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90189-46540917/

帝二百二十四章 归宗
    手机访问:

    “嗷呜……嗷呜……”

    四方锁灵阵中,六尾狐正撕咬着一块露肉,一边咬一边是不是用眼睛瞟一下站在阵外的江北然.kbkw.co

    在看到江北然转身要走时,六尾狐忙喊道:“等等!等等!”

    回过头,江北然刚要问“何事”,就看到六尾狐已经变成了少女模样,下半身全要打马赛克的那种。

    马赛克少女嘴里叼着一块鲜鹿肉,不停眨着她那双水灵的双眼说道:“皇上~您就放了我嘛,只要您放了我,不管您想要做什么,奴家都配合您就是了。”

    听着六尾狐少女那充满魅惑之力的声音,江北然眯着眼道:“真的什么都可以?”

    “当然~什么都可以哦。”六尾狐少女说着摆出了一个十分妖娆的姿势,半遮半掩的,惹人心痒。

    “行,那你先帮朕把这图纸给画好。”

    看着被丢进阵内的卷轴,六尾狐少女先是眨巴了两下眼睛,接着将卷轴捡起看了眼。

    “这……这是什么?”六尾狐少女看着纸上像是涂鸦一样的东西问道。

    “桥,具体一点来说是吊桥,要是你能帮朕把它画完整,朕就把你放出来。”

    六尾狐少女听完先是抽动两下嘴角,接着猛地将卷轴仍在地上道:“我特么的只是一只狐狸!哪里懂这个!”

    “是你说做什么都行的啊。”

    这一次,六尾狐少女没有发飙,而是缓缓的吐出一口气后紧紧盯着江北然道:“看来我的魅术真的完全对你不起作用,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从被关进这个四方所灵阵后,六尾狐就一直在思考初见江北然时为何不能成功魅惑他的理由。

    一开始她觉得是因为自己的修为被封住了,所以才无法完全发挥出魅术,但随着她的修为慢慢冲破封印,她又尝试了数次去魅惑江北然,可惜还是没用。

    后来她又觉得是因为自己太过轻视这个几乎没什么修为的人类,所以调整了一下心态,将他当成了玄尊级的大人物来对待。

    然而结果却还是一样,他连一点被魅惑到的迹象都没有。

    使出全力还是无果的情况下,六尾狐认命了,郁闷感都转换成了好奇心,她实在很奇怪这个看上去如弱鸡一般的人类为何可以完全无视她的魅惑。

    看着六尾狐好奇的眼神,江北然摇头道:“朕也不知道你说的魅惑之力是什么,总之朕就是对你没什么感觉。”

    “啊!”

    这句“就是对你没什么感觉。”让六尾狐觉得好似有一支利箭射穿了它的胸膛,让它感觉自己的狐生被彻底否定了。

    “你……你……你!”指着江北然“你”了半天。

    “没事朕就先离开了。”朝着气急败坏的六尾狐摆摆手,江北然转身便朝着大门走去。

    “等等!我告诉你!那老头既然让你养着我,就说明等他再来时就会放我走,到时候,哼哼!我就先把你这宫里的人都咬死,再咬死你!”

    看到江北然的身形顿住,六尾狐得意道:“嘿嘿!怕了吧!怕就赶紧放了我,要是你现在放了我,我还记你一份恩情,可以答应你一个愿望。”

    “对哦……”江北然回过头来看着六尾狐,“朕还真没想到这一点,倒是谢谢你提醒朕了。”

    “嘿嘿!知道错了就好,赶紧放了我……”

    六尾狐话刚说到一半,就听到江北然说道:“嗯,到时候我会想办法让那位玄尊弄死你的。”

    “嗷!!嗷!!!嗷!!!”

    六尾狐听完被气人话都不说了,“嗷嗷嗷”的一顿乱叫。

    用词之激烈,甚至就连兽语二级的江北然都有一部分听不懂。

    “呜呜呜!我不想死,我又害过人,每天就待在洞里吃些晶矿,为什么要抓我,呜呜呜。”

    发泄过后的六尾狐陷入了崩溃,她真的好委屈,明明她是几个孩子里最听妈妈话的,从来都没有出过洞府,但为什么偏偏就是她被抓了。

    随便遇到个人类,就莫名其妙的不怕她苦修了几十年的魅惑之术。

    “呜呜呜,我的命怎么这么苦。”

    看着六尾狐少女坐在地上不停的蹬着双腿大哭,慢慢走回四方锁灵阵前说道:“你说你一直待在洞里待着,那为什么人话说的这么好?”

    用手抹了把眼泪,六尾狐委屈的回答道:“都是我娘教的,因为娘说要赢过人类就要先了解人类。”

    ‘可以,思想还挺前卫。’

    又抹了一把脸上的眼泪,六尾狐继续道:“真的,我从来没害过人,求求您不要让那个玄尊杀我,求求您了,我还想回去见我娘,娘……呜呜呜,娘!!!”

    看着六尾狐痛哭流涕的样子,江北然虽然不知

    道这是不是演技,但还是决定给她个机会,“想要朕饶过你也行,但你得回答我几个问题。”

    宁准运一听,立马摇晃着她那六条毛茸茸大尾巴说道:“我答,我答,您问什么我都回答。”

    “你生活在饧国,应该对那里有哪些人类强者很清楚吧。”

    “我没怎么和人类打过交道,所以不是很清楚……”

    “是吗,朕劝你考虑清楚再回答,若是你妹什么利用价值,朕自然也就没有救你的理由。”

    “我有用的,我有用的!我……我回去以后可以帮您查,你想知道什么我都能帮您查。”

    “那……朕为何要信你呢?”

    “我……我……我从来没说过谎!你就相信我嘛!”

    看到系统没有跳任何选项,江北然倒是的确可以初步相信这的确是一只老实狐,不然但凡她想着一逃出来就弄死自己的话,系统选项早就出来了。

    思索片刻,江北然留下一句“等你想到能说服朕相信你的理由时,朕就想办法救你出来。”后便离开了后花园。

    直到江北然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视线里,不停表忠心的六尾狐才一屁股坐在地上变回了六尾狐的形态。

    “哼!人类就是多疑!我本来就不骗人的嘛,不过那个人类总算是给出救我的条件了,下次我一定要让他相信我!”

    在六尾狐想着要怎么才能让江北然相信自己时,江北然已经坐着祥云来到了归心宗。

    要整治世家,从它的归属宗门下手自然是最容易的,毕竟江北然说的再天花乱坠,也不如宗主一句“照他说的做就好。”

    至于找哪个宗门来做试验田,那当然是老东家最好说话。

    而且江北然可以确定他的规划肯定会为宗门带来巨大的收益,这种好处自然不能忘了老东家。

    跳下祥云,江北然直奔齐云峰,却得到了宗主不在门内,不过晚上应该会回来的答复。

    既然宗主不在,江北然便先回了趟后山,最近忙于政务,的确是有一阵没回来,也不知道小可爱们过的如何。

    走进紫竹苑,江北然四下打量一番后满意的点了点头,即使他不在,清欢也将这里收拾的井井有条,甚至比他上次离开时还要干净。

    推开小院的大门,江北然走进去从柜台上取下一个灰色的坛子,小心翼翼的打开后,一只巴掌大的青灰色蝎子从里面探头探脑的钻了出来。

    “灰灰呀,最近过的好不好呀。”江北然伸出一根手指在扁石蝎的额头上抚摸了两下。

    扁石蝎先是有些紧张,但很快便反应过来,并伸出钳子钳住了江北然的手指以示亲热。

    “不错不错,这小钳子长的真肥,晚上爸爸给你检查身体哈。”

    将坛子重新盖上,江北然又奔向下一只小可爱。

    在确定所有小可爱都被养的“白白胖胖”后江北然心满意足的走出了小院,又朝旁边的花圃走去。

    看着花朵上还残余的露珠,江北然就知道清欢应该是刚浇过水。

    看着眼前一朵鲜艳的青鸾花,江北然突然感觉有些手痒,摘下两朵去了炼丹房。

    这两个月来江北然沉迷于改造国家这件从未做过的趣事,一时间倒是忽略了其他的兴趣爱好,这会儿看着丹炉下熊熊燃烧的火焰,已经过足皇帝瘾的江北然决定以后还是雨露均沾。

    反正现在朝堂之事已经差不多安排妥当了,每日早朝也是听些不疼不痒的消息,完全没必要每天都朝。

    现在的重点还是在于怎么把世家给搞定,只要搞定他们,江北然的红色计划就能完全进入正轨了。

    随着一股药香从炉鼎中飘出,江北然将四颗定灵丹取了出来,随手将一颗丢进嘴里,只感觉清香四溢,精神也是一震。

    过完手瘾,江北然下山去了水镜堂,熟门熟路的来到汀兰水榭门口,江北然刚要敲门,就看到大门被推了开来。

    门后五张精致的俏脸同时愣住,紧接着五人缓缓张开嘴,惊叫道:“师兄!?”

    看着柳子衿五人不可思议的神情,江北然点头道:“哦,是你们啊。”说完便让开一边准备让她们先走。

    看着师兄那避之不及的表情,柳子衿情不自禁的握紧了双拳。

    啊~没错,这就是她朝思暮想的师兄,这份嫌弃感只有师兄才能表现的这么淋漓尽致,让她芳心乱跳。

    猛地咽了一大口口水,柳子衿扭动着身体开口道:“师……师兄,听闻你去当皇帝了,是吗?”

    “嗯。”江北然点点头。

    听着这敷衍的语气,柳子衿忍不住低下头去,右手拉了拉方秋瑶的袖管,没办法,她实在是快控制不住自己了,再和师兄对话的话,她怕自己声音会变的很奇怪。

    被拉拽了两下的方秋瑶虽然还没做好心理准

    备,但还是上前一步问道:“师兄,当皇帝辛苦吗?”

    “还行吧。”

    “等一下!”见几位姐姐都问不出口,虞归淼举起手上前一步问道:“师兄!我听说皇帝都有后宫的,你有吗?”

    江北然听完笑道:“当然啊,后宫里又四千多佳丽呢。”

    “四千!!?”五个女孩同时惊呼道。

    已经顾不得奇怪感觉的柳子衿情不自禁的问道:“那……师兄您有没有和她们,和她们……”

    “朕在宫里做了什么,难道还要和你们禀报吗?”

    看着师兄看向自己的凌厉眼神以及身上那曾经没有过的王者之气,柳子衿忍不住夹紧双腿往后退了好几步。

    真的是一句话都不敢说了。

    “我说你们五个怎么还没走呢,原来是北然回来了啊。”

    ——————————————————————————————

    (后面为防盗内容,晚些会改,不会产生任何额外收费)

    过完手瘾,江北然下山去了水镜堂,熟门熟路的来到汀兰水榭门口,江北然刚要敲门,就看到大门被推了开来。

    门后五张精致的俏脸同时愣住,紧接着五人缓缓张开嘴,惊叫道:“师兄!?”

    看着柳子衿五人不可思议的神情,江北然点头道:“哦,是你们啊。”说完便让开一边准备让她们先走。

    看着师兄那避之不及的表情,柳子衿情不自禁的握紧了双拳。

    啊~没错,这就是她朝思暮想的师兄,这份嫌弃感只有师兄才能表现的这么淋漓尽致,让她芳心乱跳。

    猛地咽了一大口口水,柳子衿扭动着身体开口道:“师……师兄,听闻你去当皇帝了,是吗?”

    “嗯。”江北然点点头。

    听着这敷衍的语气,柳子衿忍不住低下头去,右手拉了拉方秋瑶的袖管,没办法,她实在是快控制不住自己了,再和师兄对话的话,她怕自己声音会变的很奇怪。

    被拉拽了两下得方秋瑶虽然还没做好心理准备,但还是上前一步问道:“师兄,当皇帝辛苦吗?”

    “还行吧。”

    “那师兄您现在是要继续回宗门修炼了吗?不当皇帝了?”

    “不,只是回来办些事。”

    “哦……”

    方秋瑶点点头,心中有一个很想问的问题,却怎么也问不出口。

    “还有事吗?没事的话让一下。”

    电脑访问:
【网站地图】