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9882-46240770/

第三百五十四章 一往无前
    金色的阳光洒落大地,骑兵们身上的铁甲反射着耀眼的光芒.prpcoin.co

    远远的看过去,仿佛是一支沐浴在阳光下的神兵天降。

    震耳欲聋的牛角号声让人心跳加速,宛如金属长城一般缓缓靠过来的骑兵集群,从感官上来看有着非常强烈的压迫感。

    金兵的实力并不算弱,完颜宗翰麾下的本部金兵有三万余人。此外还有数量更多的附庸炮灰们。

    可之前有一万多金兵带着差不多数量的炮灰外出打草谷去了。实力方面遭到了削弱。

    完颜宗翰没去选择固守城寨,因为城寨并不是城池,而且金兵修建的并不坚固。所以他选择野外浪战。

    附庸炮灰们被排在了前面,准备用来消耗宋军的锐气。

    真正精锐的金兵,则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布置在后方,等待着宋军锐气消散的时候上前搏杀。

    一向都是主动出击的金兵,这次罕见的选择了固守。

    踏着夕阳的余晖,数万骑兵拉出漫长的战列,轰轰隆隆的小跑着前行。

    冲在最前边的,是一水的重甲骑兵。

    每一个人都是精挑细选出来,身形魁梧有力的壮汉。马匹也是挑选出来能够负重冲刺的高头大马。

    他们穿戴着的都是厚实的铁甲,战马也是披着金属打造的马铠。简称金属移动堡垒。

    王霄花费大量精力与物资,才算是弄出来了这么两千骑的重骑兵。

    与完颜宗翰一样,王霄也将这一战当做是决定性的战役。

    打赢了之后,金人就将失去最后一支战略机动兵团与足够多的青壮。

    到了那个时候,不用王霄动手,之前那些被压制的奚人,契丹人,渤海人等等就会翻过身来去撕咬虚弱不堪的金人。

    前行到距离金人军阵还有数百米的时候,骑兵们开始加速冲锋。

    距离百步的时候,速度已经提升到了极致。

    万马奔腾,大地都为之颤抖。

    金军这边,前排的弓箭手开始放箭。

    不过因为速度的原因,他们最多也只能是放出两轮箭雨,就不得不快速后退躲入长枪阵的后面。

    面对全身披甲的重骑兵,箭雨几乎没能起到什么用处。

    想要对付重骑兵,得是近距离的强弓硬弩才行。

    看着那些满脸惊恐之色,不断向后退缩的炮灰。王霄伸出长枪一扫,荡开刺向自己的长兵直接撞进了阵列之中。

    连串的挤压撞击声响中,骑兵们犹如秋风扫落叶一般摧垮了阵列。

    数不清的炮灰们被撞的筋断骨裂倒在地上,跟着而来的无数马蹄随之将其践踏成泥。

    潮水般的骑兵冲入步卒阵列,刀砍斧劈,马蹄践踏。

    战马的嘶鸣声,兵刃交击的金属撞击声,士卒们临死之前的凄凉嚎叫混杂在一起。在这片被夕阳余晖染成金色的大地上,演奏着一曲生命消失的悲歌。

    王霄双手握着铁枪,左劈右扫完全是当做斧头来用。至于精妙枪法什么的,根本就用不出来。

    没办法,人挤人的实在是人太多了。

    力大无穷的王霄一扫就是一片,甚至直接是被挑起来甩飞出去。

    如果只是王霄一个人,哪怕他功夫再高也没有用。

    身陷大军团团包围之中的话,王霄最终也只能是拼到力竭,使用时空通道逃走。

    不过他这次是带着庞大的军团过来的。

    前几排的两千重骑兵,几乎是与王霄同时冲阵。

    强大的冲击力撞断了成排的兵器,骑士们借用冲击的力道,将手中的长兵刺出去。

    冲击的力道非常大,在惯性的作用下,长兵刺穿甲胄犹如撕裂薄纸。

    一旦刺中目标,骑士们会立刻松手放开。

    若是死死握着长兵,巨大的反作用力会导致骨折。

    骑士们拔出马刀连枷,斧头锤子等等兵器四下里劈砍。

    战场上喊杀之声大作,入目所见都是或惊惧,或狰狞的面孔。

    王霄放空自己,脑海之中只剩下机械般的挥舞铁枪,将眼前这些金兵全都打翻。

    无数红着眼睛,面孔狰狞犹如厉鬼一般的金兵呐喊着扑上来。挥舞着各式兵刃想要将王霄斩落马下。

    王霄的神色冷漠,冷漠的眼神透过面甲上的两个黑窟窿看着四周的一切。

    手中的铁枪乱舞,在身边掀起了腥风血雨。

    王霄一边搏杀,一边策马向前。留下了满地的残骸。

    不知不觉之间,王霄已经杀穿了金军炮灰们的阵列。

    浑身浴血的王霄,勒了下缰绳。

    胯下战马扬起前蹄,重重的打了个响鼻。

    铁枪前刺,扎穿一个强壮的金兵胸膛。抬手一挑就将其挑飞起来。

    随之而来的,是更多的金兵扑过来。

    越来越多的骑兵突破阵列,裹挟着大量崩溃的炮灰们冲向金军。

    一个极为强壮的金兵冲过来,手持重锤呼啸着砸向王霄胯下的战马。

    长枪刺过去架住了锤子,王霄双臂一绞掀翻了锤子直接倒砸在了金兵的头上。

    坚固的头盔当即被砸的凹陷进去。

    铁枪一扫,瞬息之间就放倒了一排金兵。

    没有丝毫停留的,王霄迎着成排的长兵策马闯入了阵中。

    在他身后,是越来越多跟随而来的骑兵。

    “斡里衍!”

    看到这一切的完颜宗翰,绷着脸喊来了完颜娄室,伸手指着王霄“去杀了他!”

    因为悍勇而备受推崇的完颜娄室没有废话,当即带着本部兵马向着王霄围拢过去。

    完颜娄室身躯强壮如牛,武艺超群。在金军之中向来以悍勇著称。

    他也看出来王霄的凶猛与所向无敌,这样能鼓舞士气的猛将必须要击杀。

    手持一柄沉重狼牙棒的完颜娄室,策马杀向王霄。

    双手高举狼牙棒挥舞一圈,重重砸了下去。

    王霄瞄了他一眼,手中铁枪急刺而出,几乎是贴着狼牙棒的杆子滑过去。

    锐利的枪头掠过完颜娄室的手腕,割裂铁手套的同时也切断了他的手腕。

    完颜娄室惨叫一声,狼牙棒直接跌落。

    铁枪顺势下落在了完颜娄室的双腿之间,王霄手腕发力向前一推。

    ‘嗷呜~~~’

    完颜娄室惨叫着从马背上跌下来。

    剧痛之下还在挣扎,可王霄的马已经践踏而来。清脆的骨骼断裂声响之中,王霄已经策马而过。

    随之而来的,是一群接一群的骑兵们掠过。

    完颜娄室,这个凶残的,折磨死了众多女子的屠夫就此被践踏成了肉泥。

    两边陷入激烈的搏杀之中。

    骑兵被击落马下,随即被乱刃砍死。

    更多的金兵,被刀枪剑戟斩成肉泥。

    王霄杀的兴起,长枪如龙,左右翻飞。

    扫到就是一个死,碰到就是一个亡。鲜血犹如喷泉般溅射而出,他那一身铁甲此时已经成了血红之色。

    完颜娄室的亲卫们疯了一样扑过来。他们的主人死了,他们要么就是殉葬,要么就是战死,已经别无选择。

    这群人完全不计生死的搏命,一时之间居然击退了王霄身边的亲兵将他包围起来。

    成群的人扑过来将王霄的战马扑倒,跟着疯了一样上前想要为他们的主人报仇。

    王霄起身,将手中的铁枪舞的泼水不入。

    扑过来的金兵像是割麦子一样成批的倒地不起。

    一层层的铺垫下来,王霄的身边已经堆积如山。

    金兵们简直就是不敢置信,这世上居然有武艺如此超群之人。

    寻常人厮杀到这个时候,早就该筋疲力尽了。可王霄依旧是龙精虎猛,一枪扫过来能直接把人扫飞出去。

    出枪快如闪电,哪怕身边一群人一起涌过来也无人能够突破无尽枪影。

    附近的骑兵们疯狂杀过来为王霄解围,这个时候一个悍勇至极的金兵扔掉兵刃张开双臂扑向王霄。

    一枪刺穿他的胸膛,正准备抽枪的时候,这个金兵却是疯了一样死死抱着胸前的枪杆。

    王霄想要将他抖开,可一时之间却是甩不掉。

    借着这个机会,四周的金兵呐喊着扑过来,手中刀枪剑戟几乎同时落下。

    面甲下的王霄重重的吐出口浊气,双臂较劲发力,像是甩大风车一样连人带枪将四周众人全都砸了一圈。

    王霄的亲卫终于杀了过来,驱散他身边的金兵,还为他牵来了一匹马。

    翻身上马的王霄环顾四周,汹涌而来的骑兵群像是潮水一般,一波接一波的撞碎了金兵的阵列。

    这一战,已经注定是要赢了。

    王霄的目光落在了一面正在后退的大纛上。

    大纛,又叫牙旗。号称将军之精,是象征着全军指挥权的大旗。

    毫无疑问,这面大纛下的是完颜宗翰。

    没有什么多余的废话,王霄长枪斜指,带着身边的军士们追了过去。

    金军的阵列已经被打崩溃,整个战场一片混乱。

    王霄费了不少力气才杀过去,看到被众多举盾亲卫团团围住的完颜宗翰,当即起身站在马背上,脚下发力跃身而起,好似大鹏展翅般掠上半空。

    单手举起长枪,奋力向着盾牌阵扔了过去。

    长枪犹如长虹贯日般飞过来,击碎了盾牌阵直接将一员大将贯穿。巨大的惯性力量将其从马背上撞飞下去。

    被刺中的不是完颜宗翰,而是跟随他一起撤退的完颜希尹。

    完颜希尹的胸膛里全是血沫,可一时半会又死不了。只能是在剧烈的痛苦之中拼命挣扎,最终被肺里的血沫生生憋死。

    王霄脚尖在一杆刺过来的枪尖上踩了下,借力而起飞向了完颜宗翰。

    ‘呛啷~’

    王霄双手左右交错,拔出了腰畔的两把佩刀。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