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9495-45334720/

第486章 番外八
    李氏刚一到京城就开始尽情地展现出自己的泼辣,这让郡主府上下所有下人们都很是郁闷。然而他们又拿这个老婆子没有半点儿办法,毕竟人家的身份在那儿摆着,下人们也只能小心地伺候着。

    最郁闷的还是刘管事,他此刻就感觉自己像是耗子进了风箱,要多难受就有多难受。

    老宅这边儿的人都很迫切地想要见到皇帝和皇后,而宫里头那边儿则吩咐他,让他尽量拖延时间稳住老宅这边儿,别让他们惹出麻烦就好。

    饶是向来办事油滑的刘管事,这几天脑袋上的头发也都大把大把的掉。没办法,跟那种混不吝的乡下村妇,他根本就是有理也说不通啊!

    人家老太太一个不开心,就直接搬出自己的身份。一个皇后亲奶的大帽子戴上,任刘管事再怎么有理,也只能认栽。

    苏梦暖就任凭李氏在郡主府胡闹了三天,直到将众部落的首领们都给打发走了以后,她这才开始考虑要如何应付老宅的人。

    “娘子,不要为了那些不相干的人费心。”司徒云策一脸讨好地凑了过来。

    没办法,这三天以来苏梦暖都以亲戚来了身体不适为理由,根本就不让他碰!忍了好几天,估么着她口中那个所谓的“大姨妈”应该差不多走了,他这才敢小心翼翼地凑过来。

    苏梦暖自然明白他心里头的小九九,于是便一把推开他道:“别胡闹,大白天的,孩子们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过来给咱们请安了。”

    一想到这事儿司徒云策就满脑门子都写满了郁闷!是啊,他咱们把这事儿给忘了呢?都怪那个该死的教习嬷嬷,干什么那么认真呢?居然让那几个小家伙每天都要来给自己请安,一遍还不够,竟然要分早、中、晚三次,要不要比吃饭还要勤啊?

    “看来我改天得好好找那些负责教导孩子们规矩的嬷嬷们好好谈谈了,这简直就是破坏别人的家庭!本来朕的后宫就只有你这么一个皇后,她们竟然还敢拿那些该死的规矩来打扰咱们。”司徒云策目光里满是幽怨。

    苏梦暖差点儿笑出声,她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越看司徒云策郁闷心情就越好。尤其是觉得他郁闷时候的样子,像极了要不到糖吃的小孩子,很是可爱呢!

    “歪歪,别怪人家嬷嬷哦,当初是你自己说让她们好好教导孩子们的。若是因为这个斥责人家,那岂不是要背负个昏君的骂名了?”

    司徒云策则捏着自己的下巴,做思考者状。

    “有了!”

    他突然惊呼出声,吓得苏梦暖刚拨好的一颗龙眼就那么华丽丽的滚落到了地上。

    苏梦暖气呼呼地瞪了他一眼,又低头看了下自己脚边儿的那颗剥得完好的龙眼,那眼神中满是心疼的样子,看得司徒云策一阵心虚。

    赶忙挽了袖子,亲手给她剥起了龙眼来。

    那边儿刘管事被老宅的人催促得没法了,只能亲自进宫来寻找破解之法。于是刚被人领进来,就看见在外人面前冷峻无比的皇帝陛下,此时正笑得一脸的谄媚,正将自己亲手剥好的龙眼小心翼翼地往皇后的嘴边儿送。

    而皇后的表现则更让他大跌眼镜!

    那是什么表情啊?是嫌弃陛下剥的龙眼不够完美么,竟然蹙着眉!

    要知道那位可是高高在上的皇帝陛下呀!其在军中的威风程度和战神六王爷也是不相上下的。毕竟六王爷带兵打仗还是要有些损耗的,而眼前的这位呢?不战而屈人之兵,简直就是文武双全的千古一帝呀。

    此时那位千古一帝正在做着下人们该做的事情,而就这~皇后娘娘竟然还不满意。娘娘啊,您这是要闹哪样?后宫就您一枝独秀这就已经够奇葩的了,若是让外头那些朝臣们知道您这般不待见陛下,他们私底下会怎样议论您呢?

    喜宝干咳了两声给对方提示,然而司徒云策只是朝着这边儿瞥了一眼。见到两人之后,竟然仍旧旁若无人地将那颗举了有一会儿的龙眼喂进了皇后的嘴里。

    皇后则大大方方地咀嚼着,而后嘴边儿溢出来一些汁水,皇帝竟然小心翼翼地用帕子帮皇后擦着嘴角!

    要死了要死了,他们要被狗粮撑死了!

    司徒云策则没好气儿地问:“你又来有什么事?”

    他这边儿心里头正郁闷呢,心说这帮家伙什么时候过来不好,偏偏在这个时候过来添乱,没见你们家皇帝正忙着讨好皇后呢吗?

    要不是有那两个家伙直勾勾地杵在一旁,方才那么好的机会自己又怎么会错过呢?

    若是往常他肯定直接上嘴的,结果有那么两个电灯泡在,自己就只能选择更矜持的方式,用帕子来擦了。

    这帮狗奴才,还真是讨厌的很,总是在不恰当的时候突然出现给自己添堵!

    刘管事与喜宝两人面面相觑,他们自然是看出来皇帝的不悦,然而他们以为的是被自己撞见了陛下丢脸的一面。而某人心里头想的则是,这俩货影响了他发挥宠妻绝技。

    看来今晚上又没戏了,司徒云策只能摆正态度,去接见刘管事了。

    苏梦暖则有些累了,自己回去休息了。

    当司徒云策得知刘管事过来是为了周家老宅的事情之后,他也有些无奈。毕竟那家人好歹也算是阿暖的亲戚,本着爱屋及乌的为夫基本原则,按理说他是该尊重一下那些人的。

    然而阿暖不待见那些人也是事实,若是那帮人借此蹬鼻子上脸的话,那自己的小日子还要不要过了?

    刘管事继续低头站在一边儿,司徒云策则倒背着手,来回踱步思考对策。

    外头小太监来找喜宝,说是收到太上皇的家书。喜宝这才有机会打破眼前的僵局,乐颠儿颠儿地上前,将那封家书递给了司徒云策。

    “陛下,想必是太上皇和六王爷那边儿已经安顿好了,这是他老人家特意让人送回来的家书!”

    司徒云策一听到“太上皇”三个字,眼珠一转,心里顿时就有了主意。

    神医小农妃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