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9549-45334721/

项硕(曹硕)与曹操和蔡琰重逢的假设场景:曹操送礼
    摆平了曹彰以后,王叶和项硕就被曹操引入后堂。“蔡夫人,自雒阳一别已有二十二年,您身子可还康健”就坐后,王叶首先询问蔡琰。“还好,有劳王司徒挂怀”蔡琰一边回答王叶的话打量站在王叶身后的项硕。

    “夫君,不若请这位公子也一同坐下吧”蔡琰对曹操说道。“好好”曹操赶紧答应同时示意项硕坐下。“这……母亲……”项硕迟疑了一下询问王叶。“坐吧,在此处不必事事问我,曹将军乃好客之人,不必与他客气”王叶说道。“是,儿臣遵命”项硕就坐在了王叶旁边的一个空位上。

    “不知这位公主姓甚名谁,年龄几何,可有婚配……”总之蔡琰问了不少问题,问的项硕都有些懵了。亲生儿子就在眼前却只能装模作样的询问对方的情况,可想而知蔡琰现在的心情。“硕儿,蔡夫人问你话,你据实回话便是”王叶示意项硕该怎么说就怎么说。

    “是,回禀蔡夫人,晚辈项硕,字子虎,是父王嫡出次子,年二十二岁,已有一妻一妾”项硕回答道。“可有子嗣”蔡琰继续问道。“正妻已然诞下一子,妾室尚无所出”项硕说道。“好,好”蔡琰点点激动的说道。“不知项公子在朝廷任何职可有爵位”蔡琰继续问道。

    “父王册封我为焦侯,现任虎贲中郎将”项硕回答道。“子虎果真是少年有为啊”曹操捋着胡须笑着说道,看来儿子在项籍那里还颇受重用。“呵呵,我儿骁勇,楚王自然很是看中”王叶也夸了干儿子一句。“适才子虎称王司徒为母……不知其中缘由……”曹操一直觉得称呼不太对劲,于是他趁机询问。

    “我与楚王年少相识,后又随他南征北战扫荡逆贼,只因我膝下无子,故而楚王便命子虎认我为母”王叶解释道。“原来如此,子虎当好生孝敬你母亲”曹操笑着对项硕说道,但是他心里可不是滋味。“是”项硕应了一声。

    “方才在前厅,曹将军和部下文武询问我为何而来”王叶说道。“不错”曹操回答道。“我此次前来一为探望蔡夫人的贵体,二来便是奉楚王御令前来命令曹将军出兵与朝廷一同剿灭反贼刘备”王叶没说武商议再做定夺”这是曹操的敷衍,他根本就不可能出兵帮着项籍攻打益州刘备,事成了项籍更强了而曹操自己什么都得不到,事情不成项籍一定会说曹操不卖力,到时候更麻烦。

    “曹将军,此事不急着答复”王叶早就知道曹操得这么说。现在是“四国天下”,曹操巴不得多几个割据势力给项籍添麻烦了,怎么可能会和项籍联合去费力不讨好的攻打刘备。“夫君,王司徒远路而来,您一定要多留她一些时日”蔡琰这是想多看看自己的儿子。“这是自然”曹操也想多看看自己的儿子。

    中午时分,曹操宴请王叶和项硕,作陪的有曹洪、曹仁、曹纯、夏侯渊和曹昂,此外作为项硕的亲生母亲,蔡琰自然也会出席。“子虎啊,你多吃一些”蔡琰连连示意项硕多吃多喝,同时还直呼他的表字。“是,多谢夫人”项硕很纳闷,怎么这蔡夫人这么殷勤。

    “兄长,你看侄儿相貌堂堂,听说在雒阳任虎贲中郎将”这是曹纯在和他哥哥曹仁说话。“是啊,看来这二十多年项籍待侄儿还是很好的”曹仁回答道。这兄弟俩说话声音不大,加之宴会上有奏乐和舞蹈,所以并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

    “子虎,可喜欢此女”看到项硕盯着其中一个舞女看,蔡琰问道。“呵呵,此女体态妖娆,舞姿喜欢,曹将军和蔡夫人不是外人”王叶笑着对项硕说道。

    “既然子虎心仪此女,那我便将此女送与子虎赏玩了”曹操二话不说就把这个舞女送给了项硕。“如此多谢曹将军”项硕看了一眼王叶就恭敬的收下了这份“礼物”。“来,我敬王司徒一杯”曹操说着就端起了酒碗木制椭圆形浅底,两个长边有耳的一种饮酒器具

    “好,同饮”王叶端起酒碗一饮而尽。“咳咳……”可能是喝的有点急了,王叶咳嗽了几声。

    “母亲”一旁项硕赶紧放下酒碗过来查看。“无事,喝的有些快”王叶一边咳嗽一边说道。这一幕看在曹操等人眼里,他们不约而同的叹了一口气。而项硕只顾帮助王叶顺气丝毫没有察觉到众人异样的神色。曹昂早就从他爹那里得知项硕是他同父异母的亲弟弟,只不过曹昂遵守了他老爹的命令没有泄露出去,而其他知情者也没有泄露出去,所以不知情的曹丕和曹彰才会不认识项硕。x

    宴会又进行了一会,蔡琰说自己身体不舒服就提前离开了,临走了王叶还送给蔡琰一些药物,当然全是从系统本书中几乎没什么存在感的外挂里兑换的。但是最终蔡琰没有服下这些药而是静静的选择了离开人世,当然这是后话了,作者我就不提了,大家有兴趣的可以自己脑补。

    镜头去往蔡琰的住处,回到这里以后,蔡琰回想着刚才项硕的样子是心如刀绞不禁失声痛哭。女婢们来回劝说不住只得悄悄告诉还在宴会上的曹操。“既然蔡夫人有恙,我看不若到此为止吧”这是王叶说的话。“好,曹某今因家事日怠慢了王司徒,还望王司徒莫怪”曹操很诚恳的致以歉意。“无妨,蔡夫人身子有恙当好生修养才是”说完,王叶和项硕就在曹操的安排下离开这里去了驿馆歇息。

    “母亲,我总觉有些不对”回到驿馆后,项硕跟王叶说了说今天见曹操和蔡琰的时候对方的反常表现。“呵呵,没什么不对,你安心享用便是,只是那个女子我要好生查问一番”王叶说道。“是,还望母亲手下留情莫要打死她才是”项硕可是太了解王叶这个干娘了,那舞女看上去这么柔弱,怎么经得住王叶的折腾。x

    “想什么呢我只是问几句话而已”王叶拍了项硕脑袋瓜一下,说道。“好”项硕做了个鬼脸随即点点头。“你记住,既然你已是我儿枕边之人,当好生伺候,不可有非分之想,否则我会让你知道我的手段”王叶找来那个舞女训话。“是,奴婢知晓,万万不敢忤逆公子和司徒”舞女跪在地上吓得连声答应。x

    “好,今晚你便为我儿侍寝,如若明日天明后我儿有半点不悦,我会亲手打死你这贱婢”王叶继续对那舞女说道。“是,是”舞女吓得瑟瑟发抖,她自己的命运全看今晚上了,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这又是个疯狂的不眠之夜。div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