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9510-45288802/

第669章:降赦还国
    苏护这一刻彻底怕了。

    他万万没想到帝辛会突然来这么一出,直接就让他先前的准备都白费了。

    且苏护也清楚别说他根本不是托梁换柱的帝辛的对手,即便是他帝辛的对手,他也不敢去跟帝辛动手,否则那便是大逆不道,到时候他想要离开朝歌都没门。

    在苏护看来,他要想实现那一切,都必须要先离开朝歌,不然待在朝歌,帝辛会将他彻底的毁掉,到时候他所有的谋划都或许要没有半点用处的。

    可是帝辛的怒火……

    苏护突然发现他还是太小觑帝辛了,同时他还是将帝辛想象太过文雅了。

    苏护差点忘记帝辛的武力在商境中连镇国武成王黄飞虎都非其对手,更何况是他苏护!

    苏护现在很清楚,在王宫大内,他是没有机会逃走的,先不说他不是帝辛的对手,即便是帝辛的对手,外面还有大内侍卫,以及朝歌城的京师护卫军,他想跑恐怕基本上是没有可能的。

    “大王……”苏护彻底怕了,他真怕帝辛怒火大盛,将他给活活踹死。

    苏护刚刚感受过帝辛那脚劲,若非他是习武出身,恐怕这几脚他就会一命呜呼了。

    “君命召,不俟驾;君赐死,不敢违;况选汝一女为后妃乎!敢以戆言忤旨,面折孤躬,以亡国之君匹孤,大不敬孰过于此!着随侍官,拿出午门,送法司勘问正法!”

    帝辛此刻彻底的暴走,他根本就不给苏护半点机会,再次狠狠的踹了苏护一脚,连给他开口的机会都没有。

    帝辛此刻越说越是怒意正盛,不由当即就朝着殿外大声喊道。

    殿门哗啦打开,这时候冲进一群大内侍卫。

    “大王,且请留人。”而就在这时候,费仲和尤诨匆匆赶来,边跑还不忘边喊道。

    听他们的声音,很显然费仲和尤诨很担心帝辛会将苏护给杀了。

    “罪臣叩见大王。”

    费仲和尤诨冲进大殿,当即就跪倒在地大殿中,伏于大殿大声道。

    “你们怎么来了?”

    帝辛冷哼一声,此刻也根本就不给费仲和尤诨情面,当即拂袖而怒道。

    既然要做戏那就不妨做全套,帝辛和费仲、尤诨可都比苏护的演技强出太多,苏护在他们面前还嫩着呢。

    “大王,罪臣有话要说。”费仲和尤诨当即抬起头,看向帝辛可怜巴巴的道。

    “讲!”

    帝辛依旧是面带怒火,整个人火爆脾气根本就没有消停,很显然苏护刚刚的言语彻底的触怒到帝辛了。

    苏护眼下也怕到了极限,他万万没想到帝辛会动真格的,且现在帝辛也真的在动真格的,若非费仲和尤诨突然出现,他或许都要没命了。

    这一刻,苏护看向费仲和尤诨的眼神当即柔和了许多,趴在地上,如同死狗一般希冀的看着费仲和尤诨,只希望他俩能够救他一命。

    费仲深吸口气,当即起身,朝帝辛恭敬的稽首行礼。“启禀大王,冀州候苏护忤旨,本该勘问;但大王因选侍其女,以致得罪;使天下闻之,其不道大王轻贤重色,阻塞言路。不若将其赦之归国,彼感大王不杀之恩,自然将此女进贡宫闱,以侍大王。庶百姓知大王宽仁大度,纳谏容流,而保护有功之臣。是一举两得之意。还愿大王能准臣施行。”

    尤诨此刻也连连附和着点点头。

    其实费仲和尤诨这一番举动是帝辛提前告知的,他俩是在配合帝辛在演戏。

    帝辛如何肯会杀苏护,若是就这般杀掉了,那接下来的好戏如何开场。

    他还要借着苏护来方上线钓大鱼呢,苏护现在是绝对不能死的。

    这也是费仲和尤诨折回来的关键一环,帝辛总不能自圆其说,明明将苏护给差点踹废了,他再去将其放了,那岂不是让苏护生疑。

    帝辛很想踹一番苏护,所以他爽了,总的有人唱白脸,而帝辛选中的便是费仲和尤诨。

    “这……”帝辛闻言当即一愣,目光转向躺在地上的苏护。

    而此刻苏护闻听费仲和尤诨之言,当即就松口气,他相信费仲和尤诨相助他脱身,或许他有机会能脱身的。

    此刻苏护瞧见帝辛的转过来的目光,当即就连连点头。

    反正在龙德殿,他不管做什么,都没人看到,到时候他只要是出了朝歌城,他苏护又岂会在担心这些,不过现在不行,他必须要先让帝辛松口,至少先放过他。

    在这种情况下,苏护必须低头!

    “罪臣……知罪……”苏护一张脸都憋红了,他此刻躺在大殿里,浑身筋骨被帝辛踢断了几根,神经也隐约有些麻木,他知道若是不低头,今日是甭想离开大殿了。

    为了活命,苏护知道他没得选择。

    帝辛内心不由笑了,同时对其不屑一顾,原本他还在想看看苏护到底还有什么能耐,可没想到他就这点本事,实在是让帝辛了然无趣。

    “罢了,依卿所奏。即降赦,令彼还国,不得久羁朝歌。”帝辛此刻叹息一声,摆摆手朝费仲和尤诨道。

    “大王英明。”费仲和尤诨忙朝帝辛稽首。

    帝辛目光扫向苏护,苏护闻听帝辛答应放过他,当即就大大松口气,总算是躲过去一劫。

    而当他瞧见帝辛的目光时,不由的费力起身,再次匍匐着起身,跪倒在地。

    “罪臣叩谢大王洪恩。”

    “哼!滚吧!”帝辛冷哼一声,一脸不屑的转身走上台阶,再也没有多看苏护一眼。

    帝辛那眼神中透着浓浓的不屑,就好似在看一头死狗。

    这一刻苏护的命就好似是帝辛施舍给他的一般。

    苏护内心悲痛,他没想到自己居然沦落到这步田地,他亦没想到帝辛居然这般的不按常理出牌!

    但是苏护愤怒归愤怒,此刻却万万不能去表现出来!否则一旦触及到帝辛的神经,帝辛再补上一脚,那他就真的恐怕一命呜呼了。

    不过苏护很清楚,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时机到了,到时候今日的侮辱,他会加倍还给帝辛的。

    封神第一帝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