村里又建起了油坊、磨坊,商客往来,如今,十里八乡甚至是镇上县里的乡亲都想到白水村来谋个活计。村子的道路两旁越发热闹,已然形成了一个小集市,附近几个村的乡亲有多余的蔬果鸡蛋大都会送到这里,家里若是缺点啥,来这里也基本都能或买或换,倒是比到镇上去方便了不少。

    家里的食肆在前年翻修了一下,与后面的院子打通连成一块,宽敞了许多,能放下更多桌凳,因为客人多忙不过来,就请了王二根的媳妇来帮工,每天光只是食肆中挣的钱,除了家中日常开销之外还有不少结余呢。

    如今村里人家都宽裕了,几乎每家人都会送孩子去学堂,尤其是在栓子回家守孝,闲来无事也到学堂里去教书之后,就连县城的大户人家都想要把自家孩子送到白水村来读书。郑嘟嘟现在虽仍在县学里挂名,但多数时间却在村里的学堂,由栓子亲自教导,还因为调皮被打了好几回手板子。

    起初,郑嘟嘟还意图回家告状,结果爹娘丝毫没有要给他出头的意思,就连以前那么温柔可亲的二姐,当了几年县令太太之后也没那么温柔了,当面安慰他,背过身却夸姐夫打得好,只有五岁的外甥跟他站在同一边,一起控诉姐夫(爹)的暴行。

    三叔家的云桃前年十月里生了对龙凤胎,一下子就儿女双全,可把她夫家长辈和相公给高兴坏了,又有文彬栓子给她做后盾,她如今在夫家虽说不能横着走,但也是极有脸面的。

    云梅从小就性子温吞,因为当年从山上掉下来碰到了脑袋,更是不如正常人机灵,郑丰收和吴氏怕她到别人家会被欺负,为她的婚事操碎了心。就在刘氏动身来京城的前不久,云梅跟十里外的王坳村村长的侄子定了亲,长辈都是和善人,家中也小有薄产,最主要的是后生是个温和老实的人。

    郑小一和郑小二这对双胞胎读书费劲,倒是身子骨养了这么多年已经跟正常人没多大区别了,郑丰收见他们读书实在是辛苦,心里虽有些失望但也不敢狠逼他们,索性把他们带在身边,在茶园那边跑腿打杂工,兄弟俩都非常勤奋。

    郑二福家里也是相当宽裕的,但不管是老两口还是郑丰庆和小胡氏两口子都不是能闲下来的,郑丰庆赶着辆驴车给人来回送货,郑二福则天天在庄稼地里打转。他们家如今也有更多的良田了,郑二福从这块地巡到那口田,慢悠悠的需要好几天才能走遍。

    他们现在唯一忧心的大概就是至今都没能娶个媳妇的虎头了,哦,还有跟着郑嘟嘟过于活泼的郑小虎也要操心不少。

    “虎头他又跑去打仗了?这可又要等多少日子才能把他等回来娶媳妇?”刘氏听说虎头几个月前就离开京城大营,跑到登州打仗去了,不由得越发忧心。

    她也不知道登州在哪里,云萝只说是在海边,他要坐着船到海的那一边去打仗,就觉得那个臭小子真是太会折腾了!

    想想她出发前,小胡氏羡慕的表情和托付给她的话,又觉得回去也不晓得要咋跟妯娌交代。

    文彬都要说亲了!

    说到这个,刘氏终于忍不住好奇的问道:“信上也说不清,现在你跟我好好说说,福慧县主性子好不好?长得咋样?她是王府里的姑娘,会不会太高攀了?”

    即便她此次就是专门为此事而来,人也已经到了京城,却依然控制不住的感觉怀疑和拘谨。

    成王可是当今皇上的叔叔,他的孙女那就是太子殿下的堂姐,这样尊贵的人儿咋会看上她家文彬呢?

    倒不是说她家文彬不好,她看自己的儿子当然是哪哪都好的,但是再自视甚高也晓得,郑家和成王府是不相配的,她从没有想过儿子能娶个王府里出来的姑娘。

    虽然她养大的小萝就嫁进了王府当王妃,但这是不一样的,小萝本身就是侯府的大小姐,是长公主的女儿,而文彬却是真真正正的乡下小子。

    跟王府相比,郑家有啥呢?除了运气好的养了几年小萝之外,当真再没有啥是能拿得出手的了。

    云萝安慰道:“娘不必妄自菲薄,成王府要嫁姑娘,只会比我们更郑重。事先若是没有调查清楚,文彬若是没有让他们钟意的优点,谁敢把自家姑娘托付?”

    刘氏的脸上露出了喜色和骄傲,又有些不自信的说道:“话虽如此,但也不晓得他们看上了文彬的哪一点。”

    “这就多了,他的才学前程上进心,爹娘厚道朴实,兄弟和睦友爱,还有家中简单,没有许多理都理不清的关系。”看着因为这些话而越发不好意思的刘氏,云萝又说道,“福慧年幼时身体不好,家里人对她甚是娇惯,高门大户看着尊贵,但内里的关系也相当复杂,成王府不想她熬心费力的去应付这些,只愿她简简单单、平安喜乐的过一生。不过,娘也放心,她虽是在金玉堆里长大的,性子却温顺和软,并不骄纵。”

    见刘氏脸上仍有些犹疑,便说道:“娘既然已经到了京城,自当挑个日子尽快登门拜访成王府,到时候您就能亲眼看见福慧,好不好的,您看过之后才能心里踏实。”

    刘氏下意识扯了下衣角,有些慌乱的说道:“你觉得,我啥时候去拜访比较好?”

    “让文彬写帖子,看成王府什么时候有空。”

    她转头看了眼文彬,然后点点头,又说道:“路途遥远,我也没有带许多东西,初次登门,带多少礼才合适?”

    “娘带了多少东西?”

    “老夫人帮忙挑了些我们那边的绸缎料子、茶叶,说是在京城也算稀罕,其他的就是些零碎的东西,还有两万两银子。”

    云萝愣了下,看来这几年肥皂作坊的收益很不错。

    刘氏却仍觉得心中忐忑,“这些银子也不知够不够。”

    毕竟要娶那么尊贵的一个媳妇呢,想当初小萝纳征的时候,瑞王府送来的聘礼可是排满了大街。

    不敢跟这个比,而且她听说整个京城能与此相比的都几乎没有。但总也不能太差了,王府的县主下嫁给一个乡下出身的寒门书生,本就是要被人笑话的,若是聘礼再过于简薄,那她儿媳妇的面子往哪里搁?

    云萝想了下,说道:“若不够,我再给您添一些。”

    文彬在旁边咳了一声,不由得无奈开口道:“娘您是不是对高门大户有什么误会?两万两银子的聘礼,便是寻常的勋贵人家娶媳妇也够了。”

    刘氏惊道:“是这样吗?”

    文彬点头,“不是所有人家都跟三姐和王爷似的,勋贵世家家大业大,但同样的人也多,很少有花费十几万两银子来下聘的。我在京城这几年也见过几桩婚事,寻常富贵人家的聘嫁多不过几万两而已,甚至有那家中紧张或不受宠的,几千两也能办下来。”

    刘氏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不悦道:“那是别人家的事,县主金尊玉贵的又岂是那些人能相比?我们家虽穷,但也不能娶个媳妇还扣扣搜搜的,让岳家瞧不起你,又不是拿不起。”

    县主下嫁到她家,家里若是还藏着掖着不肯多出聘礼,也太没有诚意,太不知好歹了!

    刘氏暗暗决定待会儿私下里再问云萝借些银子,不能让成王府觉得她家没诚意。

    她不知道真正的富贵人家是咋样的,但乡下人家娶媳妇,多是倾全家之力,甚至大多数人家还要亲戚朋友们都凑一点,举债娶媳妇也十分寻常。

    因此问云萝借钱这个事情,刘氏的心里一点负担都没有,因为这在她看来实在是太正常了。

    刘氏一心惦记着还未见过面的儿媳妇,把她这一次带来京城的东西算了又算,差点连其他的要紧事都给忘记了。

    总算有文彬关心的问了一句,她才想起来,还没有跟他们说另外一家子长辈。

    “你爷爷怕是不大好了,如果他有个啥,肯定要耽搁你的婚事,还有你奶奶恐怕也不长久。”刘氏说起这个便一脸忧心,拉着文彬问道,“你说成王府晓得这个事情,会反悔吗?”

    文彬没有先回答她的问题,而是问道:“之前嘟嘟写信过来,不是还说两位老人家身体很是硬朗吗?怎么突然就不好了?”

    刘氏叹了口气,“也不是很突然,要真说起来,我和你爹也有些罪过。”

    本来在一心逗景壮壮玩的郑嘟嘟突然扭过头来说道:“娘你又说这样的话!分明是大伯他们贪心不是他们自己的东西,把爷爷给气病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