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90162-46540933/

第二百九十九章 气氛不对
    梁凉像被埋在灰烬里的珍珠一样被发现了.999wenxue.co

    还是那句话说的好,是珍珠总要发光的。

    所以当映山红乐队这首歌一唱完,张玉就像一只蝴蝶飞到梁凉身边。

    她这一从台上跑下来,杨东利的脸色就有些难看。

    零下40度乐队到兰迪市蓝月歌舞厅来,一个是受人之托而来,第二个在连湾市也有点混不下去了。

    否则他们也不会到这个小地方来,再怎么他们也是出身省会城市的乐队。

    他们到蓝月歌舞厅来,也是有一些条件的,不接受点歌只唱自己的歌曲,就是接受点歌也是只点自己的歌曲。

    蓝迪市以前并没有正经的摇滚乐队出现,他们的到来还是有些新奇的,因此开始这段日子他们这日子过的还是比较滋润的,而且还有女人环绕。

    映山红乐队的出现让杨东利眼前一亮,他一眼就看上了张玉。

    这个姑娘不同于以往他见的那些果儿,脸蛋身形气质都是上佳之选。

    他决定要把她拿下。

    当然不会是找对象什么的,也就是玩玩而已,如果玩出感觉也不排除娶回去的可能。

    张玉对他似乎感觉也不错,大家有点相互吸引的意思,两面都在慢慢向前发展。

    杨东利认为对张玉这样的姑娘,不能操之过急,要慢慢笼络发展,最起码也要给他一个自己是正人君子的形象才有希望。

    所以他们的发展有点缓慢。

    但是现在他一看见张玉飞奔的样子,心里就感觉不妙。看書厔浭噺朂赽 掱僟鍴:《》

    张玉现在的姿势怎么有些大步流星奔向心上人的样子?

    张玉跑台下去了,映山红乐队的其他成员也退场了。

    但是演出还要继续举行。

    杨东利一边唱着他们的半死不活的歌曲,一边用眼睛捎着张玉那边。

    精神不集中唱歌就会出错,一出错自然有观众就会听出来,就会起哄。

    “梁凉!你怎么来了?”

    “是赵小桥领我来的,他说你们要在这个歌舞厅进行演出,我既然来了自然要过来看看了。”

    “刚才的100元打赏是你打赏的吧?”

    “一点小意思,没别的意思,支持一下!”

    “我代表映山红乐队,谢谢你了!这里边人多嘴杂,咱们到后台去讲吧!”

    面对零下40度乐队的苦闷彷徨绝望,梁凉也被感染的打不起精神,和赵小桥也就跟着张玉来到了后台。

    张灵本来也想到前面去的,只是还没来得及行动,她姑就把梁凉和赵小桥领到后台来了。

    “梁凉哥!你来了?”

    这什么世道?她姑管他叫兄弟,她管自己叫哥,这是什么辈份!

    “张灵唱的不错!值得鼓励!”

    映山红乐队其他成员梁凉虽然见过,但并不是很熟悉,也就只能点点头了。

    “前些日子我答应给你们带一些乐队的影音资料,这次去南方这些资料我都带回来了,现在都在赵小桥家里,你们什么时候过去取?”

    “明天上午我们就过去取。”张玉喜出望外。

    “我明天上午就回崖河了?到时候你们去找小桥?让他拿给你们。”

    “梁凉哥!怎么不在我们蓝迪市多呆两天?”

    “趁着这一阵子没什么事情,我要回家去盖栋房子?房子盖完再出来?张玉!你们怎么想起出来演出了?你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增强自己的技术,我不是说过吗?你们现在的水平登台演出就是打自己的脸砸自己的场子,如果今天晚上没有零下40度乐队参与伴奏?你们的演出该是多么的惨不忍睹!”

    “我们本身也没想演出?知道自己的水平还不行,但是杨东利说有他们乐队做掩护,应该没有事儿。”

    “她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但这是一种拔苗助长的行为?你们将来如果想指望这个吃饭?现在就必须静下心来磨练自己的技术,不求达到优秀水平,起码也得及格,将来一旦出去正式演出了,静下心来练琴的时间就会大大减少。”

    如果到了一个环境好的地方?衣食无忧,吃穿不愁那还能静下心思去磨练自己的技术?如果连吃饭都成问题了怎么可能静下心来去练琴?

    上一世京城乐队就闹出这么一个笑话,一个日笨留学生在京城某大学留学?他竟然意外的发现自己比较业余的贝斯水平在京城这些乐队里竟然是一流的,还引发了京城无数乐队的哄抢。

    由此你就可以看出?在没饭吃的情况下说什么磨练琴技那就是扯淡。

    女生比男生所拥有的青春时间还短?再过几年自然而然就要考虑嫁人?一旦结婚生子你就更没时间去磨练琴技。

    所以说打基础梁凉认为最好还是二十岁之前。

    在这之前把基础打的结结实实的,出道以后才可能更上层楼。

    “我们也知道这个道理,但是杨东利说…”

    “别老去听别人说,人这一生活的是自己,别人的话正确的我们可以去听,去接受,如果说是错误的,就应该去拒绝。”

    “你这意思我让映山红乐队出来演出是错误的呗?”

    梁凉刚把这句话说完,一个冷冷的声音从他身后传了过来。

    梁凉回头一看,杨东利不知什么时候从舞台上下来了,就站在后台的门口。

    杨东利是要去上厕所的,他让乐队得三个人先顶着,自己准备去方便方便。

    在经过后台门口的时候,碰巧就听到了梁凉的这番话。

    刚才张玉说起零下40度乐队核心的名字,梁凉也就想起来零下40度乐队的主唱确实是叫杨东利。

    “杨哥你好!”

    “我不好!有人背后说我的坏话我凭什么要好?”

    “梁凉皱了一下眉:“杨哥!你认为我在背后是说你坏话?”

    “难道你刚才的话是什么好话吗?”

    这是准备抬杠吗?

    “那么你解释一下我说的话怎么算是坏话?我说错误的话去拒绝有错误吗?”

    “如果你单独说出这么一句话没有错误,但是既然联系到我就有错误了!”

    梁凉一声冷笑:“你还真拿自己当回事儿,联系到你我这话就有错误了?你以为你是谁呀?”

    张玉一看这气氛有些不对呀!divdiv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